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怔愣抬头,就看见傅轩正那张完美的脸。

第39章

半个月不见,傅轩正好像一点都没变。

但苏千初清楚看见他眼睑下淡淡的青色,仿佛很久以来都没有睡好。

她心脏一下刺痛,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

“你……你怎么来了?”她又控制不住的别开眼,避开他的目光。

不料下一秒,傅轩正握住她手腕,将她拉到他身前,只听耳边他低沉满含情绪的声音:“晚晚,我想你了。”

苏千初的心跳随声漏了一拍。

她的呼吸不自觉加快加重,被傅轩正握住的手腕也传来一下重过一下的心跳声。

学校里很多人都认识苏千初,因此两人站在校门口的画面惹来了很多人的注视。

苏千初有些不自在,反手拉住傅轩正:“我们上车说吧。”

傅轩正不置可否,任由她拉着自己上了车。

助理江泽很懂事的下了车,在一旁等候。

门一关上,苏千初又变成了个哑巴,不知道要说什么,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睛也又不敢往傅轩正那边看了。

最后到底还是傅轩正先开了口:“你要去英国吗?”

苏千初一怔,猛然抬头:“你怎么知道?”

傅轩正露出有些无奈却又宠溺的目光:“我一直关注着你,所以比你还要早知道你获奖的事情,又听说你们学院有个出国交流的机会,我猜最后学院教授会把这个机会给你。”

原来是这样。

原来这半个月,他虽然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却也始终关注着她。

苏千初低应了声,又垂下眼去:“是,我打算去。”

她心中已有决定,但是当着傅轩正的面说出来,就好像辜负了人家似的。

毕竟上次求婚的事,他说给她考虑的时间,但她还是一直没有给出回应。

而那枚钻戒一直被她待在身上,她想着若是有一天,傅轩正想明白了她不是他爱的那个苏千初,后悔了想把戒指要回去,她也可以随时归还。

但她心底到底还是留着几分私心——

带着戒指,就好像她真的嫁给了傅轩正一次。

话落又一阵安静,苏千初感觉傅轩正好像在等着自己开口一样,于是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缓缓出声:“上次你离开,把戒指放在了我这里,如果你现在想好……”

“你想好了吗?”傅轩正打断了她。

苏千初一下没明白他的意思,抬起头来:“什么?”

傅轩正看着她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我求婚的时候,你想好答应我了吗?”

这完全不在苏千初的预料之内。

她张了张嘴,声音有些不连贯:“你的意思是……你还想娶我?”

傅轩正嘴角上扬笑了笑:“当然,除了你,我还能娶谁?”

“可是……”可是她明明说的那么明白。

苏千初心脏砰砰乱跳,一方面很想就这样不追问下去,顺势而下的答应他的求婚。

另一方面却又担心他有一天彻底想开,到那时他离开她,对她才是更深的伤害。

傅轩正没有让她把“可是”后面说完,就一把将她抱紧了怀中。

“晚晚,这半个月我没来找你,不是因为我没想清楚,而是因为我想让你想清楚。”他顿了下,“除此之外,我的脑海里……突然多了一些别的记忆。”

第40章

被傅轩正抱在怀里的苏千初听到他最后一句话,身体一僵,心底已然有了猜想。

她缓缓抬起头来:“难道……”

傅轩正顿了顿:“那些记忆里的人是我,但他做的事情都是我没做过的,而是你那次和我说过的事。”

苏千初呼吸微滞。

傅轩正原本对苏千初的话是一个字都不信的,他以为她只是因为做了场噩梦,代入的太深才会对一切都患得患失。

但就在昨天晚上,他回到家,因为疲惫入睡后,他就梦到了很多事情。

他梦见一个将所有情绪都忍着心里的自己,梦见“他”明明很在意很喜欢苏千初,却什么都不让她知道,自以为是为她好,把她送走,对她冷漠。

以及最后在大火中,他分明是急匆匆冲进去寻找苏千初的,也阴差阳错与她错过,最后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和痛悔。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完全进入他的身体,让他亲身感受了一遍。

最后在看不见尽头的黑暗里,傅轩正与另一个自己面对面看着彼此。

他听见另一个自己说:“替我好好照顾她,替我弥补她。”

从梦中醒来时,傅轩正整个人像是真的经历过一番,不仅疲累到极点,并且心口的痛没有消减半分。

更甚至他只要想起苏千初,他的心就会很痛。

那是真的在失去后的痛苦。

因此傅轩正真的信了苏千初的话,也知道了很多事情的真相。

此时,他看着眼角已然有些泛红的苏千初,抬手覆上她的侧脸:“有很多事,这一点时间是说不完的,但有一件事我很确定。”

他抬起另一只手覆上自己的心脏:“我很爱你,另一个我也是。”

苏千初在这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之后傅轩正说的话,苏千初直到回了家,回到房间,坐在床上很久很久之后,她才完全消化掉。

比如,她自以为的好朋友步月歌,其实是当年失火的天远集团掌权人的女儿江今宜。

江今宜为了向傅轩正报仇,才故意接近她。

比如,傅轩正提出分手其实是想保护她,没想到会先出了车祸,后来又不得已把她送去了冰岛。

再比如,在那场火里,傅轩正根本就没看见她,也没听见她的叫喊。

他不是故意把她一个人丢在那场火里的。

消化掉傅轩正说的这些话,苏千初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可转念一想,连她都有可能出现在平行世界,那傅轩正又为什么不能梦见另一个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她也是在梦里遇见另一个自己的。

种种误会,两年分离,却在平行世界里终于解释清楚。

苏千初再次陷入混乱的漩涡。

她不怀疑这个世界的傅轩正,可要她一下子颠覆那么多事情的认知,她一时还是不能接受。

在原来的那个世界,傅轩正其实是爱她的?

怎么会……如果他真的爱她,怎么会忍心看她遭受那么多的痛苦?

苏千初抱着隐隐作痛的头躺在床上。

手机在这时倏然震动了一下。

她拿过来点开消息框,只见傅轩正发来消息——

【做你想做的,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我会一直等你。】

第41章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个月,苏千初出国留学了。

英国远在千里之外,她又是一个人,站在机场大厅的时候,苏千初不免有些怅然,仿佛回到那年被送去冰岛的场景。

但这次不一样了。

“晚晚!”

身后传来喊声,苏千初转过头,就看见母亲父亲,还有她姐姐和弟弟一起走了过来。

没有傅轩正。

苏千初不自觉往几人身后张望着,还是没看到他的身影,有些失望的收回视线。

再看向家人,卫母眼眶红着,像是在来之前就哭过了。

而要面子的卫景翊眼角也红着,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