《读我心后,全家反派傻疯京城在线》 小说介绍

陆元宵趴在狗洞内,一边嘀咕一边钻:“读书人的狗洞,怎么能叫狗洞呢?赶明儿贴个状元洞。”陆元宵满头杂草,将妹妹从狗洞里拖出来。“你爬的太慢了。”将妹妹抱在怀里。...

陆朝宁(读我心后,全家反派傻疯京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陆朝宁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

《读我心后,全家反派傻疯京城在线》 第20章 免费试读

陆朝宁趴在三哥背上。
陆元宵很了解府中下人巡守的位置,带着陆朝宁一路穿梭。
快要踏出内门时。
陆朝宁猛地直起了身子。
“朝朝别动,当心摔下去。”陆元宵吓了一跳,妹妹直起来差点跌下去。
陆朝宁却是吸了吸鼻子。
“啊……”她指了指右边的园子。
这里位置偏僻,巡逻的人都极少。算是忠勇侯府最偏僻的内院。
陆元宵表情怔了怔,不自觉压低了声音:“这里……是明德苑。”
“是大哥的院子。”
“大哥出事后,他便独居院中养身。将院中丫鬟都赶了出去,也不许人打理,院中荒凉了许多。”他出生时,大哥已经出事了。
那一年,他时常听到有人提起惊才绝艳的大哥。
“这是府中禁地,大哥会生气。爹娘,也不敢来打扰他。”祖母更是提都不许提他。
“大哥残疾后,脾气极其暴躁。”外面也开始流传着,大哥又残又疯的传言。
陆元宵有些怕他。
陆朝宁面上却显出几分焦急,直直的指着明德苑大门。
【有血腥气,有血腥气,快去看看大哥!】陆朝宁指着大门,心里满是焦急。
原书中,陆家兄弟的惨,都是一笔带过。
可真正置身其中,才会发觉其中的绝望。
陆元宵吓得一个激灵,他知道妹妹有些神奇之处的。
心中惦记大哥,也顾不得害怕,当即便要去推明德苑大门。
明德苑大门紧闭,他砰砰敲门,院内也毫无反应。
“不行,大哥不许人伺候,院中小厮都被他赶出去了。”听说,身边只留了个贴身伺候的小厮。
院中扫撒,皆是下人夜里偷偷进来。
天亮便离开。
陆朝宁心想,大哥心死,将自已封闭了。
此刻闻见空气中越发浓郁的血腥气,陆朝宁急了。
她抬起小手指了指墙脚,陆元宵眼珠子一瞪:“钻钻钻狗洞?”
“不行,土可杀不可辱!读书人怎么能钻狗洞?!”
…………
片刻后。
陆元宵趴在狗洞内,一边嘀咕一边钻:“读书人的狗洞,怎么能叫狗洞呢?赶明儿贴个状元洞。”
陆元宵满头杂草,将妹妹从狗洞里拖出来。
“你爬的太慢了。”将妹妹抱在怀里。
便直直的朝着内院冲。
院内荒芜一片,四处都透着死寂。
曾经在府内,有着高于一切的待遇,如今……却成了禁忌。
陆朝宁指左,陆元宵便毫不犹豫的往左边狂奔。
小胖子跑的满头大汗。
靠近那扇门,连他也闻见了浓郁的血腥气。
陆元宵心头一抖,隔着几道院门,朝朝怎么闻见血腥气的???
这也太离谱了!!
哐当!!
陆元宵猛的撞开大门,浓浓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呕……”猛一闻见血气,陆元宵反胃的干呕了一声。随即,便被眼前的一片刺的双目通红,浑身发凉。
入目之下,皆是一片血红。
刺眼的,大片大片的红。
“大哥!!”
一道道浓稠的血色,从床头躺着的男人身上,一路蔓延,直直的蔓延到了脚下。
陆元宵的脚,直接落在血上,留下两行脚印。
小少年吓得心头哆嗦,背着陆朝宁的手都在颤抖。
床头的青衣男子闭着眸子躺在床上,手腕耷拉在床沿,正在滴答滴答往下涌动着鲜血。
“大哥,自尽了!”陆元宵近乎说不出话,浑身发软,几乎踉跄着朝大哥身边走去。
“大哥大哥……呜呜呜,娘!!爹娘!快来人啊!!”陆元宵哪里见过这一幕,跌跌撞撞冲过去。
伸手摸了摸大哥,大哥浑身冰凉,他抖得不成样子。
饶是陆朝宁也被这一幕刺激坏了。
床上的青年眉眼如画,犹如谪仙。偏生满脸死志,毫无生气。他虽然还活着,可心,早已死去。
从天上跌落尘埃,任谁也接受不了如此落差。
【笨蛋,快拿手绢儿,捂住手腕!】陆朝宁急的嗷嗷直叫。
陆元宵将她放在床上,一边抖一边哭,一边忙着往手腕缠手绢。
“大哥,大哥,你别死啊。你死了我们怎么办啊?大哥我好害怕……娘亲快回来啊,呜呜呜……”死死的将手腕缠住。
“该死的东西,小厮呢?”陆元宵双目赤红。
母亲深怕大哥寻短见,留了个贴身小厮在身边。
此刻大哥手中紧紧攥着一块碎瓷片,瓷片上厚厚的血迹。
“大哥,大哥你不要死……你死了,谁来帮娘亲,帮我们啊!”陆元宵哭的嗷嗷直叫。
陆朝宁偷偷瞥了他一眼,便将手指含在嘴里,重重一咬!
她身负功德,又有灵气傍身,她的血说是神药也不为过。
可咬下去……
她呆呆的看着手指上的口水,一脸懵逼。
哦,忘了没长牙。
她只得将手指在瓷片上悄悄一划,痛得龇牙咧嘴。
一滴鲜血涌出,甚至带着细碎的金光。
直接塞大哥嘴里。
一点也没浪费。
她的血可精贵了。
此刻,天地间风云涌动,天边一大道金光泄露而出。金光洒落大地,大地植物疯长,转瞬之间,满城花开。
百姓纷纷走出家门,瞧见这神奇的一幕,不由下跪参拜。
大哥苍白的面色,肉眼可见的开始红润。
陆朝宁将手指拿出来,偷偷把口水蹭在大哥身上。
若无其事的收回胖乎乎的手指头。
“呜呜,大哥你死了,谁给娘做主啊?爹养外室,娘要被气死。”陆元宵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陆砚书缓缓睁开眼眸,便听见这一句。
【吸了我的血,阎王也不敢收你,嘿嘿……阎王得亲自送你回来。】小朝朝偷偷犯嘀咕。
原书中,陆砚书这一次自尽,被太医抢救回来了。
但也留下了更重的创伤。
陆元宵哭的认真,压根没注意这一句。
陆砚书只觉喉咙里一股血腥气,偏偏这股腥气极淡,反倒带着淡淡的青草气息,仿佛……
带着无穷的生机与力量。
明明,他感觉到自已浑身血液流失,明明他感觉到自已呼吸渐无,可现在……
手腕动了动。
一股子热意自上而下,就连久久没有知觉的双腿,都隐隐有几分痒。
连手腕都不痛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