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云章秦翎小说txt》 小说介绍

可见到奶奶拿出来的针灸包,贺云章却不肯配合了,他缩在床角,摇着头:“不不不,我不要!我怕疼!”见他这副模样,秦翎险些笑出声来。谁能料到曾经战无不胜的大将军,如今君临天下的帝王,竟此刻会说怕疼。...

秦翎贺云章(贺云章秦翎)全文免费读无弹窗大结局_秦翎贺云章免费秦翎贺云章读无弹窗最新章节

《贺云章秦翎小说txt》 第18章 免费试读

秦翎一行人站在屋前,目光落在前方院子大门口,纷纷面露复杂。
裴时钦先艰难开了口:“那……还是我家公子吗?”
秦翎眉头拧起,深深吸了一口气:“应当……是的吧。”
只不过,是失了智的贺云章。
前方篱笆前,贺云章头上绑着白色纱布,正蹲在地上与一只公鸡大眼瞪小眼。
见状。
裴时钦当即冲了过去,一把将那只公鸡赶走,忙不迭伸手扶他:“公子!公子没事吧?”
“你是谁呀?”贺云章狐疑地后退几步,满脸防备看他。
裴时钦一时语塞,“公子,你不认得我了?”
贺云章摇摇头,随即转头看过来,却定定望着秦翎,他跑了过来,满脸欣喜:“我认得你。”
“你认得我?”秦翎心口咯噔一下,有些诧异。
贺云章重重点头:“你是公主。”
此话一出,所有人大为诧异。
裴时钦面露尴尬之色:“霖儿姑娘,抱歉,我家公子口不择言。”
“她就是公主,是秦翎公主!”贺云章皱紧眉头,认真辩驳,“她是我的秦翎公主,是我的妻子,可我伤了她的心,她现在不肯认我了。”
一听这话,裴时钦眼里露出震惊之色,诧异万分看了眼秦翎,他硬着头皮解释:“抱歉,我公子他……似乎是患上癔症了。”
说他傻了吧,但似乎又还没那么傻。
秦翎眼里透出一抹复杂之色来,到底还是没有否认,她叹了口气,同裴时钦说:“无碍的,我们哪能跟病人计较,你放心,我们不会当真,也不会乱说。”
听闻这话,裴时钦目露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又转头看了一眼贺云章,到底没有多说什么。
好不容易将贺云章哄着回屋。
可见到奶奶拿出来的针灸包,贺云章却不肯配合了,他缩在床角,摇着头:“不不不,我不要!我怕疼!”
见他这副模样,秦翎险些笑出声来。
谁能料到曾经战无不胜的大将军,如今君临天下的帝王,竟此刻会说怕疼。
奶奶在旁无奈:“林公子应当是伤到头部,需施针化开淤血,否则今日是失智,日后怕是要危及生命。”
一听这话,旁边的裴时钦神色当即一变:“我这就抓住公子!”
他上前去,然而裴时钦到底是一介文弱书生,哪儿能抵得过贺云章的力气。
裴时钦还未按住贺云章一下,就被当即掀开。
眼看着贺云章要逃出屋。
秦翎拧起眉头喊住他:“站住!”
她一出声,贺云章就真的站住了。
他回头眼泪汪汪看她,委屈不已:“公主生气了吗?”
顶着贺云章的脸,说如此可怜卑微的话语。
实在是让秦翎身上升起一阵鸡皮疙瘩,不适极了。
但念及他此刻情况特殊,她只能叹了口气指着前方的床榻:“乖乖治病,我就不生气了。”
她其实不过是随口一说。
贺云章迟疑许久,却真的听她话回到床榻之上,可怜巴巴望着她。
“我听话治病,公主不要生气好不好?”
一时之间。
秦翎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贺云章的话就像一根羽毛扫过她的心上,让她不自在极了,她点了下头。
贺云章便立即笑了出来,随即又道:“那公主能不能过来陪着我?我怕疼,有公主陪着的话,我或许就没那么怕了。”
屋内霎时陷入异常寂静。
裴时钦摸摸鼻头,有些尴尬,他从来不知道陛下还有这一面。
秦翎心里的诧异并不比裴时钦少,怀着能早些治病的心思,她还是走了过去,“我陪你,你配合奶奶扎针。”
施针结束后,已是天黑。
贺云章却突然得寸进尺,拉着秦翎不肯放她走。
“今晚公主可以陪我睡吗?我一个人睡害怕。”
他眼里亮晶晶的,充满期待。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