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绝望的时候,都能冷漠的答应分手,可在知道她为自己做的这些之后,就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扼住他的心脏,让他难受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终于忍不住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停留在沈惠惠的号码上,刚要拨出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霍廷,教授找你有事。”

霍廷顿住,终是把手机收了回去,转身往教学楼走去。

第二天上午,他终于忙完,刚要直接去外语系找人,却在路上接到了沈惠惠打来的电话。

看见手机上闪动着她的名字,几天来心脏处空了一块的地方仿佛瞬间被什么东西填满,他立马划动接听。

刚要开口,电话那头却传来女孩飘渺平静的声音。

“霍廷,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他蹙了蹙眉,喉头一紧,“什么?”

“我本来以为我该恨你的,但事到如今才发现,我根本恨不起来。”

“你可能都忘记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天台,那天阳光很好,只看一眼,你就走进了我心里,你的一句只有让自己优秀,才能拥有不被伤害的资本,让我努力至今。”

“霍廷,我喜欢你,比你知道的时间还要久,比你知道的喜欢还要多,我本以为我能喜欢你一辈子。”她说着说着轻笑了一声,“但是,是我错了,所以,就让我们的记忆停留在这里吧。”

“在我心里,你还是我第一次遇见的霍廷,永远干净阳光,刻在我心里,印在我十九岁的青春里,从今往后,我仍然会努力成为更优秀的人,但,不再是为你了。”

霍廷,我不后悔喜欢过你,但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喜欢你了。

祝你一生坦荡,万丈荣光。

而我们,再也不见了。

说完,她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机场,沈惠惠将手机关机,毫不犹豫的走向检票口。

而霍廷盯着灭掉的手机,心里头一次如此慌乱,他想要再打过去问清楚,却发现她已经关机!

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他直接拨通霍安安的号码。

“沈惠惠呢?我要见她,她在哪儿!”他声音抖得厉害。

那头,霍安安的声音平静如水:“你见不到她。”

霍廷狠狠一怔,刚要开口,却听到霍安安的话一字一句传来。

“惠惠申请了当交换生的名额,早就出发去国外了。”

第十三章

“惠惠申请了当交换生的名额,早就已经出发去国外了,现在应该已经上飞机了。”

霍安安的话一字一句,刺痛了霍廷的心。

“哥哥,你知道吗?这两年来,惠惠一直是我们外语系雷打不动的专业第一名,我们学院所有的老师都特别喜欢她。这次的交换生名额,全系只有一个,老师把这个名额给了惠惠,足以证明她的优秀。”

“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辅导员一开始和惠惠提出国交换的事情时,她其实是拒绝了的。老师一直不明白像惠惠这样循规蹈矩的乖乖女,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名额。但是我知道,她这么做都是为了想要留在你身边。”

“能以全额奖学金去全球顶尖的大学学府交换,是惠惠一直以来的梦想,但她却因为你放弃了。”

“惠惠回绝老师的那天,是你在学校打架的第二天,虽然放弃出国留学的原因惠惠没有和我明说,但我想,除了你,没有人能让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毕竟,惠惠的父母也早就不在人世了。”

听到这里,霍廷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在学校打架的第二天……不就是他们之间的那一夜之后吗……?

霍廷以前总觉得,世界上没有真的感同身受,但沈惠惠每次在他身侧轻声安慰的时候,他总能在沈惠惠的身上嗅到一丝同类的气息,仿佛沈惠惠真的能读懂他的所思所想。

原来,是因为沈惠惠和他一样,也失去了父母。

霍廷一言不发,但电话那头,霍安安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作为惠惠最好的朋友,我是最明白惠惠到底有多喜欢你的人。因为你是我哥哥,所以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在尽我所能的去帮你说好话。但是,哥哥,我真的觉得你这次有点过分了。”

“无论你是出于什么原因,你都不该把惠惠对你的真心玩弄于股掌之间。从高一那年在天台遇见你开始,她偷偷地喜欢了你整整五年,对你那么那么好,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惠惠那么漂亮,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哪怕性子文静了些,但也不乏追求者。她不是只有你,但她却为了你拒绝了所有人,甚至她还总是觉得自己不够优秀,不能与你相配。”

“哥哥,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对你的感情生活说过什么,但不代表我就认同你的做法。就算你说你不知道霍雅那天来了,那沈云染呢?那霍雅呢?你敢说你和她们什么都没有吗?我真的对你很失望。”

“总之,这一次我是坚决的站在惠惠这边的。你不要再去影响她的生活了,她的事情我也不会告诉你,就像你之前说的那样,既然分手了就好聚好散,别再去纠缠了。”

说完,霍安安便挂断了电话。

霍廷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感觉有满腹的话想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茫然地张了张口,复而又再次拨打了沈惠惠的电话。

连霍廷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握住手机的手竟然有些微微地颤抖。

这一次,电话那端传来的不再是关机提示音,而是无法接通,无论霍廷拨打了多少次都是如此。

霍廷垂下了手,有一种失去了全世界的茫然失措感。

沈惠惠居然,把他拉黑了。

所以这一次,她是真的决定要放弃他了……?

第十四章

沈惠惠和他说分手时那些决绝地语句还在他脑子里盘桓。

“霍廷,我喜欢你,比你知道的时间还要久,我本以为我能喜欢你一辈子,但是……我太累了,所以,就让我们的记忆停留在这里吧。”

想到电话那头,沈惠惠脸上可能会出现的受伤情绪,霍廷的心竟然不可控地抽痛了一下。

原来,他比他想的还要喜欢沈惠惠。

霍廷不得不承认,和沈惠惠在一起的这一个多月,他早就被她给打动了。

她的示弱,她的深情,她的贴心,这些都是霍廷在其他的女孩身上所没有感受过的。

而正是这些东西,成了对付霍廷最好的利器。他早就在沈惠惠的一次次温柔中,褪去了那层漫不经心的外壳,向她缴械投降。

其实,自从上次在KTV,程幸提起沈惠惠是他们高中同班同学的时候,霍廷就想起了当年在学校天台和沈惠惠的那次见面。

霍廷并非真的不记得沈惠惠和他高中是一个班的同学,只是因为沈惠惠现在的形象和高中时期相差太大,他实在是难以把这两个形象联系在一起。

因为哪怕同班了三年,沈惠惠和霍廷的交集也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他们联系最多的时刻,可能就是高中三年年级排行榜的排名。

他们二人身为文科班重点班的翘楚,他们的名字总是一前一后的出现在年级排行榜的最前端。

刚刚霍安安说,他从来都不知道沈惠惠究竟有多优秀,这句话其实是说错了的,否则他又怎么会知道沈惠惠是乖乖女呢。

霍廷一直知道沈惠惠究竟有多优秀,从高一开始,她就是年级第一雷打不动的人选。

那个每天穿着洗得发黄的校服、留着有些滑稽的蘑菇头的内向女生,在霍廷的印象里,好像眼睛里只有学习这一件事。

所以霍廷怎么也没想到,沈惠惠竟然偷偷的暗恋了他那么多年。

他还以为沈惠惠这种乖乖女唯一的爱好就是学习,没想到竟然也会暗恋他这种看起来有些坏的风云人物。

虽然霍廷的那些漫不经心,那些吊儿郎当,其实都是他的保护色而已。但霍廷早已习惯了外界对他层出不迭的、褒贬不一的评价。

他是京大法学院的尖子生,更是京大花名在外的放荡公子,霍廷从来不为他的任何传言解释,因为他根本不在乎。

他所在意的深爱的人早就已经离他而去了,他敬爱的父亲,深爱的母亲,接连将他抛在了这个世界上。

霍廷爱他们,也恨他们。

恨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的残忍,嘴上说着永远不会离开他,会爱他一辈子,可还是被流言蜚语所打倒,选择自我了断离开了他的身边。

如今,又有一个曾对他许诺过永远的人离开了他。

他是该恨的,恨为什么有人再次对他许下承诺,又再次食言。

但……这一次,霍廷终于意识到,是他错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