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锦鲤,好运亿点怎么了小说大结局》 小说介绍

“那你说清楚嘛。”林雪意揉了揉脑门,表示不爽,但一想陈叙那么聪明,搞不好真有办法,便又快乐起来。陈叙心想,他只是叫了全天下女婿都会叫的称呼,怎么就落埋怨了呢?可在林雪意滚过来时,陈叙什么都没说,直接将人抱在了怀里。...

小说(我一锦鲤,好运亿点怎么了)在线赏析_林雪意陈叙txt小说在线阅读

《我一锦鲤,好运亿点怎么了小说大结局》 第20章 免费试读

  林忠奎离开时,林雪意将买来的排骨硬塞给了他。
  林雪意想着,胡春燕再不做人,也不至于家里炖着肉,连口肉汤都不给林忠奎喝。
  想到林忠奎的处境,林雪意糟心不已,于是在午睡前,便跟陈叙吐槽了几句。
  “我是想让他们离婚的,可离婚这事还得看我爸,如果我爸对我妈还有念想,这婚离不离都一样。”
  她知道男人都有劣根性,在一起时闹得再厉害,一旦分开,就有可能遗憾甚至追悔莫及。
  她不知道林忠奎是不是这类人,但她是奔着让林忠奎脱离苦海的念头来的,不能搞了一百八十圈,搞回个林忠奎痛失所爱终不得善的结果来,她不想冒险。
  说到底还是穿来的时间短,仅凭记忆里被刻意粉饰太平的零星画面,她判断不出林忠奎的真实想法。
  林雪意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担忧着:“可我妈也不可能转性,我怕我爸那腿不好好养着,坚持不了几年了。”
  哎,好烦,她今天应该说的更直白点。
  与林雪意的烦恼不同,陈叙觉得林父林母的婚姻关系,胡春燕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
  能不能离婚,能不能让林忠奎彻底断了念想,都是胡春燕说了算。
  也就是说,想要离婚,就得往胡春燕身上使劲。
  想了想,陈叙有了大致的计划,才跟林雪意说:“别担心,下午抽时间,我找爸谈谈。”
  林雪意呆呆地啊了一声:“谈什么?不是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吗?我都不知道怎么下手,你爸知道?”
  陈叙绕了一圈,绕明白了,忍不住俯身敲了敲林雪意额头:“我是说,我找你爸谈。”
  “那你说清楚嘛。”林雪意揉了揉脑门,表示不爽,但一想陈叙那么聪明,搞不好真有办法,便又快乐起来。
  陈叙心想,他只是叫了全天下女婿都会叫的称呼,怎么就落埋怨了呢?
  可在林雪意滚过来时,陈叙什么都没说,直接将人抱在了怀里。
  他懂说少错少的道理。
  软玉在怀,除了热点,没什么毛病,他傻了才会继续讨论那些煞风景的问题。
  ...
  陈家壮丁多,十几亩地两天就种完了。
  陈叙看没什么要忙的了,张罗着回县城。
  一来是找古玩店看看他们挖出来的东西,二来是怕江生联系不到自己。
  既然决定去上学,那么上学的学费以及日常开销就得提前准备,给人补课算是一份不错的兼职。
  林雪意没意见,反正有陈叙,她到哪都一样。
  将从县城带回来的零食水果分了分,两人骑着自行车上路。
  陈叙昨晚回来的时候林雪意已经睡下,林忠奎的事,便在路上跟林雪意说了。
  林家目前有六亩地,陈叙的建议是,让林忠奎把家里的地先承包出去,减轻农务才能更好地将养身体。
  林雪意有些震惊,在车后座发问:“我爸同意了?”
  不止林忠奎,任何一个农民都将土地看作天,那可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东西,平时看得可重了!
  “承包出去又不是让人白拿。”陈叙解释:“咱们这边的气候,一年可以种两季粮食,一季小麦,年产六百斤,换成钱就是100块,另一季种花生大豆,虽然产量不及小麦,但价格高,也能卖个百十来块,昨天我们找队长做中间人签出去5亩,一亩一年90,五亩是450,剩下一亩咱爸种点粮食自己吃,逢年过节我们再接济点,爸的日子不会难捱。”
  林雪意觉得这是个办法,可还没到林忠奎会同意的地步。
  陈叙似乎明白林雪意的想法,又解释:“我跟爸谈过的,他明白现阶段先把身体养好最重要,要不然你会担心。”
  有些话从女婿嘴里说出来,比从女儿嘴里说出来管用:“爸还是心疼你的,不想拖累你。”
  林雪意懂了。
  林忠奎知道自己倒下后,胡春燕跟林念冬肯定不会管,那照顾他的重担只能落在她身上。
  他不想连累林雪意,就必须健康着,所以陈叙根本没费什么口舌,三两句话就将人请到了大队部。
  林雪意还是有点担心:“那这个钱,到我爸手里没?”
  “爸拿着呢。”陈叙说:“我让他明天到县城医院做检查,如果他不带着钱,就要花你的钱,他不会花你钱的。”
  是这个理。
  昨天要不是林忠奎听了自己的话有点恍惚,她排骨都送不出去。
  彻底放心后,林雪意靠在陈叙背上叹息,陈叙怕是她穿过来后,最大的金手指了,有他在,她好像连脑袋都不用带呢~
  到县城后,陈叙先到书店补齐了初高中的教材,又买了两本古玩鉴赏类的书。
  林雪意好奇,问他:“你想自己研究?”
  “先了解一下,不至于被人糊弄。”毕竟他们都没接触过这个行当的人,古董这个东西水分又大,很容易被骗。
  林雪意默默给他举了个大拇指,还是个严谨的金手指呢~
  回到住处,陈叙发现江生塞到门缝里的纸条,下楼给他回电话。
  林雪意闲着无聊,洗了个澡,换了条新买的裙子打算到商场看看。
  陈叙回过电话后,跟林雪意一起。
  白衬衫男人姓许,在商场三楼办公,两人过来时,他刚开完一个小会,正在看报表。
  报表上的数据可能不尽人意,这会眉头皱得能夹死个苍蝇。
  “许伯伯?”林雪意在门口朝里面叫了一声。
  许谦礼看到林雪意,立刻舒展眉头和善地笑了起来:“你们来了,快过来坐。”
  两人没客气,一前一后走进来,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考虑好了?”许谦礼问。
  “考虑好了。”林雪意点头:“但我想知道,代言人都需要做什么?”
  “代言人早十点上班,晚七点下班,工作内容是穿着二楼商铺的衣服,帮忙做宣传。”许谦礼第一次做商场,更是第一次找代言人,其实他也不懂具体要怎么做。
  可看着每天少到可怜的客单价,他觉得还是要尝试一些新的营销手段,要不然这生意迟早完蛋。
  林雪意想了想问:“那是需要我一整天都呆在商场做宣传吗?”
  “也不一定,你要有好的去处,也可以去。”许谦礼半开玩笑地说:“但回家睡大觉这种,肯定是不行的。”
  林雪意笑笑:“当然,我可有契约精神了,那工资怎么算?”
  “一天一百,不满一天的话,按一个小时十块来算。”
  一天一百,一个月就是三千,林雪意觉得自己要发财,关键是这个工作也不会很累。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