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欣冉把杯子掀开一脸痛苦地亲上他的脸颊。

不!只要能和你在一起起床这困难都不放在眼里!”

霍屿琛开怀大笑,她抱得更紧。

“要我们还在对方身边,什么苦难都打倒我们!”

“好!”

她前的世界逐渐清晰霍屿琛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熟悉的眼神让纪欣冉一时恍惚。

猛然坐起来抱住他,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

“霍屿琛。”

霍屿琛猝不及防地被抱住,一时无措。他僵硬地伸手抱住她的头。他不确定她是在喊现在的他还是眼前的他。

“小冉,我一直在。”

纪欣冉道这不是他,可是她舍不得离开这个安心的怀抱。

良,她停止啜泣,松开他的怀抱。

“谢谢你,有推开我,还有送我来医院。”

霍屿琛不自主地握了握刚碰过她的手,看着她泛红涟漪的眼睛,满是怜惜。

“说过你不用和我道谢,我心甘情愿。”

纪欣冉知道他的心意,可是他这么好她总归是配不上的。

她找了个话头岔开这个话。

“我昏迷前还看见陈午君了,他人呢?”

“应该还在学校处理后面的情。”

纪欣冉叹息一口,心里的愧疚越越多。

“是我拖累你们了,影响你们学习了。”

霍屿琛一转柔,用严肃的神情看着她。

“听我说你没做错任何事情你不用愧疚也不需要自责你只要做你自己,其他的事情我们会帮你决。”

纪欣冉心里一暖,好不容易控住的眼泪差不点又决堤了。她深吸一口,决了一个事情。

“霍屿琛,我决定了”

霍屿琛挑眉看向她,示意她继说。

她笃定地和他对视。

“刘艺不是要和竞争吗?我接受她挑战!”

第27章

送纪欣冉回家之后,霍屿琛也回家了。

“嗒”门开了。

霍屿琛推门而入。

房间里一片黑暗,没一丝光亮。他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霎房间里余晖映入,金乌一片。

房间内贴满了纪欣冉的照片。正面的侧面的背面的应有尽有。

而大多数是拍的。

屋子中央还拜访了一个大白板,上面覆盖了一层纱布。

屿琛走向白板,扯开白布。

上的内容全部显露。

第一行它的总标题:‘孤岛’计划

最中央的是纪欣冉的照片,陈午君,江轻轻,母亲与她亲近的同学都被贴上去包围她。

江轻轻和同学的照上被划上了一个超大的红色叉。

最下面的字标着他的目的:让小冉重新爱上我,她自愿跟我走,让她离不开我。

他满意地看着整个脉络。

最后把手指到陈午的照片上,他眼里满是疯狂与喜悦。

“下一个就到你了。”

……

学校那边。

陈午君独自去保安处查监控,把纪欣冉被殴打的视频截取下来,一个个记住参与者的名字。

他拿出手机,给给他的父亲拨过去电话。

不到几秒,电话被对面接通了。

“喂,儿子,怎么了?”

陈午君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边的晚霞。

“爸,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我需要处理学校里的几个臭虫。”

对面沉默一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纪欣冉家里的事被恶意传播了,她被全校人辱骂排挤。今天以为一点小矛盾,她被班级数十个人群殴,”陈午君顿了顿,眼里的怒其重新被点燃,声音有点哽咽。“她的衣服差点被撕破,旁边人都在看着她,没一个人上前帮她,打她的人像疯了一……”

陈父叹出一口气,“放心,这件事我绝对负责到底,欣冉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绝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

“谢谢爸!”

挂完电话,陈午君再也抑制不住哭了起来。

骄傲张扬的少年折弯了腰,不仅是对他没有保护好自己心爱女孩的无能为力,也是对这个黑暗的世界初次触碰的痛苦。

他用性命爱护的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点点枯萎。“叮铃铃”放学铃声响了

班级里面沉默一遍,大家都在赶快收拾东西,早点离开教室。

陈午带着篮球队的队走到一班,把前后门全部堵死

每个球员的手上拿一份花名册。

上面名字的全部拦截,不准让他们出教室一步。

“你们凭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

“是啊!”

“你这犯法了知道吗!”

几个刺头一唱一和开始挑衅他们。

陈午君一言不发到多媒体面前插入一个u盘。

下面的人还在囔囔。

“陈午君,放我们走,你别发疯!”

“那个杀犯女儿是你什么人啊!你干嘛护着她!”

“是!她不会是勾搭上你了?”

陈午君在电脑上操作了几下,哼一声。

点击enter键。

布上出现了他们殴打纪欣冉的视频。

所有人脸色一下失去了眼色。

“干,干什么?”

“这个频我会交给警察的,你们所作所为都是要付出代价。”

陈午君扫视台下所有人,露出一个微笑。“你们再好好感受一下教室的氛围吧,成年的你们牢里再见,未成年的你们管教所见。”

娇不屑地看着他。“我爸爸是警察局副局长,就你还想把我们送去牢里?”

“哦~是吗?”陈午君大笑,“那就看谁的关更硬。”

他的笑声让所有人都心里一颤。

第28章

清晨时,曙光剪开苍穹,大地上的一切正准备迎接一个崭新的一天,此时,人们正睡眼惺忪地起床,为一天做准备。

还像往常一样,陈午君在楼下等纪欣冉,纪欣冉穿了一条高领的衣服套在校服里面,遮住淤青。脸上还贴这几个可爱的创口贴。

纪欣冉把纪母做的包子拿给陈午君,陈午把牛奶递给她,还有一个热鸡蛋。

“今天怎么这么大方,还给带鸡蛋吃!”

“笨蛋,这是给你消肿用的,你额头上的包像头上长犄角一样。”

纪欣冉打了他一掌,“你说谁张犄角!”

“谁打我我说谁。”

“滚!”纪欣冉气急败坏。

到教室后,她看空了一片的座位愣了愣。

“这是什么情况?换教室不告诉我们?”

陈午君神秘一笑,“秘密。”

纪欣冉分疑惑。

两节课后,刘艺红着眼出现在门口。

“报告。”

上课老师让她先回座位。

路过纪欣冉后还狠狠瞥了一眼她还有陈午君。

纪欣冉更加疑惑了。

下课后,纪欣冉和陈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