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溪勾着唇角,冷冷一哂,那双清澈的水眸深处,闪过一抹寡淡的冷色。
  这一世,她不会那么蠢了!
  这些账,她会一件件和他们算!
  白皙的小手拢了拢滑落的肩带,视线扫了下锁骨处和胳膊上被鞭子抽打后留下的痕迹,秀气的眉头皱起,眼中闪过几分薄戾。
  床前浮夸艳俗的地毯上,躺着个肥头大耳的老男人。
  男人歪斜着嘴角,一脸的横肉抽搐着,惊恐地瞪着双眼。
  殷溪的视线从他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在了他身边飘荡着的那个女人的身上。
  眉头微蹙。
  她上一世死后去了冥界,冥王不仅帮她重生,还给了她一些特殊的能力。
  所以,这就是冥王给她的天眼?
  天眼可通六道,远近,上下,前后,内外及未来。
  自然也可以看到这世间所有阴邪鬼魅之物。
  眼前的女人一袭染了血的白裙,黑发遮住了大半张脸,脸色宛如一张灰白的纸,空洞的眼眶外挂着两道血痕,双脚悬在了半空中。
  “你已经死了,是他杀了你?你想要找他报仇?”
  人有人相,鬼有鬼相,大部分的鬼都会保存其生前最后的样貌,这女人死前应该是被人剜了双目。
  女鬼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悲泣声。
  房间里阴气暴增。
  “我要杀了他……杀了他……报仇!我要报仇!”
  “你如果杀了他,自己就沾上了人命,成为厉鬼,只能堕入畜生道,值得吗?”
  殷溪现在才想明白,原来,前世这老变态中风并不是意外,而是被女鬼给吓的。
  说起来,这女鬼也算是帮了自己一回。
  “人有人法制裁,鬼有鬼律约束,这种狗东西,让他这么活着,身败名裂,岂不是更好。还有那些帮他助纣为虐的人,我帮你,让他们都得到应有的惩罚,如何?”
  殷溪话音刚落,周遭浓郁的黑色阴气就散去了不少。
  半晌,她听到女鬼幽幽地应了声好。
  殷溪让她先跟着自己,附在自己手腕的红绳上。
  至于这老变态嘛!
  殷溪碰他一下,都担心脏了自己的手。
  视线落在一旁的实木矮架子上,白生生的小手轻轻地一推,那矮架子倒下,不偏不倚地砸在了老变态的双腿之间。
  殷溪做完了一切,才拍了拍小手,打开门,走了出去,急匆匆地往会所的地下停车场走。
  上一世,她就是在这里和盛司深有了第一次短暂的相遇。
  她当时太害怕了,怕老变态会爬起来追她,就躲到盛司深的车上,求他救救自己。
  殷溪不想要错过这一次的相遇。
  便循着记忆找到了停车场,视线锁定了那辆低调的黑色豪车,车牌是连号。
  车子刚刚发动,车灯亮着,发出刺眼的光芒。
  殷溪跌跌撞撞地冲了过去。
  动作熟练地打开车门,钻进了车后座,只是她好似钻错了门。
  和上一世不一样的是,她居然直接跌入了一个宽大的怀抱之中。
  “滚下去!”
  冷清的嗓音,毫无温度,却让人觉得车里的空气都瞬间充满了压迫感。
  殷溪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眼眶发红,抬起水眸,对上那宛若寒星的眸子,透着凌厉,深黯的眼底情绪不明,再往下就是笔挺的鼻梁,薄如刀削的唇瓣。
  这个男人好看得近乎完美,每一分轮廓都如精心雕刻出来的一般。
  同时映入殷溪眼帘的,还有那一身紫金龙气。
  所谓紫金龙气,就是传说中的紫气东来,帝王之气。象征着权势和尊贵,在古代就是王侯将相之命。
  这类人通常是气运不凡,纯阳之体,克世间一切魑魅魍魉妖邪之物,受天道保护。
  一般的玄学术士和邪门歪道即便是垂涎他身上的紫金龙气,也不敢直接对他动手,怕遭到来自天道的反噬。
  所以,上一世,若不是盛司深自己走向那祭坛,心甘情愿地被行凌迟之刑,那些个狗东西根本动不了他。
  紫金龙气的命格特别硬,所以,会克女子。
  与之接触的女子,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殷溪也是在上一世死后,才得知,盛司深一直避着她,隐忍着对自己的爱意,就是担心把她给克死。
  可殷溪死后去了冥界,除了天眼之外,还获得玄门一派的功法,这紫金龙气非但不会伤了她,反而还是大补的东西呢。
  “唔……”
  殷溪还在想着,上一世盛司深做的那些傻事呢。
  就被他掐着腰,从身上拎了起来。
  “疼……”
  小姑娘抬着巴掌大的小脸,那双漂亮到令人心颤的小鹿眼立刻就盈满泪水,淡淡的粉晕在眼尾缓慢散开,带着细腻的桃花粉瓣色,美丽不可方物,就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饶是盛司深见多了美人,此时也被这小姑娘的容貌恍了下神,手底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矜贵清冷的眸子眯起,看她的眼神,透着慵倦的戾气,懒懒散散的,如同凶猛的困兽刚刚苏醒。
  “勾引我?嗯?”
  殷溪瞪大眼睛,摇了摇头,漂亮澄澈的瞳仁宛如小鹿一般,看起来无辜极了。
  “救救我,救救我……有个变态,要抓我回去,用,用鞭子打我……”
  说着就抬了抬胳膊。
  后座的冷白顶灯下。
  只见那白嫩纤细的胳膊上,几道红痕尤为扎眼。
  殷溪眼底氤氲起雾气,看起来楚楚可怜,一滴晶莹的泪滴顺着她白嫩的脸颊滑落下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盛司深清楚的很,所以,无需多言,盛司深便明白她经历了什么。
  许是一时心软。
  盛司深抬手,把她丢在了一旁的车座上。
  “盛东。”
  “三爷……”
  前座有道声音传来,殷溪才意识到这车上还有其它人。
  盛东,盛司深的贴身保镖,负责保护盛司深的安危。
  “开车,出去第一个路口,把她扔下去。”
  盛东从后视镜里瞄了眼小姑娘,应了声:“是。”
  殷溪乖乖巧巧地坐在后座上。
  在心底盘算着,该怎么和他继续牵扯下去。
  前世再次和盛司深相遇,那已经是三年后了,这一世,她不想再和他错过这么久了。
  更何况,他身怀紫金龙气,是那些邪门歪道眼中的香馍馍,她要留在他身边保护他才行。
  “我叫殷溪,救命恩人,你叫什么名字啊?”
  车里,一阵令人尴尬的寂静。
  这眼见着就要到第一个路口了,殷溪有些着急。
  不用怀疑,她上一世确实是被丢在了第一个路口。
  盛东已经踩了刹车。
  车子缓缓地停在了路边。
  殷溪不想下车,却又找不到继续赖着的理由。
  在盛东打开车门之后,乖乖地下了车。
  视线在接触到盛东的时候,利用天眼看到一个画面。
  一辆大货车,径直地向他们冲撞了过来。
  盛司深他们的车子被撞翻了出去,落下了悬崖。
  盛司深有紫金龙气护体,伤的不重,盛东常年在他身边待着,也蹭了点紫金龙气,只可惜,车祸太过严重,再加救援不及时,他还是被废掉了一条胳膊。
  前世,殷溪见到盛东的时候,他的左臂就装着一只义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