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韶点头:“我知道的爷爷。”
老爷子看向顾谨言,没好气道:“照顾好知知,知知要是有个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顾谨言神色淡淡。
洛韶连忙挽住男人的手臂,打圆场:“爷爷,我们都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
顾谨言压下要掀开洛韶的冲动,敛下微沉的眸眼。
老爷子这才放下心,威胁地瞪了顾谨言一眼,转身上车。
车子扬长而去。
老爷子一走,顾谨言直接将洛韶推开,眉心紧拧。
当着洛韶的面,他脱掉外套,走到垃圾桶前,面无表情将外套扔进去。
没再看洛韶一眼,冷着脸上车,命司机驱车离开。
洛韶怔怔望着垃圾桶里那件价值不菲的外套,心底涌起无法克制的涩意。
良久,她默然收回视线,走到路边拦车。
老爷子晕倒时,管家将他送来的是沈家旗下的一家私立医院。
洛韶平复好情绪,拦车前往第一人民医院。
-
沈氏集团总裁办。
苏城将文件放到顾谨言面前:“这是温小姐这段时间的行程。”
顾谨言翻阅资料,动作停在某一页上:“L·K的慈善晚会……”
“已经收到邀请函了。”
“把时间腾出来。”
“是。”
“还有,”顾谨言眯起眼,“封锁玫瑰庄园的消息。”
-
一连半月,洛韶都没再见过顾谨言。
望江别墅是当初二人结婚的婚房,但顾谨言来望江别墅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又一场五个小时的手术结束,洛韶疲累不已。
拿着水杯走进茶水间,刚一进去,就听到里头几个不知正八卦着什么的小护士发出尖叫声。
“啊啊啊啊,L·K的慈善晚会上,温滢滢不小心崴了脚,沈氏集团的沈总公主抱将人抱走了!”
“温滢滢啊,那是在国外影坛大放异彩,短短两年就斩获影后桂冠的国际影星啊!”
“而且啊,我听说温滢滢和沈氏集团的沈总是彼此的初恋!”
“天呐,真的嘛?破镜重圆吗!小说照进现实啊这是!兜兜转转我一直在原地等你,这也太好磕了!”
听到熟悉的名字,洛韶动作微顿。
几个护士看到洛韶,顿时噤声,尴尬地和她打招呼:“阮医生……”
洛韶收起情绪,冲几人微微一笑,接了杯水就走了。
几个护士松了口气,随即又开始新一轮讨论。
回到办公室,洛韶靠在门上,嘴角的笑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段时间她每天都很忙,几乎没时间上网,打开网页才知道网上铺天盖地都是顾谨言和温莹莹的报道。
尽管网页上流传的仅有一张顾谨言抱着温莹莹离开的背影,但洛韶太熟悉顾谨言,一眼就认出那确确实实是她半月未见的老公。
洛韶和顾谨言当初只领了证,没办婚礼,加上顾谨言从未对外公开过自己已婚,所以除了圈内人,几乎没有人知道顾谨言已经结婚。
洛韶望着手机里顾谨言的背影,怔怔发呆。
不知过去多久,她的手机一震。
洛韶回过神来,发现是沈氏集团旗下的私立医院打来的电话。
“你好,请问是沈太太吗?”
听到‘沈太太’,洛韶微微失神。
“你好,请问能听到吗?”
“不好意思,我是沈太太,请问有什么事吗?”
那端:“沈太太,前段时间沈先生做的体检报告已经出来了,但我们这边没联系上沈先生,可以麻烦沈太太来拿一下体检报告吗?”
“好,我现在过去。”
洛韶换了衣服,从医院打车过去。
-
蕙心医院。
洛韶走到前台:“你好,我来拿体检报告。”
前台站着两个女生:“是沈太太吗?”
洛韶点头。
“您稍等,我这就去取报告。”
一分钟后,前台将报告递给洛韶。
洛韶接过,道了声谢,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轻微的议论声:“你说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是真的假的?沈先生真的出轨了吗?那这个温滢滢,是知三当三呢还是被三了啊?”
“少说闲话!工作还想不想要了!”
洛韶脚步没有停,径直离开。
回到望江别墅,洛韶取出顾谨言的体检报告。
一共三份,其中一份是心脏检测报告。
看到这份报告,洛韶心头猛地一跳。
她的手控制不住轻轻颤抖,抚着报告,眸光一片湿意柔软。
仔仔细细检查完报告的每一项,确定每一项检测都正常,洛韶紧皱的眉心才松开。
放下心脏检测报告,洛韶开始检查其他报告,直到发现关于胃部那一项的相关数据超标。
洛韶脸色难看起来,她知道顾谨言有胃病,所以只要有时间她都会给他煲养胃汤送到公司,只是这两年来,顾谨言几乎从来不吃她做的饭。
可这样下去不行。
洛韶仔仔细细检查完所有报告,确定顾谨言身体没有其他问题,她收起报告,拿起笔和本子,打开电脑,搜索养胃的食谱。
她坐在茶几前,根据顾谨言的口味仔细研究食谱,侧脸认真。
一直到凌晨,客厅的灯仍旧亮着。
-
翌日一大早,洛韶爬起来,先给顾谨言煲养胃汤,再接着做营养餐。
她8点半上班,8点的时候,拎着早餐赶到沈氏集团,为了不引起注意,她走到无人的角落拨通苏城的电话。
那端苏城接到洛韶的电话,下意识看向顾谨言。
顾谨言并没有发现苏城的目光。
苏城侧身接通洛韶的电话:“阮小姐,有什么事吗?”
洛韶忙道:“苏助理,抱歉打扰你了,你现在能不能下来一趟,我做了早餐,想让你带给阿勋。”
苏城心里无奈,洛韶不是第一次拜托他给顾谨言带早餐,但顾谨言一次也没吃过。
苏城不想洛韶白费功夫,他委婉提示洛韶:“阮小姐,沈总已经吃过……”
洛韶直接打断他的话:“苏助理,我昨天拿到阿勋的体检报告,报告显示他的胃病有恶化的风险。”
苏城愣住。
“苏助理,拜托你了。”
“阮小姐,我现在下去。”
苏城赶到楼下,洛韶将早餐塞到他怀里。
“苏助理,不要告诉阿勋这是我带来的,”洛韶深吸了口气,“就说,这是温滢滢让人送来的。”
苏城猛地抬头。
提着洛韶做的早餐,苏城站在总裁办门口,好一会儿才敲响房门。
里头传来顾谨言冷沉的声音:“进来。”
苏城走进去,将早餐放在桌上:“沈总,这是温小姐让人送来的。”
听到‘温小姐’三个字,顾谨言迅速抬起头。
他接过早餐,冷峻的脸露出温柔的笑意,“她竟然还会煲汤?”
见顾谨言丝毫没有怀疑,苏城松了口气,同时一阵怅然。
想到顾谨言对洛韶的厌恶,他终究什么也没说。
顾谨言边吃边拿起手机,给温滢滢发了条短信。
【谢礼我收到了,我很喜欢。】
正在商场的温滢滢收到短信,不由皱眉。
谢礼?
她下意识看向正让工作人员打包起来的袖扣,满头雾水。
L·K的慈善晚会上,她确实因崴了脚被顾谨言救了,也因此,她答应顾谨言会答谢他。
但她的谢礼还在打包,他却说他收到了?
下一秒,顾谨言又发来一条短信:【不过,汤有点淡了。】
汤?
看着短信,温滢滢若有所思。
工作人员打包好袖扣,助理小曼接过礼盒,回到温滢滢身边:“滢滢姐,沈总那么喜欢你,收到这份礼物肯定会很高兴!”
温滢滢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小曼:“滢滢姐,沈总明显就还爱着你,都怪那个姓阮的贱女人,当初要不是她出尔反尔,沈太太哪轮得到她来当!”
温滢滢看了她一眼:“好了小曼,都过去了,不重要。”
见她那么淡然,小曼忍不住问:“滢滢姐,这两年你明明从未忘记过沈总,如今沈总对你也念念不忘,可你为什么对沈总那么冷淡?”
温滢滢轻笑:“小曼,你没谈过恋爱吧?”
“男人啊,都是贱骨头,太轻易得到的东西,在他们眼中一文不值,最后只会弃如敝履……”
看看洛韶不就明白了。
倒贴两年,顾谨言看她一眼了吗?
-
医院里,得知顾谨言都吃完了,洛韶松了口气。
虽是借用了温滢滢的名头,但她不在乎,没有什么比顾谨言的身体更重要。
接下来几天,洛韶如法炮制。
顾谨言丝毫没有察觉,直到温滢滢开发布会那天,顾谨言忽然推了所有的工作前往她的发布会现场。
他没有阻碍她工作,倚在台下安静望着她,眸光如水。
站在顾谨言身后的苏城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发布会结束。
顾谨言直接去了温滢滢的化妆间。
见他来,温滢滢并不惊讶,她起身,从包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礼盒递给顾谨言。
顾谨言挑眉:“这是什么?”
温滢滢:“谢礼。”
闻言,顾谨言露出笑。
然而下一瞬,温滢滢又道:“不过沈先生,你这样过来找我,不太合适,你是有妇之夫,理应避嫌。”
顾谨言皱眉,不满道:“什么意思?这段时间你每天给我送饭,怎么不提避嫌?”
温滢滢往后退了一步:“我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但是顾谨言,我从来没给你送过饭。”
顾谨言瞳孔骤缩:“你说什么?”
温滢滢没接话。
顾谨言忽然大喊:“苏城!”
守在化妆间外的苏城立马进来:“沈总。”
顾谨言:“这段时间的饭,都是谁送来的?”
苏城脸色一变,心道果然。
顾谨言:“说话!”
苏城努了努唇:“是……是阮小姐。”
顾谨言死死盯着苏城,眼底满是狠厉。
苏城冷汗直冒,垂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化妆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是温滢滢的表哥兼经纪人——叶励安。
看见顾谨言,叶励安一顿,下一秒,他看向温滢滢:“滢滢,我们该走了。”
温滢滢瞥了顾谨言一眼,拿起包:“好。”
顾谨言脸色铁青,温滢滢一离开,他抄起手边的东西就朝苏城脑门砸过去。
苏城不敢躲,被砸了个正着。
男人一脸怒色:“你是我的助理还是她的助理,帮着她一起瞒我,你还真是翅膀硬了!”
苏城垂着头:“沈总,阮小姐拿走了你在蕙心医院做的体检报告,发现您的胃病有恶化的迹象……”
“闭嘴!”顾谨言冷眼望着苏城,“再有下次,就收拾东西给我滚!”
-
望江别墅。
洛韶正在思考第二天给顾谨言做的营养餐,外面忽然传来汽鸣声。
她愣了一下,刚站起来别墅的门就被打开了。
顾谨言冷眼望着她。
洛韶不知道发生什么,有些震惊望着突然闯进来的男人:“阿勋……”
顾谨言大步走进客厅,不知翻找着什么,直到看到一份体检报告。
洛韶脸色一白,瞬间反应过来。
顾谨言拿着体检报告,冷冷望着洛韶:“你是不是觉得,你为我做这些,我就会对你改观,对你感激涕零?”
洛韶攥紧拳头,慌忙道:“我没有这么想,我只是希望……”
“够了!”顾谨言一脸恶寒,“你多说一个字都让我觉得恶心。”
“我告诉你洛韶,你就是为我去死,我也只会嫌你脏了我的眼!”
洛韶脸色瞬间一片煞白。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