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迟疑着最终还是如他所言将相机打开,对准他。

故止年扬起棒球棍,朝着镜头扯了一抹笑。

下一刻,他抬手狠狠朝人物画像狠狠砸过去!

一幅画、两幅画、三幅画……

然后是整间画室。

他毁掉了安凝所有的画。

整个人阴沉得仿若地狱爬上来的恶魔。

将最后一幅带有季洲影子的油画毁得一干二净后,他面无表情地开口。

“将录好的视频发给安凝。”

第25章

收到视频时,安凝才刚回到家。

手机屏幕上显示故止年发来了一条视频,她满心都是烦躁,根本不想多看一眼,但在退出之前却看见了缩略图上的熟悉背景。

她看清,是她的画室!

视频在手机里播放,她亲眼看着故止年慢条斯理地毁掉了她的画室。

他一下又一下地砸在画布上,如同一下又一下砸在她的心上。

如同雷击般,她的脸色变得惨白。

胸腔处因为大口呼吸而剧烈起伏着。

她的眼眶一点点红起来。

“怎么了?”跟在她身后的唐云星察觉出不对劲,拧起眉头问了一句。

下一瞬在看见她手机上正在播放的视频时脸色霎时一变。

唐云星瞪圆双眼,脱口大骂:“疯子。”

是疯子。

安凝抿紧唇,将手机收好,径直拿上车钥匙就往外走去。

但很快,她思绪渐渐平静下来,不行,她不能被故止年影响乱了阵脚。

安凝手里的力道一点点松懈下来,手中的车钥匙掉落在地。

唐云星紧张的心悄然落下,搀扶着她进去休息。

安凝直接将那则视频从手机上删除。

眼不见为净。

那头。

没能等到回复的故止年脸色更为难看起来。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手机上消息的已读标志,神色是显而易见的烦躁。

她的已读不回,更显得他做的这一切像是个笑话。

故止年狠狠将手机摔在墙壁上。

机身四分五裂。

“好,好得很!”

他冷笑一声,眼里升起的是比之前更可怕的偏执。

这天。

天上阴云密布,黑云裹挟着压抑铺天盖地袭来。

安凝出门时总觉得心里闷堵得过分。

唐云星陪在她身旁,眼里盛着一抹难以言喻的复杂。

“姐姐,要不别去了?”唐云星没有启动车。

可安凝看看窗外黑压压的乌云,最终还是垂下眼眸开口:“去吧,我也该去看看他了。”

今天,是季洲的忌日。

三年间,她活在自欺欺人的世界里,没有去看过他一次。

安凝总觉得,不去看他好像就能认为他还活着。

可故止年终究不是季洲。

季洲死了,他已经不在了。

安凝突然想去看看他了,她想他会不会怪她没去看过他。

车辆启动,朝着墓园的方向开去。

正在这时,只见面前突然驶来一辆失控的大货车!

逆行朝着他们的车狠狠撞过来!

“姐姐!小心!”唐云星惊呼出声,将方向盘急打。

但还是晚了!

轰隆一声巨响!雷声伴随着撞击的声音同时响起,闪电从天空降下。

大雨哗啦啦落下,冲刷着在地面上,雨水缓缓伴随着鲜红的血迹蔓延在整个马路上!

紧接着而来的是尖锐的急救车声。

半个小时后。

接到通知的故止年是第一个赶到急救室门口的。

他的神色间透着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紧张:“怎么回事?”

“车祸原因还在调查,但医生说现在安小姐的情况很危险!”助理神色紧绷告知情况。

故止年的心脏紧紧收缩,他的视线凝视在紧闭的手术室大门上。

安凝,你最好给我好好活着!

他想要给她的报复还没有开始,她怎么能这么轻易死去!

但就在下一刻,一个护士匆匆来到他的身边。

“席总!不好了!沈小姐刚刚病发送进急救室了!”

故止年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走廊两个尽头的急救室都响起红灯。

故止年在沉凝片刻,还是踏步去了沈嫣然的手术室门前。

“血库告急!安小姐和沈小姐的血型相同,现在只有抢救一个人的量。”

“席总,您想优先救哪个?”

第26章

故止年漠然片刻,缓缓启唇。

“救嫣然。”

他的话被原封不动地传达到了急救室内的沈嫣然耳里。

她躺在手术台上,唇角勾起笑意来。

血包被拿过来的那瞬间,被她直接割开倒在了地上。

神色间哪有半分需要抢救的模样?

“你确定找的人不知道是谁让他去撞安凝的?”沈嫣然神色间透着凶狠。

嫉恨将她整张脸都变得扭曲。

一旁的男人笑了笑:“当然了,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没人会知道安凝的车祸是人为,只会认定是意外。”

听见这话,她才松了口气,过去拉住站在身旁的白大褂医生的手:“不过这下,你相信故止年肯定是对我有感情的了吧?”

周明立在一旁,抬手就抚摸着她的脸颊,神色透着笑意。

“信了,安小姐肚子里可还怀着他的孩子,他都能毫不犹豫放弃,看来他是真的爱你。”

“怎么,吃醋了?”沈嫣然纤纤玉指挑逗着周明的喉结,笑意渐深,仰头吻了过去,“你放心,我始终是你的,等我成功嫁给他,咱们转移到足够多的财产,到时候我就用肾衰竭假死,我们就可以去国外逍遥快活。”

周明的手指一点点脱下沈嫣然的衣服,双唇在她锁骨间流连,唇角笑意渐浓。

“但我还是很好奇,你留在故止年身边,岂不是能当一辈子的豪门太太?”

沈嫣然捧着周明的脸颊,再次主动献上一吻。

“你怎么能这么想?亲爱的,我说过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那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为了利用我给你做假病历呢?你可要知道,我给你开的这个假病历会让我断送前程,到时候你要是抛弃我去给故止年当一辈子的席夫人,我岂不是很亏?”

周明眸色眯起看她。

沈嫣然浑身一僵,眼里闪过一丝阴狠,但很快她又浮现笑意安抚着面前的男人:“怎么会呢?周医生,我对你是真心的。”

美人在怀的挑逗,周明再也控制不住,将人直接压在手术台上,俯身而下。

自然也就没注意到沈嫣然脸上的笑意瞬间褪去,只剩漠然不屑。

蠢货。

一个小有名气的医生哪里值得她献出一辈子。

他猜测得没有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