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念贺星阑小说》 小说介绍

我爸妈就是我的逆鳞,我不允许任何人说他们一个不字。贺星阑的女朋友也不行!他们这哪里是来看我,分明是花蕊借着探望我之名前来报那日贺星阑去医院接我之仇,而贺星阑无底线的纵容着她。这花蕊果然有点本事,居然把贺星阑拿捏得这么牢。...

贺星阑江念(江念贺星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贺星阑江念最新章节(江念贺星阑)

《江念贺星阑小说》 第16章 免费试读

我江念从不惹事,但也绝不怕事。你敢到我家来欺负我,那就别怪我不顾情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不过清风哥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相处十几年,知道得顶儿透。在我们家,我感觉我是意外,我爸妈才是真爱。他们的感情啊,坚贞着呢。绝不可能发生一方落难,另一方落井下石、避之不及的情况。再说,我们家就我一个孩子,爸妈有什么好东西都是我一个人的,想找个人和我抢还找着着呢。”
不就是茶吗,谁还不会?
“小月你误会了,我没有你说的那个意思。就是清风惦记你,我陪他来探望你,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你想太多了。”
也许我的话正好戳到她的痛处,花蕊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她委屈的咬着唇看我,像我把她怎么着了似的。
我好好的在家养伤,你不想见我别来。
她吃我的醋,我理解,毕竟之前我和贺星阑那点事差不多全校都知道。
她看不得我家条件好,我也不在意,毕竟她家庭发生变故,看不得别人家好也正常。
可她万不该把话题落在我父母身上,我怎么可能任别人诋毁生我养我的人。
“嫂子,我说什么了吗?咱们不是在聊天吗,怎么你还哭上了?快别哭了,我给你拿纸巾,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做妹妹的欺负嫂子呢。哎呀,嫂子可真是美人,哭起来梨花带雨的,真是好看死了。”
我抬手抽出几张纸巾塞到贺星阑手里,示意他赶紧给心上人擦泪,“清风哥,嫂子是不是生理期到了,情绪不太稳定呀。你快给嫂子擦擦,哭花了妆该不好看了。”
不是能装吗?不是给我献茶艺吗?我茶不死你!
平时我不和你们一般见识,那是我顾着过去的情分还有我对贺星阑的感情。
当你们把我的忍让视若无物的企图欺负我,我的战斗力绝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
只是,我这样怼他的女朋友,他会和我生气的吧。不过呢,生气不生气都随他的便好了,反正我不想再像从前那样在贺星阑面前委屈求全。
奇怪的是贺星阑并没有生气,而是惊讶的看着我。
以前的我以他为天,他说什么我听什么,纵使自己有别的想法,也愿意为了他而妥协。他大概以为我天生就是怂货,任人欺凌呢吧。
曾经的我确实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尤其是在面对贺星阑时,我真的做到言听计从。
只是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我爸妈就是我的逆鳞,我不允许任何人说他们一个不字。
贺星阑的女朋友也不行!
他们这哪里是来看我,分明是花蕊借着探望我之名前来报那日贺星阑去医院接我之仇,而贺星阑无底线的纵容着她。
这花蕊果然有点本事,居然把贺星阑拿捏得这么牢。
我就不明白,自从贺星阑把话说清楚后,我完完全全的改变了自己。一没缠着他,二没报复他,连京大都放弃了。我走得远远的安安静静的过我自己的日子,放他们随心所欲的热恋,我认为做到了能做到的一切。
我分明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把她花蕊得罪得这么苦,让她跑到我家里来挑衅我。
花蕊见贺星阑没帮她说话,眼泪开始不要钱似的流,她抱住贺星阑的腰,把脸埋在他胸前,哭得那叫一个可怜,“小月你别这样,我知道我爸爸做牢、家里条件没有你好,高攀不上你。可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看看你,陪陪你。小月你要是看不起我,那我,我,我现在就走,以后也不来烦你。”
我做什么了,她就哭成这样。眼泪怎么好像在衣袋里揣着似的,说流就流,有这本事不去演戏真是屈才了。
躁气不断的升腾,我是真讨厌花蕊这茶里茶气的表演。
“贺星阑,谢谢你们来看我。回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我眉眼淡淡,声音疏冷的下了逐客令。
话不投机半句多。
好好的半下午,硬是让这两位给破坏了,真可惜。
贺星阑的脸色沉下来,眸底黑浪翻涌,他定定的看着我,似乎对于我赶他走很气愤。
他眼底的不悦是那样的显而易见。
他看了看哭得抽咽的花蕊,心疼的一把将人搂在怀里,安抚的亲了亲她的额头,“乖呵,不哭了,眼睛会疼的。江念,我们好心来看你,你这是干什么?你要是真看不起小蕊,大不了以后我们离得你远一点,你也不必这么羞辱她吧。”
前半句,他说给花蕊听,后半句针对的是我。
我气结,他此时的表现倒让我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要是把贺星阑放在古代皇位上,定然是妥妥的昏君一枚。宠妃吹个耳边风,他能把国家弄灭亡喽。
从她们进来到现在,花蕊一直在暗戳戳的想着法的挖苦我,是她挑衅在先好不好。
他那么聪明,我不信他看不出来,可他还是明目张胆的纵容着。
我不过是回击几句,在他眼里就变成了对花蕊的羞辱。
那她说的那些话呢,我父母就活该被她暗讽吗?
贺星阑已经不是我以为的那个人了。
“你确定是来看我,不是想要来气死我?你是聋的吗,听不到她怎么说我爸妈?你偏袒,我没有意见,但也要有个度吧。你们怎么说我我都无所谓,我不在乎。但说我爸妈就不行。我不想吵架,你们走吧。没什么事,以后也别来了。”
贺星阑顿了顿,怀里的花蕊抱着他的腰香泪低垂,惹人怜爱,“清风,我真不是她说的那个意思,她误会我了,你要相信我。”
相信你个头!
我无语的看着眼前的闹剧,真恨我自己干吗手那么欠要开门。
老死不相往来多好!
“江念,小蕊那样说叔叔阿姨确实是她考虑不周。但她向来有口无心,你何必锱铢必较的不容人?你就没有错吗?你明知她家里出了那样的大事,父母分开,还当着她的面说你的生活多么的好。你这不就是想要刺激她吗?江念,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评价,就差说我恶毒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