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止年救她,所以她倾尽所有,用一生来报答。
而若不是李宸羿,自己早就被民众赶出长安,不知死在何处了。
她没什么能报答他的,只有这一条命,换他活着!
阮静倒在地上,眼前被血雾染红,唯有故止年一张冷面,好不清晰……
故止年没料想到一向听从自己的阮静,会以身救另一个男人!
他心底一窒,将业火收回。
被推到一旁的李宸羿忙施法护住阮静的心脉,可她体内的仙魂已然受损,再无法修复……
故止年眸色一凉,挥手间,阮静便到了他怀中。
怀里的人儿轻如蝉翼,仿佛一碰就会碎掉。
李宸羿神色沉郁:“北太帝君既要带她走,那便记着,日后切莫再令阮静伤心。”
故止年看向李宸依誮羿,眸色冰凉:“轮不到你教本君如何待她。”
话落,他抱着阮静便原地消失。
李宸羿缓缓站起身,他望着两人离开的地方,心底不知为何有些不适。
生死由命,更何况自己与阮静不过萍水,她为何要以命相救?
……
桃止仙山长生池,为疗伤之地。
阮静醒来之时,整个人正浸泡其中。
她……竟是没死,还被带回了桃止仙山……
桃止山上的桃花飘落在池水中,带着淡淡的香气。
拈起花瓣,阮静意识到,那一场万里琼花的幻术终于解除了!
她沉默了瞬,起身朝着九宫殿而去。
阮静一身湿淋淋的白衣,长发凌乱,来往宫婢见此皆面露异色,她却浑然不觉。
九宫殿。
阮静刚到殿门口,就清晰地听到里面的对话。
“帝君为何要带阮静回来?莫不是喜欢上了她?”
阮静顿住脚步,心悬在半空。
就听到故止年熟悉地嗓音响起:“阿瑶,本君的话一直作数,此生只你一人。”
好一个此生只你一人!
阮静身体一晃,差点就栽倒在地。
她紧掐着掌心,勉强自己镇定,可泪水还是顺着脸颊滑落。
不该奢望的!
阮静想,她此刻该想的,只有自己的孩儿!
她正要叩门,却听苏瑶问:“那阮静之子该当如何处置?”
“阮静不过是妖,她生的孩子怎配做本君之子?本君已让昱律将其丢下天界。”
故止年冰冷的话语如雷震响在阮静耳畔,她只觉脑中“轰”得一声,而后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她一把推开门,看着殿内的两个人,眼神黯淡。
故止年看着她嘴角的血,和眼中的悲楚,不知为何心底一痛。
“不在长生池养伤,来这里作甚?”他冷声道。
阮静赤脚一步步走进大殿,猩红的眼盯着这个她一直追随的男人,只觉陌生。
“你说的可是真的?”她质问道。
故止年冷眸微起波澜,转瞬被掩盖:“自然。”
听到答案的那一刻,阮静全身血液倒流,再也说不出什么。
妖力所剩无几,可是此刻,她还是用尽所有妖力,凝结成一根妖鞭,朝着故止年挥去!
“将我的孩子还回来!”她眼底夹杂着泪,声嘶力竭。
故止年不察,脸被伤到,刺痛传来,他有些震惊。
他从未想过阮静会对自己动手,怒气随即而起,一掌仙力毫不留情挥出!
阮静被击中,重重跌落在地,妖鞭也被震碎。
她满身狼狈,却还是死死盯着故止年。
阮静好恨,恨自己无用……
三年怀胎,如今她却连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晓,便失去了……
“大胆妖孽!帝君救你度过天劫,你竟恩将仇报,出手伤他。”
故止年身旁的苏瑶抬起手,一把琼花扇锋利如刀,直逼阮静的脖颈。
阮静早已无力躲闪,她闭上眼,决心赴死!
眼看琼花扇朝着阮静而去,故止年心下一沉,悄然出手。
就见琼花扇变了轨迹,顺势朝着阮静的脸颊划去。
“嘶——!”
阮静脸颊灼痛一片,却也逃过一命。
苏瑶没想到琼花扇会变轨迹,狭眸闪过一抹疑惑,但很快便掩盖住了:“若非看在你替我陪伴帝君近三千年,我今日定取你性命!”
阮静费力抬头,侧脸一道刺目的血痕让人心惊。
“苏瑶上神,同为女子,你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孩子,试问若是你的孩子遭此劫难,你该如何?”
苏瑶挥袖,美目闪过一抹嘲讽:“你一小妖,怎能与我花神相提并论?!”
阮静浑身一震,她看向一边一直未有言语的故止年,恍然顿悟!
她是妖,生的孩子也是妖。
妖物,怎么配的上故止年堂堂北太帝君!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