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这一副要审问的架势,沈圆圆顿时想要逃离,奈何他气场太强,不得不听从他的话,乖巧地走过去,在离他很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殊不知,她这行为更让陆时渊怀疑了,要知道以前的沈圆圆可不会这么听话。
陆时渊视线落在对面女人身上,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了……
沈圆圆被他盯得,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唉,果然和太聪明的人相处起来太累了。
片刻之后,陆时渊才收回了目光,从衣服口袋里探出一些钱和票递了过来:“这些你拿着先花吧。”
沈圆圆摇了摇头:“不用,我还有呢。”
陆时渊的工资加津贴,一个月也就一百八十多,月初刚发工资,就被原主闹着把一百二拿去霍霍完了,她生病住院肯定花了不少钱,昨天还给了她三十块,估计现在他身上也所剩不多了。
其实陆时渊应该算是个好男人吧,舍得给老婆花钱,也挺照顾原主的。
除了不喜欢原主外,其他都好。
见她不接,陆时渊直接把钱放在了桌子上,留下一句“我去上班了”,便起身离开了。
他走以后,沈圆圆才松了一口气,真是有惊无险呀。
她知道自己和原主相差太大,可原主那骄纵,蛮横无理的性子她真的学不来。
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算了,不管了,反正魂穿这种事说出去谁会相信,大不了就说,自己昨天经历了生死后,突然大彻大悟了,所以性子发生了巨大变化。
想通以后,便不再纠结了。视线落在桌子上放的票和票上,想了想还是伸手拿了起来,数了一下,和昨天一样,还是三十块钱。
她把钱放进了原主的小金库,原主真的是太败家了,记忆中,就她来西北的时候,母亲就足足给了她四百块钱,父亲也是偷偷把两百块钱的私房钱全给了她,爷爷奶奶各给了她一百五,大哥给了她一百,加起来刚好1000。
要知道,在这个普通工人一月工资只有二三十块钱的年代,一千块钱绝对是一笔巨款,然后原主作为一个被富养长大的白富美,对钱是一点概念都没,才来西北两个多月,就把一半的钱给败光了,这其中还不算陆时渊给的。
沈圆圆数了数小金库的钱,加上今天陆时渊给的,还剩下五百八十,这些钱足够她花很长一段时间了。
正想把钱放回柜子里,突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她窃喜地把小金库放进了空间,随后又从柜子拿出几件衣服,翻来原主的零食匣子拿了几个零食,把这些东西全部放进了空间。
做完这些,她躺在床上,美滋滋地午休息了。
醒来后看了一下时间,才下午三点多,闲来无事,便拿起原主的书看了起来。
原主虽说坏毛病一大堆,但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学习很好,是一个妥妥的学霸,而且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过目不忘。
这样的人才要是搁在后世,那绝对是哈弗或者麻省的一员,可惜这个时候,高考都被取消了,连上大学都没戏了,更不用说去出国留学了。
所以这么个人才只能被埋没了。
看了一个多小时,沈圆圆就放下了手里的书。
陆时渊那眼神太贼了,她下午无论如何都要学会用土灶台做饭。
来到厨房,把早上在商店买的西瓜切了一半,带着出门了。
来到隔壁一户人家,伸手敲了敲门,门很快就开了,巧的是,这家的女主人正是她早上在商店碰到的那个胖大姐。

第8章虚惊一场
胖大姐叫刘小红,丈夫是陆时渊手下的一个副团。
她没想到门外的人是沈圆圆,惊讶的直接愣在了门口,反应过来后,带着忐忑的心情把沈圆圆迎进了屋。
“沈同志,家里有些乱,你别嫌弃随便坐,我给你倒杯水。”
对于她的反应,沈圆圆也没有放在心上,虽然中午那件事让众人对她的看法变了,但原主的名声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扭转过来的。
日久见人心,不急,慢慢来。
她笑道:“谢谢嫂子,我不渴,您别麻烦了。”
她说完,坐在了客厅放的小凳子上,“嫂子一看就是能干的人,家里收拾得比我好多了。”
刘小红笑了笑,还是坚持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沈圆圆脸上扬起甜甜的笑,把手里带的西瓜递了过去:“嫂子好,我买了西瓜,给您带了点,你们尝尝。”
刘小红推脱不要:“沈同志你这真是的,人来就行了,还带什么东西呢。”
沈圆圆那经过这种你来我往的较量,她把西瓜放在了桌子上,收回了手。
刘小红推脱了一会,最后只能无奈地收下了,同时心里更加不安了,就怕沈圆圆再整事。
沈圆圆象征性地喝了几口水,才不好意思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嫂子你这会有没有时间,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听了这话,刘小红倒是放心了不少,她笑道:“啥事你说?”
“原本打算做晚饭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灶炉的火始终生不着,想让您帮忙看看是怎么回事。”
为了安全起见,沈圆圆没有说自己不会,而是说灶炉有问题了。她打算找人帮忙生火,到时再“偷师学艺”。
刘小红听完这话,才彻底放松了下来,她爽快地应下了:“这简单,我这就随你去看看。”
“好的,麻烦你了嫂子。”
两家离得很近,没走两步就到了。
她打开门,迎着刘小红进门,正要倒水,就见刘小红摆了摆手说:“我先去给你看看灶炉怎么回事,这都快到饭点了,别耽误了做晚饭。”
沈圆圆闻言也没有再客气,带刘小红进了厨房。
刘小红坐在小凳子上,研究了一会说:“灶台没问题,你在锅里倒些水,我生火试试。”
沈圆圆点头,顺手拿起水瓢,往锅里倒水,同时不忘说道:“麻烦你了嫂子。”
刘小红笑着说了句“客气了”,说完便挽起袖子来到院子里,取了些树枝和木棍,抱着回了厨房,先把树叶放进灶台里,在树叶上面压上了细细的树枝,然后用火柴点燃。
没一会,火苗就起来了,见火苗渐大后才加上了粗的木棍。
刘小红一边生火,一边说着:“沈同志,我看你家院子里的柴火不多了,你哪天有时间了要去山上捡一些,不然到时用完了就没啥生火了。”
“还有呀,你应该在厨房也少放着备用的柴火,要是下雨了外面的柴火湿了,生火就难了。”
沈圆圆在一旁默默记着生火的步骤,听了这话连忙说道:“我记下了嫂子。”
两人又说了一些家常,等火着大后,刘小红便提出了告辞。
沈圆圆挽留道:“嫂子留着一会吃完饭再回去。”
刘小红摇了摇头笑道:“不了,家里那口子和皮小子也快要回去了,我也得回家做饭。”
说完,她就起身往外走去,同时心里疑惑,怎么感觉沈同志变了呢?
沈圆圆送着她出门,看她离开了才关上了门,来到厨房做起了晚饭。
下午,陆时渊训练完,正和几个队友往回走,突然想起中午在厨房看到的一切,停下了脚步,抬手看了一眼时间,正是饭点,当下就决定回去看看。
几个队友见他停了下来,回头询问怎么了。
陆时渊回道:“你们先走吧,我回家看看。”
见他一脸凝重的表情,有队友下意识地问道:“你媳妇又闹了。”
陆时渊摇了摇头,正要说“没有”,只是还没开口,就见一个小士兵急匆匆的跑来,嘴里大声喊到:“陆团长,陆团长……你家着火了。”
陆时渊闻言,脸色一变,来不及询问,立马往家里跑去。
几个队友听了也紧跟在了他身后。
跑了一会,远远就看见自家厨房的方向冒着烟,带走近一点,细看才发现那些烟都是从厨房烟筒里冒出了。
见此陆时渊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同时心里也疑惑,难道是因为沈圆圆把厨房收拾得太干净了,自己中午判断错了?
紧随在陆时渊身后的几人见他突然停了下来,连忙问道:“怎么停了?是没救了吗?”
陆时渊闻言一脸黑线,他说道:“没有着火,估计是她在厨房做饭呢。”
几人听了这话,都松了一口气,七嘴八舌地说着。
“原来是虚惊一场,吓死我了。”
“就是,这跑得我累的。”
“谎报军情的那个小子是谁手底下的?明天好好练练,这什么眼神?”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