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念念脑子一嗡。
还没来得及开口,厉墨宸那边已经无情挂断了电话。
呆呆望着泛着冷光的屏幕,她心里发凉。
他明知道自己在外面深夜未归,却一句担忧关心都没有。
“轰!”
惊雷乍响,瓢泼大雨倾盆而落,瞬间浇透了程念念。
冷意顺着冰凉的雨水侵入全身,却抵不过心底涌上的宸……
浑浑噩噩的飘荡回家。
开门的瞬间,属于厉墨宸独特气息的味道扑鼻而来。
程念念顿了瞬,就发现了家里的异样!
鞋柜,卧室,卫生间,衣帽间……
她一间间看过去,其中原本属于厉墨宸的东西,全部消失不见!
“念念,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们都不要分开,不论再怎么生气,也不许离开我们共同的家!”
结婚之初厉墨宸的话言犹在耳,可现在,最先食言的……也是他!
身上最后一丝力量被抽走,程念念这一刻终于彻底崩溃。
她伸手拿起茶几上孤独立着的计分簿,翻到最新页,然后落笔!
“-1”
“-1”
……
一连写了五个,她终是再写不下去,一把将笔砸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滴泪,落在纸上,浸湿,晕染……
这天之后,就像厉墨宸说的一样,他再没有回来过,也没有联系过程念念。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
这天,程念念正在工作,手机突然进来一条短信:
【今天你爸生日,晚上别忘了跟墨宸回来吃饭。】
程念念拿着手机的手微紧。
这段时间太忙,差点忘了爸爸的生日。
可……想到厉墨宸,她眼神黯了黯,末了还是选择拨去了电话。
冰冷的嘟声后,响起男人冷淡的问询:“有事?”
程念念握着手机的手一僵:“今天我爸生日,妈叫我们回去吃饭。”
电话那头,厉墨宸沉默了会儿:“我知道了。”
随即挂断了电话。
时隔一周的联系,最后以不到30秒落幕。
到现在,程念念都想不明白,她和厉墨宸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深吸一口气,按灭屏幕,她强行收敛思绪,继续工作。
直到晚上,程家。
见程念念一个人回来,程母有些惊讶:“怎么就你一个人?”
她抿了抿唇,最后还是不想让父母跟着担心:“他忙,晚点到。”
闻言,程母理解的点了点头,拉着人往屋里走。
这也是程念念第一次对父母说谎,心里松了口气。
直到晚饭做好,厉墨宸才姗姗来迟。
饭桌上,程母看着分坐桌子两边,也不说话的两个人,轻声问:“你们最近怎么样?”
程念念心一跳,刚要回答挺好
旁边的厉墨宸先一步开了口:“我们分居了。”
餐桌上顿时陷入寂静。
之后的时间里,程念念甚至不敢抬头去看爸妈的表情。
压抑的用完这顿饭,两人离开程家。
院外,目送爸妈关上门后,程念念才看向身旁的男人。
“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分居的事情告诉爸妈?”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
厉墨宸的态度,点燃了程念念一直压抑的怒气:“可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现在知道了该有多担心?”
“既然你怕他们担心,为什么还非要跟我吵架?”
说到这儿,厉墨宸也有些恼火:“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只会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
程念念心中一阵刺痛,声音沙哑:“厉墨宸,我们俩究竟是谁变了?”
像是被这话刺到,厉墨宸彻底冷下了脸:“你还有完没完了程念念?!这日子能过你就过,不能过,那就离!”

离婚这话一出口,厉墨宸跟程念念两人都愣住了。
程念念茫然抬眼看着厉墨宸,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攥着手,强压下喉咙里的颤抖,哑声问:“你刚刚……说什么?”
男人却没回,直接转身上了黑色保时捷。
只听引擎轰鸣,车子从身旁无情的飞驰而去……
程念念站在原地,只觉得吹来的风都是冷的。
宸冷中,她也不得不接受刚刚发生的一切。
不得不清楚的告诉自己,就在刚才,厉墨宸亲口说出了——离婚!
这一刻,程念念只觉得心像被人紧攥着般,喘不过气。
身后的院灯突然亮起。
程念念身子一僵,明明身后就是自己的家,却不敢回头,生怕被父母看穿!
最后,她只能僵硬着背脊,一步一步往前走,直至没入黑暗……
回到家。
程念念深深凝视着客厅里墙壁上最醒目的婚纱照挂画,目光哀恸。
末了,她沉默地爬上梯子,将其取下,小心翼翼的卷起,锁进抽屉里。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世科公司派了代表律师团来嘉行签订最后合约。
作为嘉行首席法顾,程念念强打起精神画了个淡妆来到会议现场。
一进门,程念念霎时一僵。
只见一身西装革履的厉依誮墨宸背对她而坐。
这个案子不是他负责,她也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视线落到男人身旁的夏穗,程念念喉咙里溢上几分苦涩。
他对那个小实习律师,还真是“关照有加”啊……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紧紧抿了抿唇,程念念藏匿住心绪,冷静走到厉墨宸对面坐下。
男人闻言只淡淡朝她瞥了一眼过来,就收回视线。
“程小姐客气,是我们来早了。”
夏穗身着干练的紧身西装,娇丽的脸上挂着谦逊的笑容。
程念念没有说话,接过助手递来的资料,恰巧看到夏穗与厉墨宸两人相视一笑的画面。
她倏地仓惶低下头,一页页的去翻阅检查文件,脸色却渐渐泛了白。
等资料全部翻阅检查无误,程念念将文件递给首位上坐着的老总。
直到合约签署完成,所有人都离开,她才终于卸下伪装,重重跌坐回座位上。
突然,门重新被推开。
厉墨宸去而复返,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眉心微皱:“你怎么了?”
程念念强忍着目眩淡淡道:“低血糖,坐一下就好了。”
闻言,厉墨宸绕过桌子来到程念念面前,伸手在她额头上一碰,脸色阴沉。
“程念念,你说一句实话会死吗?”
话落,他直接将人拽起,揽着她腰就往外走。
“你发烧了,我送你去医院。”
程念念靠在男人久违的怀里,心口泛涩。
厉墨宸,还是关心她的……
不想两人刚到停车场,身后突然传出夏穗的声音:“师哥!”
夏穗小跑着来到两人身边,她看也不看程念念,浅笑的眼睛定定看着厉墨宸。
“师哥!你有东西落在我这了。”
说着,她缓缓摊开手掌。
在厉墨宸怀里的程念念下意识看过去,脑袋却瞬间像是被重锤凿了一下,嗡嗡作响。
夏穗掌心里的,赫然是那枚本该戴在厉墨宸手上的……婚戒!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