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风澈却看也不看,径直要走:“不了,臣在栖音楼吃过了。”
魏玉凰心口收紧,急忙叫住他:“外面的菜怎能与家常菜相比,好歹吃两口。”
她正准备告诉他这些事自己亲手做的。
却见赵风澈目光扫视过桌上菜品。
嗤笑一声:“这种狗食一般的家常菜,确实不能与栖音楼的佳肴相比。”第3章
膳厅内寂静无声。
气氛好似在这话中瞬间凝固。
魏玉凰僵住,脸色煞白。
她知道自己初次下厨,卖相并不佳,可是他竟说是狗食……
一旁侍女忿忿不平:“这可是公主亲自做的!”
赵风澈身形骤然一僵。
他不敢置信看了魏玉凰一眼,声音也低了几分:“……请公主恕罪。”
心头的难堪让魏玉凰说不上一句话来。
半响,她才自嘲一句:“无事,是我做得不好,不怪驸马。”
此言一出,赵风澈心头越发怪异。
深深看了一眼魏玉凰,他一拱手:“既如此,臣还有公事要处理,先回书房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
当晚,也并未回房。
魏玉凰孤零零躺在床上,第一次怀疑,自己是否真能挽回他……
次日,天色微亮。
赵风澈便去了武场。
虽然被皇帝以驸马不可掌实权免去将军之职,但赵风澈却从未落下练武习惯。
待到赵风澈一身汗归来已是卯正一刻。
刚走入正厅,却见魏玉凰迎上前:“夫君,你回来了。”
赵风澈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他一身都是汗,以往魏玉凰最嫌弃不过。
可今日,魏玉凰没有丝毫皱眉,拿出手绢便替他擦汗。
赵风澈身子一僵:“臣自己来。”
“累了吧,听说你爱吃糖糕,我特意找学来给你做了,尝尝。”
魏玉凰夹了一块糖糕递过去。
赵风澈垂眼看去。
晨曦微光洒在魏玉凰白皙透亮的脸颊上,宛如蜜桃,诱人可口。
赵风澈喉头一紧,对上她那真挚充满希冀的眼神,坐了下来:“多谢公主。”
两人一起用完早膳。
魏玉凰送赵风澈出门不久,堂妹霜月郡主便上门来。
“公主!走!我带你去看些热闹!”
不给魏玉凰拒绝的机会,霜月拉上她就走。
半刻钟后。
公主府的马车停在了全城最繁华热闹之地——雅风阁!
雅风阁内,玩乐雅趣豪赌,尽有应有,进场者非富即贵。
霜月熟门熟路带她进去。
“玥凰公主,霜月郡主请楼上金座!”
所谓金座,乃雅风阁最高处,能将阁内最热闹每处都尽收眼底。
霜月极其兴奋地拉住她的手,指着前方的斗蛐蛐赌盘。
“公主,我们押那只‘威武王’可好?就押一千金!”
一千金,足足抵得上边关战士半年粮仓。
这一千金,是前世的赵风澈拼死也没能求来的,此刻却只是霜月用来随便玩个斗蛐蛐的赌金。
挥金如土,不过如此。
魏玉凰望着这人人醉生梦死的一派景象,恍惚间,心沉重如山。
谁能料到,如今这盛世繁华,会在三年后沦为人间炼狱。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原来亡国败落之相,早在这时已有所预示……
“我不押!”魏玉凰哀叹口气看了眼楼下,“霜月,我们回去吧。”
“公主今日怎如此扫兴?”霜月不解。
霜月不肯走,魏玉凰只好兀自离开。
谁知刚至门口,便遇见几名纨绔闹事,因魏玉凰今日穿着低调,竟毫不顾忌将她撞了个正着。
钻骨痛苦自脚踝传来。
魏玉凰吃痛整个人往前摔去。
眼看就要扑地,一双手从旁稳稳扶住了她。
竟是金科状元裴时钦。
他温润眉眼透出一抹担忧:“公主,没事吧?”
魏玉凰一愣,其实她与裴时钦不论前世还是今生,都不过一面之缘罢了。
之前,自己是故意与赵风澈置气,才会口口声声将裴时钦与他做比较。
此刻碰见,魏玉凰心里难免尴尬。
她下意识想拉开距离,可脚踝处的痛意疼得她无法站稳。
裴时钦再度伸手扶住:“公主小心!”
魏玉凰疼得头冒虚汗,想要道谢。
不远处却骤然传来冷声讽笑——
“公主真是好兴致,竟这般光明正大带着金科状元来雅风阁寻乐。”
魏玉凰心头一滞,转头看去。
正好撞入旁边赵风澈那双冰冷至极的双眸。第4章
“不是的!你误会了!”
魏玉凰当即推开裴时钦,紧张解释:“我是崴了脚,裴状元正好碰见才好心扶我。”
赵风澈目光落在魏玉凰那明显不能用力的左脚上。
裴时钦也适时出声:“下官是为护公主周全才不得已失礼搀扶公主,还请驸马莫要误解。”
见赵风澈神色依旧冰冷,魏玉凰心里霎时涌上一抹委屈。
她忍着痛想走上前去,突然,整个人就悬了空,竟是赵风澈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魏玉凰猝不及防惊呼出声。
霎时,所有人注目过来。
魏玉凰羞赧难忍,只好将脑袋埋进赵风澈的胸膛。
赵风澈又看向裴时钦,语气冷淡:“多谢裴大人相助,我先带公主回府,改日再登门致谢。”
回了公主府。
寻来太医开了药,太医将药膏递给侍女嘱咐:“这跌打膏需先用掌心搓热,再揉至公主脚伤处。”
“是。”侍女正要接过来。
赵风澈却先一步从太医手中接过药膏。
“我来吧。”
待侍女去送太医,屋内只剩两人。
赵风澈屈膝半跪在魏玉凰身前,双手掌心搓热药膏后包裹住了她的左脚。
他温热的掌心一点点按揉着,脚踝被揉得发热,魏玉凰心头也跟着发烫。
“这几日公主就好生在府内休养,莫要出门了。”赵风澈沉声开口。
听出他语气中的关心,魏玉凰眸中亮晶晶看他,软声道:“那你每日能不能早些回来陪我?”
赵风澈按揉的动作稍稍一顿。
他许久没有吭声,魏玉凰眼神也渐渐黯然。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答应时,赵风澈却低声道了一句:“好。”
魏玉凰不由抿唇笑开。
赵风澈看着她的笑,第一次发现,她脸上竟是有酒窝的,那酒窝让他猝然有些手痒,竟生出用手戳一戳这大逆不道之感。
当晚。
赵风澈照例拿出被褥。
魏玉凰叫住了他:“不必打地铺了。”
这话让赵风澈动作一顿,他看了眼魏玉凰,挑了挑眉:“公主这几日行动不便,还是算了吧,臣怕会伤着您。”
“……”
魏玉凰自然明白他是何意思,脸上顿时臊热一片。
“我的意思是让你以后不必打地铺了,上床来睡即可,不是非要做那事才能睡床!”
赵风澈神色一怔,却未动:“公主不嫌臣脏了?不怕臣睡坏了你这金丝楠木床,盖坏了你的绫罗绸缎被?”
这些,都是之前魏玉凰理直气壮要他睡地上的理由。
魏玉凰忙摇头:“以前都是我说的气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你是我的夫君,夫妻本就要同床共枕的。”
闻言,赵风澈目光落在她身上,似乎是在斟酌她话里的真假。
片刻后,他终究还是放下了手里的地铺,应话上床来睡了。
虽然他上床后便背对着她睡,可魏玉凰的心里不免甜滋滋的。
接连一段时日。
赵风澈日日都很早回来陪她,魏玉凰腿脚不便,想去什么地方,都是他抱着去的。
这让魏玉凰几乎有种他们就此能好好过日子的错觉。
脚伤痊愈那天。
正好到了赵风澈的生辰。
前世,魏玉凰从未给赵风澈庆祝过生辰,甚至是直到他死后给他立碑,她才知他生辰日。
既然重来一世,她自然要好好替他操办一番。
这日,魏玉凰便在府中忙活了一整日,就等着赵风澈归来给他惊喜。
然而左等右等,日日准时回来的赵风澈今日却迟迟未归。
没多时,赵风澈派人回来告知:“驸马说今日他有事要晚归,让公主不必等他,早些歇息。”
魏玉凰失落不已。
想了想,她还是不死心的装了几份赵风澈爱吃的膳食,提着去武场寻他。
远远便见他身影河边树荫下。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