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娇娇陆季初正版小说》 小说介绍

沈娇娇无话可说了,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窜上来。她一把拉过他的领带,将他压着坐在了沙发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吻上他唇的时候,觉得自己心里能稍稍那么好受一些。她向下咬住他的锁骨,舌尖舔舐着溢出来的血珠,“小叔,你修的是经济和心理学?”...

陆季初沈娇娇小说免费赏阅全文(陆季初沈娇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娇娇陆季初最新章节(陆季初沈娇娇)

《沈娇娇陆季初正版小说》 第20章 免费试读

话里有种威胁的味道,毕竟是久居高位的人,气场强大得让沈娇娇哆嗦了一下。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靠向陆季初,等包厢内只剩下他们两人了,才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后怕的问道:“小叔,你会劝他的吧?”
她的脖子上还带着痕迹,在这样的灯光下,暧昧滋生。
沈娇娇倒是不介意在这个包厢里发生点儿什么。
这里隐私极好,相信中途也不会有服务员进来打扰。
她主动伸手探过去,碰到的却是冰凉的杯子。
“回去。”他的视线淡淡的,将西装重新给她披上,“别参与聂衍和聂茵的事。”
言下之意,若是强行参与进去发生了什么,也许他不会管。
而以聂衍的性子,什么都做得出来。
沈娇娇忽略心底一丝微妙的憋闷,仰起头,“聂衍和柳家小姐有婚约,他和聂茵又是名义上的兄妹,这种关系算什么?如果聂衍对聂茵的影响无可避免,那么聂茵对他,不是恨就是爱,聂茵显然是后者,我不希望自己的朋友受伤。”
沈娇娇幻想过陆季初的很多回答,但都不及他接下来的话让人觉得冷漠。
“苯基乙酸,多巴胺,人与人相处时,会分泌很多激素,是这些激素,让她产生了爱的幻觉。”
不带感情的分析,宛如站在上帝角度,这世间的一切纠缠,在他眼里全是过眼云烟。
沈娇娇浑身冰凉,她了解聂茵,聂茵热烈艳丽,只有在聂衍的面前才会收敛所有利爪。
她如果不爱聂衍,就不会如此卑微。
可她没想到的是,陆季初本人理智到,竟然完全不相信爱的存在。
绝对的理智背后是绝对的冷漠。
“小叔,如果爱只是幻觉,那为什么有人选择结婚?”
她迫切的想找出一些例子来反驳他,可陆季初气定神闲,仿佛夏天沾不着他的眉眼。
“是催产素和血管升压素在作祟,就连我和你的关系,也只是因为睾酮的影响。”
沈娇娇无话可说了,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窜上来。
她一把拉过他的领带,将他压着坐在了沙发上。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吻上他唇的时候,觉得自己心里能稍稍那么好受一些。
她向下咬住他的锁骨,舌尖舔舐着溢出来的血珠,“小叔,你修的是经济和心理学?”
陆季初微微扬着脖子,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方便她的啃咬。
“是经济和法律,心理学是我选修的内容。”
这三个倡导人类要绝对理智的学科,他竟然全都沾了。
“那现在呢,你觉得是什么在影响我们?”
她故意仰头,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媚眼如丝。
陆季初的指尖在她的唇上抚了抚,这张脸很漂亮,莲花瓣形的眼睛,直至眼尾处才细长微扬,不笑的时候显得清冷,一笑又让人觉得骨头酥了几分。
“多巴胺。”
最初的激情都来源于多巴胺。
但多巴胺并不会持续很久,从它的角度来说,拥有是无趣的,建立在多巴胺基础上的关系是一段令人兴奋却又短暂的过山车之旅。
沈娇娇看着他脸上的禁欲感,还有因为她主动而出现的几分动容,心里一动。
“小叔没有未婚妻吧?”
她不希望自己做第三个池潇潇。
至于陆季初心里的白月光是谁,和她无关。
她没忘了自己的目的,只是想通过陆季初报复霍家的几个人而已。
而且她不得不承认,和陆季初这样的男人纠缠,不亏。
人间佛子偶尔垂怜尘世女子,沾上烟火气的样子实在让人心颤。
外人看到的是他身上的冷,但床上的他就很不一样。
沈娇娇自己也是俗气的,在陆季初给出这套理论之后,她更想睡他了。
知识是最高级别的性感,他的每一个字都在勾她。
而在陆季初的眼里,她的眼神也在勾他。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