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对于见过太多鬼怪邪祟的殷溪她们来说,这条鲨鱼的诡异吓人程度,也就是还好吧!

  不过,殷溪还是打算去这条鲨鱼曾出没过的区域逛一逛。

  “什么?你们要去找鲨鱼?不是寻人的吗?怎么又要去找鲨鱼了?你们是疯了吗?”

  负责霍城失踪案的那位探员不同意她们的做法。

  “我怀疑我哥哥的失踪和这条鲨鱼有关。”殷溪说出自己的理由。

  那位探员道:“你这是怀疑你哥哥被鲨鱼吃了?”

  殷溪小脸一沉:“不是吃了,是有关!”

  “那你们就算是找到了那条鲨鱼,又能怎么做?把它抓了吗?”那位探员不由地冷笑,笑这小丫头太幼稚了。

  殷溪认真思考了一下,回答他:“看它表现吧,乖一点,我就不揍它。如果不乖,就往死里揍!”

第1057章 指挥着盛东他们钓鲨鱼

  殷溪现在思路打开了,白软软的小脸上神色认真。

  她准备去寻找鲨鱼。

  却遭到了一旁探员和村民的疯狂嘲笑。

  “小丫头,好大的口气。”

  “这位小姐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鲨鱼,以为鲨鱼都只有小小的一只?”

  “就她这小胳膊小腿的,都不够那条鲨鱼塞牙缝的。”

  ……

  殷溪也不和他们去争辩什么,因为她又不需要这些人的认可。

  乌黑的大眼睛清澈水润,朝着霍玄和盛司深看了过去,等着他们的回答呢。

  盛司深自然是点头应好。

  “我没意见。”

  霍玄也随即朝着她点了下头,表示同意。那脸上的表情,大概就是和点头同意自己家小闺女去参加学校组织的郊游一样,特平静。

  “疯了,都疯了吧!你们这是!”那探员气哼哼地说道,“你们如果出事了,可别怨别人,那是你们自己去作死。”

  殷溪眼底浮现几清冷之色:“作死?我们只不过是不想错过任何寻人的机会!而你呢?你是否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所在?”

  殷溪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这种人,也没必要和他多费口舌。

  她们自己有一艘大游艇,游艇上也有不少潜水装备,不需要做太多的准备,只要花钱雇一个熟悉海岛附近海域的渔民就好了。

  她们出发之后,负责调查案子的那位探员也让自己的人立即行动了起来。

  “还愣着干嘛!找一条大海船跟过去看看,把摄影机打开,拍下他们这些人作死的画面,到时候,也可以当作他们自己作死的证据。”

  ——

  在渔民的指引下,大游艇开到了海岛的一侧稍微偏僻的区域,这一片的地势相当差,多是嶙峋的大礁石和陡峭高耸的峭壁,平时海陵岛上的居民都不怎么过来的。

  大游艇在附近的海域逛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鲨鱼的踪影。

  殷溪是有备而来。

  让盛东把她们从岛上高价收购的带着血的生肉,用海钓的大鱼钩绑好,丢了下去。

  离她们不远处的一条大海船上。

  那位探员用望远镜看到了这一幕,愣了,随即嗤笑一声:“他们这是在干嘛?在TM的钓鲨鱼吗!我今天还就不信了,他们要是真的能抓到那条鲨鱼,我特么跳海裸泳!”

  殷溪并不知道那边玩得那么大。

  乖乖地站在大游艇的一层甲板上,指挥着盛东他们钓鲨鱼。

  “盛东哥哥,你动一动绳子,小周,你去另一侧,多放一点鱼饵,别舍不得,那一点可能都不够鲨鱼塞牙缝的。”

  片刻之后。

  众人就瞧见了,在他们前方大概十来米的水面下,出现了一个大黑影子。

  “来了,来了!”

  “殷溪小姐,接下来,咱们要做什么?”

  盛东和一众黑衣保镖大哥们那心情都挺激动的,主要他们也都是第一次钓鲨鱼。

  殷溪朝着那个黑影看了过去:“不着急,让它靠近一些,别把它吓跑了。”

  另一边的大海船上,也骚动了起来。

  “他们真的把鲨鱼引来了!靠!真特么牛逼啊!”

  “他们怎么还不动手?不会是被鲨鱼给吓到了吧?”

  “可能是被吓傻了,大概是没见过比海洋馆里那些鲨鱼更大的。”

  “哈哈哈哈……”

第1058章 额,他们好像是在拍手鼓掌

  殷溪被吓傻?

  不存在的!

  待那鲨鱼游近了之后,小姑娘就迈着欢快地步伐跑到了游艇尾部,离水面最近的地方,雪白的藕臂还朝着那不远处的鲨鱼挥了挥。

  这是在打招呼?

  纵使盛司深知道他家小姑娘的能力,还是免不了提起了心:“溪宝,你离得有些太近了。”

  霍玄的眉心也跳了两下。

  “小溪啊,那是鲨鱼,不是海豚……不能这么逗。”

  殷溪哦哦哦地点了点小脑袋,乖巧听话地缩回了小胳膊,待看清楚那游到了面前的鲨鱼,小嘴惊呼了一声:“啊——”

  “溪宝!”

  “小溪!”

  盛司深和霍玄听到她这一声呼叫,忙抬手去护她。

  殷溪眨了眨眼睛,水润莹亮的眼眸微睁,说出了后半句还没来得及说出来的话:“它长得也太丑了吧!”

  所以,她这是被丑到了!而不是被吓到了!

  这条鲨鱼不仅仅长得丑,而且那脾气还不太好的样子。

  居然拿那大脑袋咚咚咚地撞她们的游艇,时不时地张开嘴巴,冲着船上的小姑娘挑衅着。

  殷溪撸起了袖子,抄起了一旁从岛上高价买来的长铁锹,朝着那鲨鱼的大脑袋就拍了过去。

  咚咚咚——

  拍的那叫一个响。

  也就三五下子,那条鲨鱼就被铁锹拍懵逼了。

  晕晕乎乎地摆着尾巴,似乎有些想要逃的意思。

  这玩意儿不仅仅长得好似变异的模样,还吃人的,殷溪当然不能让它跑了。

  “盛东哥哥,鱼叉呢,我要叉它。”

  盛司深此时已经脱下了外套,卷起了衬衫袖口,露出冷白的手臂,把鱼叉递了过去。

  他家小姑娘玩的时候,他就在一旁递一递工具就行了。

  殷溪接过大鱼叉,也不管什么叉鱼的姿势和手法到底标不标准。

  因为只要她的动作够快够准,力道足够的大,她就能够叉到那条憨憨鲨鱼。

  盛司深和霍玄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见这小姑娘发威了,所以,表情都还行。

  宠溺地看着在那拿鱼叉叉鱼的小姑娘,时不时的夸上几句。

  “小溪,真棒!”

  “溪宝,第一次抓鲨鱼,就这么厉害。”

  盛东他们也都是摆出一副“莫慌,正常操作”的表情在一旁看戏。顺带着做做氛围组成员,给这位小祖宗拍拍手,叫叫好。

  但是那条大海船上的人,看见那细胳膊细腿的小姑娘,挥舞着大铁楸砸鲨鱼脑袋时候,就TM已经不淡定了啊!

  “她这是打算拿大铁锹把鲨鱼拍晕吗?”

  “为什么只有她在动手,其他的那些大男人在一旁干嘛呢?”

  “额,他们好像是在拍手鼓掌。”

  “她换了鱼叉,不会是打算叉鲨鱼吧!不是我说,这岛上有经验的渔民,也没几个人能有这本事,用那鱼叉捕鲨鱼的!”

  他这边话音刚刚落下,大海船上的众人就瞧见了那边举着鱼叉的小姑娘已经出手了,并且,一叉子下去,就成功了。

  完了,还用鱼叉那头带着的绳子,遛了一会儿大鲨鱼。

  别问,问就是一脸懵逼!

第1059章 求救信号

  殷溪屈膝蹲在最矮的甲板上,一只手拉着连接鲨鱼身上鱼叉的绳索,另一只手则是托着粉腮思考问题。

  “这条鲨鱼是什么品种?长得也太丑太奇怪了?”

  很快,殷溪就发现了这条鲨鱼背部的鱼鳍上挂着一条绳子,暗红色的,像是救生绳。

  殷溪不想错过任何的线索,眉心微动,开启天眼又看了过去。

  就见那根绳子上浮着淡淡灰白色尸气,如果不是仔细看,恐怕很难发现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