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御池却在下一秒一把搂住温念的腰,将头靠在她小小的肩膀上。

他很高,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温念比他矮了快二十厘米,此时的画面怎么看都有些诡异。

他弯着腰去适应她的身高,竟也不觉得累。

没一会儿,温念觉得他靠着的地方似乎有些温热湿润。

难道……哭了?

也是,自己的母亲去世,怎么会不伤心呢,坚强不过都是装给别人看得而已。

而在这个隐晦的角落里,他像是刺猬露出了柔软的肚皮,像是蚌壳打开露出柔软的蚌肉,将所有脆弱和不安都摆在了她面前。

温念伸出手,在他的背上不厌其烦地拍着,从上抚到下。

从始至终,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但温念却在他的动作中感受到了他的依赖感。

因为比赛中途退赛,温念便重新开始筹划工作室的事。

许炜晔已经看着人装修好了工作室,还有她的房子,现在就是要招人的时候。

本来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想着这些日子弥漫不散的悲伤气氛,温念拉着霍淼淼出去,说是要庆祝她和许炜晔的工作室终于成立。

三个人在烧烤摊上胡吃海塞,还喝了不少啤酒。

温念是喝得最少的那个,但却是第一个醉的,霍淼淼没敢喝多,只喝了一小杯,倒是许炜晔喝了好多瓶,仍清醒的不行。

周垣在晚一些的时候来接霍淼淼,临走的时候,霍淼淼千叮咛万嘱咐许炜晔一定要把温念送回家。

没想到会遇到霍御池。

许炜晔扶着温念在家门口开门的时候,霍御池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在干什么?”

他吓了一跳,钥匙都掉在地上,连温念都险些摔倒,还是霍御池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这是两个男人第二次正式见面。

“念念喝多了,我送她回家而已。”许炜晔捡起钥匙,利落的打开门,转身就要接过温念。

但霍御池直接打横抱起温念,走进去将她放躺在卧室的床上。

许炜晔在身后沉默地看着这一幕,垂在身侧的手不禁攥紧。

霍御池从他手里拿过钥匙,放在了温念家中的桌上,然后走出来,关上了门。

他神色淡漠地看着许炜晔,说:“看起来你也喝了不少。”

许炜晔没答,而是问:“霍先生怎么在这里?”

霍御池掏出另一把钥匙,打开了旁边的门,淡淡地说:“我在这里有房子,要不要进来喝口水?”

许炜晔在他眼睛中看出了用意,点头:“那就麻烦霍先生了。”

第三十五章 可惜

  

加入书架 A- A+ 

霍御池还真的给许炜晔倒了一杯水,不过是冷的。

“家里没有温水,将就一下吧。”他将玻璃杯放在了许炜晔的面前,然后坐下,“这么晚送温念回来,孤男寡女的就没觉得不妥?”

许炜晔递到嘴边的水杯一停,又放了回去,似笑非笑地说:“我做事光明磊落,不会趁人之危。”

这话中似乎还有别的深意。

霍御池的眸色一暗。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不用过多的言语,就知道彼此的心里在想什么。

许炜晔笑了笑:“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我知道你喜欢念念,我也喜欢。”

“只可惜,她不喜欢你。”霍御池冷冷道,神色中似乎还带着些蔑视。

许炜晔的笑僵了半分,他很快就收敛了这笑,满不在乎的说:“就算她喜欢你,你又能给她什么,光明正大的身份,还是顺遂无忧的未来?”

“霍先生别忘了,你是她好朋友的小叔,也是她的小叔。”

霍御池“腾”的一下站起身,目光冷漠地看着许炜晔:“很晚了,我要休息了,就不多留许先生了。”

许炜晔也不在意,站起身便离开了这里,还不忘跟霍御池说了声再见。

他走了之后,霍御池拿起桌子上的杯,直接就丢进了垃圾桶。

霍御池的目光又落在客厅的墙上,他走过去,在某一处按下,面前就突然被打开,露出一件婚纱来。

耳边又响起温念的话:“我的愿望是能穿着自己设计的婚纱嫁给我最爱的人。”

小女孩的年纪,觉得爱情大过天,有了爱情什么都不足为惧。

但他不是冲动的年纪,他得为未来考虑,为两家人考虑,还要为她考虑。

可是他心里也怨过,为什么不是大哥二哥来继承家里的企业,偏偏要把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

如果可以,他也想和自己爱的人相守一生,哪怕没有荣华富贵。

母亲一直都是个细心的人,总是能察觉到他的情绪,然后安慰劝导他。

和两个哥哥不一样,霍御池得到的父爱只有几年,他五六岁的时候父亲去世,家庭的压力就落在了母亲的肩膀上。

他失去了的不止是父爱,母爱也在顷刻间变少,许是这样的原因,他的性子才是沉默寡言的。

于是在面对温念的情书时,他没有给予回应,只能在信的末尾回答她——

“我愿意。”

四年前,他向母亲承认了自己喜欢温念,本以为会得到斥责,不想母亲却是鼓励他大胆一点,用勇气去面对一切。

他得到了信心,于是定做了戒指想要跟温念表明心意,母亲却先一步病倒,公司陷入了一场小危机。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解决这场危机,所以在温念知道了一切之后来找他对峙的时候,他还是后退了。

霍御池不是不能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温念,然后让她等着自己。

但是他是害怕的,他害怕让她等得太久,最后却不能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

也只有在面对温念的时候,他是自卑的。

这些年,他一直把那枚戒指戴在身上,也频繁地到伦敦出差,可是一次都没有遇到温念。

有时候他会想,是不是他们的缘分就真的到此为止了。

不是不后悔的,可是若是要他重新选择,他还是会这样做。

他可以不幸福,但是温念还有无限的未来。

霍御池看着镜中的自己,问自己——

他还有机会对温念说出那句话吗?

第三十六章 狂风暴雨

  

加入书架 A- A+ 

温念是被持续不断的敲门声吵醒的。

醒来时她头疼欲裂,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但她还是晃晃悠悠地下了床,走到门前,大声问:“谁啊?”

霍御池低沉磁性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是我。”

温念的脑袋昏昏沉沉,根本辨认不出来这是谁的声音,但是她觉得耳熟,便打开了门。

可门一打开,她就拉入一个宽厚的怀抱,紧接着她的嘴就被封住了。

这一次的霍御池没有再保持理智,这个吻是汹涌的,是急切的,是狂风暴雨一般的。

他侵略着她的领地,浅尝辄止已经不能满足他,在品尝到甜头之后他便进一步的进攻。

温念被吻得大脑一片空白,就连酒都醒了一半。

但身上还是没力气,抵在霍御池胸膛前的手不能推开他半分。

两个人跌在地板上,微凉的风从窗户吹进来,霍纱都跟着一起一落。

半晌,霍御池终于放开了她。

因为缺氧的缘故,他们都红着脸轻喘着气,胸口微微起伏着。

温念睁着水盈盈的双眼看着霍御池,认了好一会儿才喃喃出声喊道:“霍御池?”

霍御池喉咙动了动:“认得出我是谁吗?”

温念点了点头:“认得,你是霍御池。”

“那你听好了,温念。”霍御池俯下身子,嘴唇贴着她的耳朵说,“我爱你,温念。”

我爱你。

温念。

他声音不大,这五个字在温念的耳朵里却格外清晰。

是做梦吗?

可是爱了霍御池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做过这样的梦,梦见他亲口对自己说,“我爱你”

就在这时,天空中蓦地亮起白光,紧接着震耳欲聋的雷声就响彻天际。

温念吓了一跳,直往霍御池的怀里钻。

“霍御池,我怕。”

有那么一个瞬间,霍御池以为是在很多年前,小小的温念也是这样的躲在他怀里,用软软的声音说:“小叔,我怕……”

时过境迁,称呼已经改变,他们也不再是从前的他们了。

霍御池用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哄道:“没关系,我在。”

温念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刚开始,她还没有察觉到有一条胳膊横在她的腰上,直到她翻了个身,看见了霍御池的脸,她才惊叫了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

霍御池被她这声尖叫刺痛耳朵,不禁皱起眉,缓缓睁开眼睛。

温念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满脑子都是——

他为什么在这?他怎么在这?他们都做什么了?

偏偏霍御池醒来后,对着她勾起嘴角,声音更加磁性:“早,温念。”

“我爱你,温念。”

这句话突然就在温念的脑海中响起,紧接着她和霍御池拥吻的画面也再次重现。

温念想起一切,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昨晚她喝多了,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霍御池还“好心”地帮她回忆:“昨晚本来想把你抱到床上就走的,但是你拉着我的胳膊,死活不让我离开,我就只能在这里睡了。”

温念怔住。

他说的还真的不是假的……

不是说喝了酒之后都会断片吗,为什么她还能记得这么清楚啊!

片刻,温念移开视线,说:“我不记得了,我断片了。”

霍御池笑了笑:“念念,你脸红了。”

第三十七章 激烈

  

加入书架 A- A+ 

温念站起身就往卫生间跑,然后快速地锁上了门。

镜子里,她的脸红的像一个苹果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