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为何想到段玉卿也给她用了很多药,谁知道他的变/态是什么时候显现的?万一他早就对她下手了呢?

祁隐听出她的隐忧,寒着脸,扫了眼不远处候着的王敏,问道:“派去监视段氏兄弟的人回来了吗?”

王敏听了,忙叫人进来。

那人是个小太监,跪下后,磕了个头,如实道:“皇上,奴才听到璋先生提起了段玉卿的哥哥,还说什么可以让他见到他哥哥。”

祁隐一听,就确定段玉璋恢复记忆了,至于是不是根本就没失忆,暂时就不得而知了。

但他恢复记忆,还是段玉卿的哥哥,也够他生气了。

“去,叫段玉璋过来!”

“是。皇上。”

那小太监领了命,匆匆而去。

宋小妮见了,皱眉道:“他真的是段玉璋吗?看面相,不太对啊。段玉卿都快三十了,他比段玉卿还年轻呢。如果他真的是段玉璋,那他保养的学问——”

高啊!妙啊!神奇啊!

她羡慕了,也感兴趣了:“等他来了,记得问问他是怎么保养的。”

她都这样了,还惦记着保养?

他又爱怜又无奈:“小妮,人心隔肚皮,他怕不是好人。”

如果不是宫中御医对她的病情都束手无策,他怎么会把她的身体安全交给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

像他这种走偏门的医者就是邪医!

亦正亦邪,跟他们来往,就是与虎谋皮,特别危险。

“好人也不全好,坏人也不全坏,重点是如何利用。”

宋小妮不太认同他的话,就趁机摆道理了:“就跟忠臣、奸臣差不多,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存在即合理,你是皇帝,要学会为你所用。”

祁隐没想到这时候还能听到一通说教,心情那叫一个复杂:他这个心肝儿真是为他的皇帝之位操碎了心。

“嗯。我知道了。”

他拿帕子,擦去她额头的汗水,轻声问着:“你好些了吗?”

宋小妮蹙着眉,回道:“好些是好些了,但感觉相比昨晚,药效慢了些。”

就跟身体有抗体似的。

她体内的情潮总是能很快压制住药效。

真邪门了!

祁隐不仅觉得邪门,还生出了一种强烈的不安,忍不住皱眉低喝:“庸医!如果他治不好你,我一定杀了他!”

第491章

段玉璋打了个不雅的喷嚏,听到外面传来一句:“段先生,皇上要召见你。”

这个段先生就让人误会了。

段玉卿皱着眉,就撑着身体,下了床。

他不怕见祁隐,除了能趁机见到宋小妮,还能趁机刺杀他。

段玉璋也误会了,以为祁隐要见段玉卿,怕祁隐对他不利,就上前搀扶他,准备跟他一起去。

他之前就想着保护他,现在,也明白了原因——原来是血缘亲情在作祟。

段玉卿不知他的身份,被他搀扶,还很嫌弃:“你别碰我!”

他还伸手去推他:“离我远点!”

段玉璋被他的行为惹到了,皱眉低喝:“别任性!皇上早就想杀你了!焉知你这次过去,还有没有命回来?”

段玉卿是吓大的?

他目光冷冽不屑:“我就是死,也不想被你救!”

他一想到他打自己主意,就觉得作呕!

段玉璋也知道他抵触自己的原因,就再次解释了:“哎,我真的对你没意思。”

他这些天其实已经说了很多遍:“我当时那么说,就是权宜之计。我喜欢女人,跟你一样,只喜欢女人。”

他恨不得说自己喜欢宋小妮来证明清白了。

但他没说,一是怕段玉卿受刺激,半夜起来杀了自己,他是个疯子,对情敌向来有杀心的,二是怕他们这个兄弟关系还没重续就破裂了。

哪有兄弟俩同时喜欢一个女人的?

也不对,祁隐跟琅璀还是表兄弟,也是同时喜欢一个女人。

真孽缘啊!

反正都怪宋小妮!

“哼!”

段玉卿的轻蔑语调透着不信任。

段玉璋没办法,只能冷着脸讥笑:“我就是对你有意思,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以为我像你,非一人不可?年轻的、好看的、优秀的男人那么多,凭我对宋小妮的救命之恩,想要什么男人要不到?”

这话简直是承认自己喜欢男人了。

段玉卿也得了佐证一般,冷哼道:“你还说你不喜欢男人?骗子!满嘴谎言!”

他这下真的百口莫辩了!

索性闭上嘴,动作强势地扶着人出去了。

那小太监看到两人出来,想着王敏的叮嘱——既然他想告诉段玉卿自己的身份,那我们就帮他一把。你且好好瞅着他们兄弟俩是什么反应!

于是,这一刻,就故意当着段玉卿的面大喊了:“段玉璋先生,皇上只传召了您过去。”

他仔细看段玉璋的反应。

段玉璋则是看段玉卿的反应:他的身份暴露了?

其实,他知道祁隐早晚会知道的,毕竟他都被琅鸢皇后的婢女认出来了,祁隐定会打听,稍一分析,就能猜出他的身份,但这么快,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更让他出乎意料的是——他还要在段玉卿面前拆穿他的身份。

段玉卿听到段玉璋三个字,还没反应过来,甚至反应过来后,还很生气,直接冲小太监怒吼:“你喊谁呢!”

一个没了根的东西也配喊他哥哥的名讳!

他是真的很生气。

但当段玉璋看向他,眼神由惊愕变得复杂不安,就让他的心紧张了:“你……是谁?”

难道他的哥哥没死?

第492章

段玉璋没说自己的身份,就要跟着小太监去。

段玉卿想跟着,脚步才迈出去,就被段玉璋一眼瞪住了。

“你回去!”

段玉璋自觉身份暴露不可怕,可怕的是段玉卿是他弟弟,祁隐怕是会想他们兄弟俩在狼狈为奸,尤其段玉卿还跟敬王牵扯不清,估计更加招他嫉恨。这时候段玉卿往他面前凑,简直是往刀口上撞,绝不是好事!

“你是谁?”

段玉卿拉住了他的手臂:“你说!你说啊!”

段玉璋看他这么激动,反而不敢说了,就拽下他的手,扫一眼不远处的侍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他弄回去!”

侍卫们听了,联手把段玉卿弄回去了。

整个过程是有些粗暴的。

段玉卿不肯回去,挣扎得很激烈,肩膀、大腿的伤都迸裂了,鲜血流出来,很快浸湿了他的衣服。

他一点不在意,满眼只有离他越来越远的男人。

那男人他之前有多嫌弃,现在就有多珍惜。

“你是谁!段玉璋!你是……”

我哥哥吗?

他没喊出来,就被侍卫们推进了殿里。

殿门被关上。

他大力拍着门,很快失了力气,颓丧地跌坐到了地上。

他竟然没有认出自己的哥哥,还对他说了那么多蠢话、干了那么多蠢事。

他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是在怨他吗?

泽恩殿

宋小妮的情潮总算过去了。

她恢复了生龙活虎,先去洗了个澡。

没办法,之前出了太多汗,黏腻感让她很不舒服。

当段玉璋进来,祁隐正给她擦头发,一绺绺分开擦,端的是认真细致,充满爱意。

他瞧着,不由得回忆起曾经的宋小妮,那时,她是害怕男人的,万红绮让她出来见客,她会怕得瑟瑟发抖,仿佛下一刻就能软倒下去。

美则美矣,胆子太小了,空有一副好皮囊。

现在她变了,模样悠闲地依靠在男人怀里,旁边宫人伺候着各种水果,她捏着一颗葡萄,自己吃了,又捏了一颗,喂进祁隐的嘴里。

那手指莹白如玉,指尖粉嫩,捏着一颗紫得发黑的葡萄,像是捏着一颗黑宝石,充满了美感。

“甜不甜呀?嗯?”

她笑得眉眼莹亮,配着额间一点红色桃花钿,显得又纯又妖。

祁隐点着头,余光扫到段玉璋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