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说,除非她与陆尧知有一方死掉,不然,便是注定不死不休。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姻缘?

她强求千年仍爱而不得,陆尧知厌她至此,却又摆脱不得。

求不得,怨憎会,仙人亦如此。

一番话将林初妤离去的背影压得格外沉重,而在殿门柱后莺月听到那话,不由死死握拳,眼中晦暗闪过一抹算计。

神魔之井,空寂无人。

林初妤惯例检查完封印,疲累坐在树下石桌。

以凡人之躯查验封印,实在过于勉强,幸好过往千年她对这封印了如指掌。

她拾起茶壶,本想喝口茶,却突然全身一僵,再也动弹不得。

林初妤一惊,她这是中了定身术。

茶壶跌在桌上,茶水洒了一桌,林初妤眼前划过一道华光,地面开始轻微晃动。

林初妤便见本来被镇压在神魔之井上的神器玄音扇被灵力催动,封印神魔之井的阵法正被缓缓打开。

而莺月便站在不远处,一边给玄音扇灌输灵力,一边狞笑着看她。

林初妤大惊,却发现定身术已经解除。

“莺月,你疯了吗?再放出魔军,你我都得死在这!”林初妤大吼一声,急急去拉枯树旁的示警钟。

钟声轰鸣,莺月闪身而下,一掌将她打到神魔之井旁,冷笑:“不,死的只会是你!林初妤,你不该回来的,死才是你的归宿。”

林初妤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神魔井的井口愈张愈大,一股强大的力量仿佛要将她拉进去。

她扑上去,拉住莺月想要阻止她。

这时,莺月忽然惊叫了一声:“玹哥哥,快救我!林初妤要把我推下去!”

陆尧知来了?林初妤一转身,一阵劲风袭面而来。

她身子往后一倾,往井中坠去!

以凡人之身若入魔界,岂能有命活着?

“陆尧知,救我……”林初妤止不住身子下坠,用尽全力呼喊了那个名字。

陆尧知的身影出现在井口,她朝他无助地伸手,却只看见陆尧知负手而立,冷眼看着她往下掉。

第五章 颠倒黑白

心底似刀割般剧痛,林初妤清晰的认识到,陆尧知痛恨她,痛恨到袖手旁观她去死。

手慢慢垂了下去,眼瞳里只能看见那张无情冷漠的脸渐渐变小。

自下往上吹的魔风,打着旋吞没了她。

魔气打在身上,林初妤只觉浑身筋骨,寸寸如烈火灼烧,她终于承受不住,痛昏过去。

忽然,一道流光闪过,有人死死将她护在怀中,一同坠入魔界。

魔界,黑云漫天,遍地枯黄,魔兽横行。

林初妤睁眼,发现自己趴在一个透着莲香的背上。

她眼前晃啊晃,意识尚且朦胧,突然,一滴腥臭的血液溅在她脸上,把她一下惊醒。

林初妤睁大眼,便见数只魔兽如潮水般涌上,而元真一手托着她,一手执剑厮杀。

他身上衣衫早已被血染红,不知拼杀了多久。

林初妤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元真居然会为了救她跳下神魔之井。

她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她最爱的人要置她于死地,而有人为了救她不惜主动跳进神魔之井。

眼见魔兽越来越多,元真也开始伤痕越来越多。

林初妤不忍道:“元真,你放下我吧,这样下去,你也会死的。”

扶着她的手紧了紧,元真喘着粗气,语气却是坚定:“我是天君座下的红莲,天君不在,我本就该护你平安。”

有一瞬,林初妤是恨的,若不是她被陷害下界变成凡人,这些魔兽又岂是她的对手。

可如今,她只能任人护在身后,看着元真遍体鳞伤却无能为力。

林初妤咬了咬牙,最终想到一个办法:“元真,你将法力输给我,我试着召唤玄音扇。”

玄音扇毕竟是她用了千年的神器,或许她可以再次打开神魔之井。

法力灌输凡人之体,她只觉筋脉寸寸发出呻吟,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终于,天降一道白光,林初妤如释重负:“真的可以,元真,我们快走!”

云霄殿。

殿中肃穆非常,林初妤和元真跪在下首。

天帝天后端坐其上,大殿众仙噤声不语,而莺月哭红了眼站在陆尧知身边。

天帝面色不虞,语气严厉:“林初妤,今日你重启神魔之井,戕害莺月仙子,你可知罪!”

林初妤脸色惨白,浑身是伤,唯有依靠元真才能勉强不倒地。

她用尽全身力气质问道:“禀天帝,林初妤一介凡人之身,如何能重启神魔之井?”

莺月见此哭着开口:“林初妤,是你叫我去神魔之井,说要与我尽弃前嫌,重归于好,骗我去后,你用玄音扇开了神魔之井,又想要推我下去。”

她又哭:“两百年前如此,两百年后你还要再一次冤枉我吗?”

真是好一张颠倒黑白的嘴。

林初妤心气上涌,咳出一口血来。

还未待她开口,陆尧知冰冷声音响起,沉沉打在心头。

“是本君亲眼看到你要推莺月下去,竟还要在此胡说八道,颠倒黑白!”陆尧知怒气勃发,满脸阴霾。

他本以为下凡一趟她能长些记性,没想到劣根难改,心肠恶毒更甚从前。

林初妤诸多解释,都被他这一句生生堵在了喉头。

她说得再多,也抵不过他仙界太子这一句。

纵有千般冤屈,如今师傅不在,又有谁来替她做主?

“禀天帝,林初妤如若打开仙魔之井,为何自己还会坠入井中?还望天帝明察!”一个声音从她身旁响起。

元真的手坚定的支撑着她,林初妤眼眶猝然一红。

还是有人,还有人在她身后。

陆尧知脸色微变,一时没有说话。

见陆尧知如此,天帝心知有异,随即一言定音。

“够了!林初妤残害莺月,鞭刑三十以儆效尤!”

第六章 救救她

司刑宫,整个仙宫最黑暗的地方。

林初妤跪在刑台上,默然无语。

陆尧知就站在她身后,他本以为她会像从前一样,再向他解释,哀求。

可直到鞭刑落下,她仍然半句话都没和他说,这种无视,比起她以前嚣张跋扈都更让他生气。

鞭声实实落下。

每一鞭,林初妤都能感觉到那铁鞭划破她的肌肤,打断她的骨头,带走她身上的血肉。

但她始终一声不吭,纵然痛不欲生,她也不愿求饶,不愿认错。

一鞭,又一鞭。

她死死撑着,意识已经模糊,好似又回到了凡间那怎么也逃不出的痛苦轮回。

每一世,都是不得善终,纵然她如何挣扎,想与宿命一争,还是活不过三十。

被鞭笞致死,大概已经是第五次了吧,只是这次,尤其凄惨。

耳边又似乎听到元真磕头的声音:“太子殿下,林初妤已是凡人,怎受得住仙界鞭刑,这三十鞭让我替她受下吧!”

也听到陆尧知冰冷的怒斥:“你算什么东西,来人,拉下去!”

又一鞭落下,林初妤终于倒地,她还是没撑下去。

可她不想死啊,师傅,元真……

谁都好,救救她吧……

一滴浊泪冰凉,林初妤已然气若游丝。

耳畔传来一声回响,仿佛是陆尧知的声音:“住手!”

陆尧知冷冷盯着元真被仙侍拖走,脸若寒霜。

不过一朵红莲成精,竟敢在大殿上质疑于他!又想起他和林初妤先前亲密姿态,便愈发看他刺眼!

陆尧知又返回司刑宫,可他没想到,不过离开半刻,林初妤就已经如此凄惨。

她从未在他面前如此虚弱,好像下一刻就会死去!

他一时止不住的心慌,看着刑台上那被鲜血染就的人,想也不想便抬手阻止。

司药宫。

陆尧知抱着林初妤冲进司药星君殿内,司药星君人却不在,侍药弟子立时放下手中事务上前:“拜见太子殿下。”

陆尧知小心翼翼的放下林初妤,冷声命令:“治好她!”

侍药弟子上前审查,才发现不过是个凡人。

他想到近来在仙界沸沸扬扬的传闻,心中不免对林初妤轻慢下来:“殿下不必担心,只是看起来凄惨些罢了,只需一颗金丹便能治好。”

陆尧知不觉松了口气,接过金丹喂林初妤吃了下去。

金丹喂下,骇人的伤势立即好转。

见陆尧知随即一言不发,侍药弟子眼睛转了转,讨好道:“只是还有一事禀告太子。”

陆尧知眉头皱了皱:“说。”

“莺月仙子先前在蛮荒待得久了,仙魂有损,只得万年莲心才可治愈啊。”

陆尧知又提起的心放了下来,只道:“知道了。”

又定定注视了林初妤片刻,陆尧知心头那股沉闷却始终没有消散。

从前她总是一刻不停追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