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念念脸色倏地煞白,僵直着推开厉墨宸。
她眼神透着难以置信的悲凄:“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婚戒会在她手里吗?”
厉墨宸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又被这么质问,心头火起:“你要我解释什么?”
边上的夏穗看到这幕眼底划过一丝窃喜,佯装歉意解释:“程小姐千万不要误会。”
“昨晚师哥帮我改资料太晚了,就在我那睡了,今天早上又走得急才不小心把戒指落下了。”
说完,她委屈的看向厉墨宸:“师哥对不起,我不知道程小姐这么在意这个……”
“没事,跟你没关系。”
厉墨宸将戒指拿回来,随手塞进衣服口袋。
他走到程念念面前朝她伸手,忍着气说:“先送你去医院,有什么事等看完病再说。”
程念念却避开了厉墨宸的手。
她知道夏穗是故意这么说的,暗示自己他们有一腿,但却依旧控制不住去怀疑。
“婚戒戴在手上又不会碍事,你为什么会摘下来?”
听她这么问,厉墨宸耐心告罄:“摘就摘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能不能别无理取闹了?!”
程念念浑身都透着一股难掩的疲惫,靠着车身才将将站稳没有让自己露弱。
“我无理取闹……”
“厉墨宸,是不是在你眼里,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是胡闹?”
厉墨宸脸色怒沉:“是!”
程念念心脏突然像是被人狠狠攥住,她用力咬了下舌尖,才将脑袋里的晕眩感击走。
她怔怔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目光又落到他身后一脸得意洋洋的夏穗身上。
其实程念念明白,即使没有她这个导火索,自己和厉墨宸也迟早会因为性格的问题爆发矛盾,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怪不了任何人。
程念念收回视线,又深深看了一眼厉墨宸,拖着疲惫的身子转身一步一步离开。
厉墨宸被那充满情绪的眼神给愣了一瞬,又看到她的背影,怒从心起,干脆转身直接上了车。
夏穗唇角上扬,立刻跟上男人步伐:“师哥等等我!”
旋即,程念念就听到身后传来车子启动的引擎声。
紧接着,黑色轿车咻的一下从身边疾驰而过。
程念念顿在原地,定定的看着逐渐消失在停车场出口的猩红尾灯,全身力气在这一刻陡然卸掉。
她再也支撑不住无力的身体,朝地上栽去——
……
再睁眼,人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了。
程念念抬眼去看,就看到护士正在帮自己换吊瓶。
护士感受到她的注视,低头看来:“你醒了?你发烧39度晕倒了,门口那位男士送你来的,他是你先生吧?”
程念念听到护士的话,转头看向门口。
恰在此时,厉墨宸从门外走进来,看到程念念醒了只是步伐略微一顿,便径直走到床边坐下。
护士换好药也离开了。
没人再说话,病房一下子就陷入沉寂。
厉墨宸看着窗外,手掌搭在桌上不耐烦的敲击桌面。
程念念被这动静弄得心烦意乱,转头刚要说话,却猝不及防看到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她怔了瞬,原本烦乱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
程念念看着厉墨宸的侧脸,声音沙哑:“厉墨宸,我们好好聊聊吧。”

厉墨宸敲击桌面的手指顿住,沉着脸转头看向程念念。
“聊什么。”
程念念一静,刚才那句话脱口而出,但其实她也不知道要从何聊起。
病房再度陷入寂静。
厉墨宸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刚要开口,手机铃声突兀响起。
两人视线一同朝着柜面上的手机看去,上面显示的备注是——妈。
程念念抿了抿唇:“你先接电话。”
厉墨宸蹙了蹙眉,按下接听:“妈,有事吗?”
两人离得近,病房又安静的可怕,所以电话里厉母不悦的声音清晰传来。
“胡院长告诉我说程念念发烧住院了,怎么回事?”
厉墨宸垂眸,声音淡淡:“没什么大事,只是工作太忙没休息好。”
“她有什么忙的?!有那时间瞎忙活还不如赶紧辞职给你生个孩子,比什么都强!”
厉墨宸蹙眉,下意识看向程念念。
四目相对,他清晰看到女人眼底的受伤。
厉墨宸顿了下,开口打断老妈的喋喋不休:“念念还在生病,这事以后再说。”
电话那头,厉母一下就炸了:“什么以后!我告诉你,要是今年她还不生,你们俩立马离婚!”
听到离婚两个字,病房内的两个人,神色瞬间都变了。
程念念手指紧攥,指尖用力到发白。
厉墨宸也再听不下去,随便敷衍两句就挂了电话。
他看着程念念,眼神里略带着歉疚:“我妈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
程念念没看他,只是垂眸盯着雪白的被子:“厉墨宸,我们本来有一个孩子的,但他是怎么没的,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催我要孩子的人,就是你妈。”
厉墨宸皱了下眉:“当年我妈也不是故意的,她又不知道你怀孕了。”
程念念恍然觉得周遭的空气好像都蒸发了,喘不过气来。
她缓缓转头看着厉墨宸:“所以如果我没有怀孕,她那么刁难我就没有错了吗?”
厉墨宸按了按眉心:“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斤斤计较?我后面不是跟你道歉了吗?”
程念念霎时哑然。
这一刻,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是如此的陌生。
“厉墨宸,迟来的道歉,有意义吗?”
程念念一句接一句的质问,让厉墨宸彻底冷下了脸:“那你想怎么样?让我妈,还是我,给你的孩子一命还一命吗?”
“程念念,这些年我已经尽量让着你,不跟你吵,你别太过分了。”
让?
程念念听到这个词只觉得荒唐,这些年他们到底是谁让谁?
因为他想当律师,厉母又希望有人能看顾家里,所以她放弃了律师转而做了时间更充裕的法律顾问。
这些年他们每一次争吵,又有哪次不是自己先低头服软,才和好的?
许是她沉默的久了,厉墨宸也不想再说下去。
他站起身:“我话就说到这儿,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然后,摔门离去。
门被“砰”的一声重力关上,程念念身子一颤。
她望着天花板,一抹泪无声的从眼尾滑落。
死寂蔓延。
许久,程念念拿起手机,给最好的闺蜜发过去一条短信。
“怎么办,这场婚姻,我好像坚持不下去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