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歆顾以漠免费》 小说介绍

君司澈不能理解,阻止道:“小五,你再发疯,我就把你带回去紧闭思过!”很快,拍卖价格继续上涨。直到五千万。叫价的人才越来越少。...

宁歆顾以漠(顾以漠宁歆)最火免费小说最新更新-宁歆顾以漠(顾以漠宁歆)全文已更新最新章节

《宁歆顾以漠免费》 第19章 免费试读

“他们也太过分了,那张邀请函对君家任何人都没用。”
“分明是故意拍下来与你作对的。”
傅森然皱眉,为宁歆抱不平道。
他知道宁歆针对“金融峰会”做了多少准备,但今晚却根本连邀请函都没拿到。
她此刻该有多失落啊。
宁歆却扯了扯唇角,眉眼冰冷。
少女自嘲一笑:“这就过分了吗?”
“我都习惯了呢。”
她还忍受过无数次比这更过分的事情。
君家所有人都以“顾以漠有心脏病,她是妹妹”为由,一次次要求她退让。
如果她不退让,那就是自私蛮横、嫉妒妹妹,性格缺陷,不配做君家的小姐。
傅森然侧目,眼底闪过一丝不忍。
秦谟,你再不醒来,你妹妹就要被君家这群吸血鬼欺负惨了啊。
傅森然低眸,食指轻动,发出一个简讯。
利用自己最不愿动用的势力,轻松搞到了一张峰会邀请函。
他盯着宁歆的侧颜微愣:算了,秦谟还躺着,这小妹,他就勉为其难先替他护着点吧。
拍卖会还在继续。
宁歆虽没了再拍东西的欲望。
但还是想看看拍下何笙大师打造的另一套银针的神秘嘉宾是谁。
“傅教授放心,没了邀请函,我翻墙钻狗洞也会进入峰会。”
“我绝不会让YM金融败落。”
宁歆解释道,在她眼中傅森然不仅是秦谟留下的人脉,更是自己的合作伙伴。
她必须给傅森然吃下定心丸,敲定以后的合作。
温文尔雅,博学多识的傅森然:“……”
翻墙,钻狗洞。
有辱斯文!!
不过,他可以给系里硕博生加学分,应该很多人愿意给宁歆打掩护。
“下一件拍品,由医疗器械大师何笙打造,全球只有两套的专业针灸银针——‘九行诡针’,起拍价80万!”
此拍品一出,众人眼珠子一亮。
何笙大师不仅是打造医疗器械的大师,更在任何机械打造方面实力出众。
众所周知,何笙在打造“九行诡针”的同时,也为这套银针写了一本针法集《九诡蛊针》。
只有“九行诡针”能最精准地施针,达到治疗的最高境界。
他本人就是名片。
烙印上他名字的机械藏品都能拍出天价。
宁歆望着拍卖台上她所熟悉的“九行诡针”,对这套银针的喜爱让她眼底忍不住再次升起渴望。
在价格加到150万时。
宁歆举牌:“160万。”
那就,任性这一次。
为治好墨亦琛的腿,她也得搏一搏!
她开口,让君司澈和顾以漠的目光再次落在她身上。
但这次,顾以漠没再轻举妄动。
她刚抢了宁歆需要的邀请函,要是再怂恿三哥将这套对她依旧无用的银针拍给自己,未免太明显了。
站在会场暗处心神恍惚的君司钰也忍不住望向她。
这次,他去工作人员那儿领了号码牌,坐到了顾以漠身边。
何笙大师的作品收藏价值极高,宁歆出口了一次后,很快价格继续被抬上去。
君司钰举牌:“300万。”
顾以漠难以置信地看向君司钰,扬唇勾住他的手腕撒娇一笑:“五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何笙大师的作品?”
“五哥你真好。”
她照例撒娇,君司钰疼自己,从前不管买什么,宁歆想要但她不开口。
她便上前撒娇,五哥都会宠溺地把所有礼物交给她。
君司钰看向顾以漠的眼神瞬间一凉。
他将被顾以漠挽着的手臂抽出来,语气微冷:“你怎么什么都喜欢?”
“我又没说拍给你。”
顾以漠僵硬地收回手,委屈红眼,低眸咬唇怯生生道歉:“对……对不起五哥,我不知道你不是拍给我的……”
“我只是……只是看这套银针很漂亮,太喜欢了而已。”
“我不碍事的,也……也不是很想要。”
顾以漠鼻尖通红,委屈地将脑袋往君司澈的方向耷拉了一下。
似乎又怕三哥知道她委屈,赶紧坐直身子,强颜欢笑道:“三哥,今晚你送我的礼物够多了,我们不拍了,回家了好吗?”
但抬眸的瞬间,一滴眼泪自眼眶落下,惹人怜惜至极。
君司澈见此,伸手轻轻为顾以漠擦拭眼泪,看向君司钰的眼神更冷:“小五,你敢凶棠棠?”
“你是棠棠的哥哥,拍点礼物给棠棠怎么了?她年纪小,她病着,她想要什么只管给她就好了!”
君司钰看着君司澈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责自己的样子,眼神恍惚。
这就是小音曾经的感受吗?
他苦笑:“这件拍品是何笙大师打造的银针‘九行诡针’。”
“小音的那套银针被折坏了,她更需要这个!”
“而棠棠,她会用吗?”
“还是说,因为小音需要,所以她喜欢?”
君司钰的话,成功让三人都陷入沉默。
君司澈脸色一变,眼神复杂地落在君司钰身上,严厉道:“小五,棠棠这么善良,她怎么可能有这种心机想法。”
“她不过是单纯地跟宁歆喜欢了同一件拍品而已,你思想别太龌龊。”
顾以漠更委屈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君司钰,带着哭腔出声:“五哥,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
“我比任何人都想姐姐回家的呀……”
君司钰眼神复杂,只觉瞬间脑子都要炸掉了。
脑海中从前顾以漠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好与今晚服务员复述的字字句句重叠。
让他眼神迷茫,自责又无措。
难道,他真的误会了棠棠?
而这时,价格已经拍到了800万。
银针本身的价值到不了800万,但何笙大师的作品,足够值钱。
宁歆对这个价格望而却步。
君司钰咬咬牙,举牌:“一千万!”
君司澈赶紧扯住他:“小五,你疯了吗?你哪里拿得出一千万?”
且不说君司钰只是个学生。
他不学无术,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只会跟着一群狐朋狗友肆意挥霍。
根本不可能拿得出一千万。
“我有,不够我拿血玉来抵。”
君家二三十年前更繁盛,君爷爷偶然得了一块顶级血玉,价值不菲。
便为家里的小辈一人雕琢了一块血玉玉佩,每块血玉都雕琢着他们各自的属相。
血玉是在宁歆走丢后才雕刻好的,所以顾以漠那块是他们其中最大的。
两人份的血玉,雕琢地也更精美。
这是他们家族的象征,怎么能拿来抵债,换一套一无是处的银针?
君司澈不能理解,阻止道:“小五,你再发疯,我就把你带回去紧闭思过!”
很快,拍卖价格继续上涨。
直到五千万。
叫价的人才越来越少。
宁歆见此,更不抱希望了。
反正,谁都可能得到,她是拿不到了的。
突然,宁歆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环绕住自己。
她侧目,就见墨亦琛不知何时坐在自己身边。
拍卖会席后排的灯光昏暗。
墨亦琛侧头靠近,微凉的鼻尖好似亲昵地蹭过,嗓音低沉醇厚:“喜欢?”
宁歆一时没理解,以为他问自己喜欢他吗?
小姑娘便仰着小脑袋在他侧眸的瞬间,唇轻轻落在他鼻梁高挺骨节处,眼神迷离晦暗:“嗯,好喜欢。”
墨亦琛低眸,手指忽地覆上来,指腹落在她微烫的耳边。
男人嗓音微酥,深邃的眸底是翻覆到底的克制灼热:“喜欢,就让你得到,嗯?”
宁歆又愣了一秒,眼神晦暗起来,耳尖绯红,更烫了:“在这里吗?”
“会不会太刺激了点?”
然而,小手已经十分主动地落在墨亦琛的皮带扣上……
“!!!”周诉:卧槽!卧槽!卧槽!
墨亦琛这才察觉宁歆误解了自己的意思。
黑脸一把按住她的手,将她扯开几分,举牌:“一个亿。”
全场视线汇聚,落在墨亦琛斑驳疤痕的修罗脸上:“那就是……墨家继承人墨亦琛?”
“他不是早成废人了吗?”
“他可是为媳妇儿狂砸了一个亿啊?救命,怎么毁容残疾都挡不住他身上的魅力!!”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