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过完结婚纪念日,就可以过你的生日了。”

陆寅生恍然,他的生日就快要到了。

过去每一年的生日,姜瑶都会很隆重的举办。

但这次……

陆寅生闭上眼,眼角流下一行泪。

他的阿瑶,不要他了。

另一边,在谷子鹤说完话之后,化妆室内就陷入了安静。

姜瑶神情微愕,好久都没反应过来。

她从没见过谷子鹤这么认真严肃的模样。

她心里微微一动,直觉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可还没来得及开口,谷子鹤先别开眼去,笑着摆了摆手:“我开玩笑的,你别真当真了。”

“行了,你换衣服吧,我出去等你。”

说完,他就站起来转身离开了化妆室。

等姜瑶换好衣服走出去时,谷子鹤又恢复到平时的模样,笑着夸她:“娶到阿瑶,我三生有幸。”

他没再提起刚才的事,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可他的话仍在姜瑶心里泛起一湾涟漪。

等宴会结束,已经很晚。

姜瑶回更衣室换回常服后没有立刻走。

她疲惫地坐在沙发上,目光不自觉就落在了被丢到一旁的,沾染着血迹的婚纱上。

这婚纱是三年前,她找设计师设计,亲自盯着完工的。

当时她设计这件婚纱,心里满怀着对自己和陆寅生的婚礼的期待。

那时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穿着这件婚纱嫁给另一个人。

刚才在宴会上,有很多人在小声的议论着,说她姜瑶果然还和以前一个样,冷酷无情,连新郎都能说换就换,真可怕。

姜瑶听见了,却只当做没听见。

谁又知道她心里的疼?

那是她爱了十几年的人,她和陆寅生的人生交织了整整二十三年,就像是两股线缝在同一块绣布上。

她放弃他,就像从自己的身上生生割下来一部分。

但她不能不这么做。

姜瑶久久回神,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她盯着婚纱,忽然,她拿起剪刀,在婚纱上狠狠割开了一道口子。

======第16章======

不知怎么,姜瑶竟感觉到一丝痛快。

她犹豫一瞬,再次下手。

一时间,屋内只剩下布料撕裂的沙沙声。

等谷子鹤推门而进时,那件七位数的精致婚纱已经成了一地狼藉。

他哑言了半晌,才故作轻松的开起玩笑:“阿瑶,我突然有点后悔娶你了,你这哪里是贤妻良母,分明是败家女人。”

他本意是想逗姜瑶笑笑的。

却不想下一秒,她忽然双手掩面,痛哭出声。

她哭声不大,却嘶哑着嗓子,撕心裂肺。

谷子鹤明白她憋了太久,从醒来后到现在三个月,无论是陆寅生的态度,还是易婧月的存在,其实都让她伤心。

她是姜瑶,她能在所有人面前维持坚强,能在所有人异样的目光中坦然更换新郎,甚至面对易婧月都能安然处之。

但这不代表她不疼。

“阿瑶……”谷子鹤脸色一变,想也不想就伸手将姜瑶拥进了怀中。

他得承认,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甚至算的上卑劣。

他比谁都清楚,今天的婚礼不过是权宜之计,他得保持距离。

可他真的看不得姜瑶这样难过。

趁虚而入也好,被人戳脊梁骨也好,在姜瑶放弃陆寅生选择他的那一刻,他便知道,他藏了十几年的爱恋有一天将会曝光,再也不是秘密。

是陆寅生不珍惜她的,不是他要这样的。

谷子鹤一遍遍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试图减轻自己的负罪感。

不知过了多久,怀中姜瑶的颤抖才慢慢减轻。

谷子鹤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哄着说:“好了,早知道你嫁给我这么委屈,我就是被打死也不娶你。”

姜瑶用力在他肩上一锤:“少贫嘴。”

知道她这是哭出来后心情好一点了,谷子鹤扬起笑,握住她双肩将她从怀里拉起来,突然说:“阿瑶,你想不想骑摩托?”

姜瑶脸上的表情滞了一瞬:“……什么?”

半小时后,国道北的封闭道路。

机车的引擎在耳边轰隆作响。

姜瑶带着头盔,双手揽住谷子鹤的腰身,听见前面那人闷在头盔的声音传来:“阿瑶,抓好了吗?”

姜瑶点点头:“抓好了。”

谷子鹤深吸了口气,太近了,这距离……太近了。

他极力忽略掉后背上软绵的触感,转了下把手:“可得抓紧啦——”

话没说完,机车骤然向前冲去,余下的话音被风拉成长条。

姜瑶吓了一跳,双手下意识搂的更紧。

她一颗心突突直跳,想要跳出胸口。

“谷子鹤……”她后悔了,她就不该一时冲动答应谷子鹤来玩这么危险的东西。

然而这时,谷子鹤大喊:“姜瑶,睁开眼睛!”

他怎么知道自己闭眼睛了?

姜瑶不多想,顺着他的话睁开双眼。

只见高陡的山路之下,城市的高楼堆在一起,灯光星星点点,像灿烂的星空,美不胜收。

她被眼前的美景震惊到,一时间,什么疾速的机车,什么呼啸的风,全都听不见了。

车开到山顶才停下来。

谷子鹤熄了引擎,一只脚撑地,乘着机车和姜瑶的重量,然后抬起头盔挡板,回头笑着看向姜瑶:“怎么样?”

姜瑶喘着气,还愣愣的:“谷子鹤,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喜欢骑机车了。”

这样美丽的景色,就算是她,也会忍不住流连忘返。

谷子鹤唇边笑意扩大,颇有些自豪:“我就知道你会喜欢。从前我说要带你来玩,你总是不肯,现在后悔了吧?”

姜瑶点点头。

从前的她循规蹈矩,胆子虽然不算小,却也不敢碰这些高危的活动。

谷子鹤见她看得痴迷,没再出声打扰。

静静的山谷上,姜瑶看着夜景,谷子鹤看着她。

这幅景象,谷子鹤不知道想象了多少次。

他自己也没想到,还会有实现的一天。

姜瑶从不知道人还能活得这样恣意潇洒,她心中一动,突然转过头看向谷子鹤,想说什么。

不想,谷子鹤正巧伸手过来,捏住了她的下颌。

姜瑶一怔:“子鹤……”

谷子鹤没有让她把话说完——

他俯下身来,准确无误地吻上了她的唇。

======第17章======

四周在一瞬变得静悄悄的。

姜瑶怔怔睁着眼睛,大脑一片空白,只听得到胸口里一声比一声更强烈的心跳声。

不过几秒,谷子鹤离开她的唇。

她以为这就结束了,却听他不满地咂了下舌,说:“谁教你接吻睁眼的?”

然后他一手盖住她的眼睛,另一只手箍住她的腰,再次吻了下来。

这次,吻持续了很久。

直到姜瑶快喘不上气,面色绯红,谷子鹤才缓缓松开了她。

可他箍在她腰上的手却没拿开。

两人鼻尖碰鼻尖,他看着她,很久,他突然叹了口气:“我后悔了。”

姜瑶心一跳:“后悔什么……和我结婚?”

闻言,谷子鹤笑起来,笑得浑身都在颤。

笑完了,他说:“想什么呢?你后悔了我都不会后悔。”

“我后悔的是,当时在化妆间,我说那句话是开玩笑的,让你别当真。”

那句话?哪句话?

姜瑶回想着,突然想到什么,伸手就去推谷子鹤。

谷子鹤知道她想起来了,哪肯放她走,手上更用力将她往自己怀里带。

然后他低了声音,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眼睛:“阿瑶,我后悔了……你还是试试,试着爱上我,行吗?”

“如果你爱上我,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一个全世界,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秘密。

姜瑶的心跳就这样被看得少了一拍。

她仓促地移开眼,深呼吸着没回答。

半晌,她再次推了推他的肩:“子鹤,你先放开我。”

谷子鹤依言照做,然后靠在机车座上,饶有兴趣地等着姜瑶的回答。

这不能怪他,他是个贪婪的人。

从前他一直压着,是不想破坏和陆寅生,和姜瑶的友谊。

但现在,这个秘密被打开了一道口子,他便再也忍不住,总想着拥有更多。

人之本性如此,这不能怪他。

而姜瑶侧过身避开他的眼光,站在夏日夜晚的凉风中许久,才缓缓转过头来:“子鹤,我……”

“我知道,这事急不得。”谷子鹤抢先开口。

他知道姜瑶心中想的一切,也知道她难以开口,所以他帮她说:“我可以等,阿瑶,只要你愿意给我个机会,我可以等。”

他语气并不急切,可他重复着那一句,是怕姜瑶不答应。

姜瑶凝视着他,说不清楚心底到底是什么感觉。

可面对着他那样的目光,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