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葬礼之后,程冀川搬了回来,我们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
程冀川还特地请了假,陪着我回到爷爷家为老人收拾遗物。
我将爷爷的衣物,常用的东西都收拾到一起,准备烧给老人。
还没收完,却在衣柜最里面找到一个木箱,打开后,里面装着跟多没拆封的礼物,有的已经放了很久,包装纸都褪了色。
程冀川也看到了,微微皱眉:“这也是穆爷爷的?”
我摇了摇头:“我没见过。”
我顺手拿起一个,就看到上面贴着一张快递单,寄件人是空的,只有收件人上是手写的我的乳名——梦梦。
这个字迹……是我消失了十三年的父亲——穆勇!
我怔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
六岁那年,我身为警察的母亲因公牺牲,父亲独自抚养我到十二岁时,突然不声不响的消失,至今十三年,再没出现过。
我也恨了他十三年。
我看着眼前的十三份礼物,脑海里恍惚想起一段记忆。
那是父亲消失的第一年。
我那天生日,爷爷给我买了一个蛋糕,问我:“如果有一天你爸回来了,你会不会开心?”
我说:“我没有爸爸。”
所以其实父亲每年都有给我寄生日礼物,只是爷爷怕惹我生气,从没拿出来过。
我心脏蔓延出一片酸涩,无法言喻。
这时,指间一空。
我回神,就见程冀川拿走了礼物,他看着快递单上的字迹,神色难以捉摸。
“冀川,怎么了?”
程冀川看了我一眼,将礼物递还给我:“没什么,接着收拾吧。”
我点了点头,继续收拾。
等弄好一切,我们又去了一趟爷爷的坟前,将东西烧给他才回了家。
阳台上。
我看着长势喜人的绣球花,转头想去喊程冀川来看。
却见他拿着手机在打字,不知道是在和谁聊天,神色认真又专注。
跟与我在一起时,很不一样。
我们复合有两天了,我以为我们会像以前一样恩爱,甜蜜。
可我错了,我能明显感觉到程冀川的心不在焉,他有事瞒着我。
我抿了抿唇,放轻脚步走过去,想看看他在和谁聊天。
可他太敏锐了,没等我走近,就按灭手机抬头看向我:“怎么了?”
我张了张嘴想要问,却不知从何问起。
末了只能强撑着笑着摇摇头:“没什么,你……很忙吗?”
“嗯,局里有些事。”
说着,他放下手机:“冰箱里我切了西瓜,端来给你。”
程冀川起身走向厨房,我视线追逐着他的背影,却不知不觉的落在他手机上。
静寂的手机屏又亮了起来,微信消息一条接着一条的更新。
我看不到内容,却看到了联系人——柳清。
刹那,心脏像被捏紧一般,无法呼吸。
我脑袋里像是有两个人在打架,在拿起手机看和不看之间犹豫不决。
没等我做下决定,程冀川回来了。
“站着干嘛?”程冀川视线略过我,又顺着看向手机。
“你手机一直在响。”我声音艰涩,一双眼凝视着程冀川,等待着他的反应。
程冀川却只是将西瓜放下,拿起手机走去了阳台,关上了阳台门。
关上的门一瞬间阻绝了他的声音,我只能看到他唇角微微弯起的弧度。
我心不断下沉,破了个口子一样,冷风灌进来。
我能感受到程冀川是爱我的,但有时候又好像不爱,就像一颗心分成了两半,一部分给了我,另一部分给了柳清。
我攥了攥垂在身侧的手,逼自己收回目光后,拿起红彤彤的西瓜咬了一口,眼泪却唰的涌了出来。
我想,程冀川是个笨蛋,挑的西瓜……真苦。
 
我没有再动西瓜,只是坐在沙发里,看着没开的电视机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阳台门被拉开,程冀川走了过来:“怎么没吃西瓜?”
我没敢看他,生怕看到他眼里还未消退的对别人的爱。
“太苦了。”
“苦?”程冀川有些惊讶,走过来拿起西瓜咬了一口,“不苦啊?”
他坐在我身边,重新拿了一块递给我,“你再尝尝?”
我没接,控制不住的看向他:“谁打来的电话啊?打了这么久?”
程冀川顿了下,放下西瓜:“柳清,说了些局里的事。”
他一脸坦然,衬得我心里那些怀疑的想法越发上不得台面,说不出口。
我抱着抱枕的手微微攒紧:“是吗?”
“嗯。”
闻言,我没有再说话,程冀川也没有开口。
我们两个就这样沉默的坐着,很久很久。
夜色蔓延。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里满满都是程冀川现在和以前对比出来的差异不同。
这时,电话响起,是一串陌生号码。
我疑惑接起:“您好,哪位?”
电话那头的男人音色哑沉:“梦梦,是爸爸。”
我愣住了,紧接着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流。
我想说话,可发出来的声音都是哽涩。
十三年,这是我和穆勇唯一一通电话,也是唯一一次联系。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也叫不出来爸这个字。
最后只憋出一句:“你为什么不能早点打电话?你知不知道……爷爷他走了!”
话落那刻,我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
深夜,寂静的卧室里,只有我的哭声不断蔓延。
我哭了多久,他听了多久。
直到我的情绪慢慢缓和下来,我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
穆勇沉默了很久。
我只能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再等等!梦梦你再给爸一点儿时间,我很快就能回去了,这次之后,爸爸保证再也不会离开你!”
话落,他挂断了电话。
我连忙回拨过去,却只听到机械的女音——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我不信,又一次重拨。
可还是一样打不通。
我一遍又一遍的试,像是疯了一般。
直到程冀川过来,握住了我的手:“梦梦,怎么了?”
我泪眼模糊的看他:“我爸……我爸他打来的电话,我再打回去,打不通……”
程冀川没说话。
隔着滚烫的泪,我看不清他的神情,只听到他说:“号码给我,我帮你查。”
我给他了。
然后程冀川走了。
看着他背影,我莫名有一些不安:“冀川!”
我开口叫住他,对着他背影问:“你能找到他,对吧?”
“对。”
程冀川回答着,始终没有回头。
夜色里,我握着手机,看着那串拨不通的号码,心里说不出来的忐忑。
我等了一夜,程冀川都没有回来。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在客厅里看到睡在沙发上的他。
他眼下一片青黑,明显是熬了通宵。
茶几上,放着一个档案袋。
按照平常我不会去动,但此刻却总隐约觉得这个档案和我爸有关系。
我看了眼熟睡的程冀川,犹豫再三,还是拿起打开。
里面只有一张纸,上面也的确是我爸的资料。
但上面的抬头却是国际刑警最高指令——红色缉查令!第8章
这一刻,我的心坠入了深不见底的深渊。
我捏着缉查令的手不断颤抖,不敢置信。
我爸,穆勇,竟然是一个以‘洗钱’为目的的跨国集团的首脑!
恍惚间,我想起了小时候母亲还在世,我爸总会抱着我妈说:“是是是!我老婆最伟大,是人民公仆!我和梦梦就做好你的后盾,做最贴心、最懂事的家属!”
那样的父亲,怎么可能会去犯罪?
我无法相信,可眼前白纸黑字上写满的一字一句,像刀子一样戳进我的眼里,让我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缉查令放回档案袋,又原封不动放回原来位置的。
我呆坐在一旁,手脚冰凉。
一直到程冀川醒来,他看着我:“你醒了。”
我想像平常一样笑,却怎么都牵不动唇角,最后哑声问:“找到我爸了吗?”
程冀川薄唇微抿,似乎是想说什么。
电话却突然响起,他低头看了一眼,匆忙站起身:“还有任务,先走了。”
他边说着,拿起档案袋便出了门。
我追到门口,看着他跑远的身影,撑着门框的手不断收紧。
我不知道程冀川去执行的是什么任务,和穆勇有没有关系,一颗心不断往上提,怎么也落不到实地。
很久之后,我不想这么胡思乱想下去,起身去了国际刑警组织京市分部。
我想去问清楚我爸到底是怎么回事。1
却不想程冀川竟然不在,就连柳清和其他我认识的警员也都消失了。
想起程冀川离开家时接到的电话,我拿出手机。
程冀川的微信置顶在首位。复合后,我就把他的微信重新添加了回来,程冀川也没有再删。
我点开对话框,最新一条记录停留在我发的那条:“对不起,没有影响你吧?”
看着这行字,我还能想起那天被删时的惊慌无助感觉。
我手指悬空半晌,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发,将手机收起,等程冀川回来。
一天,两天,三天……
转眼一周过去,程冀川还是没有回来。
深夜,我看着手机上不断跳动的时间,怎么都睡不着。
从程冀川离开的那天开始,我就开始失眠,心里也跟着烦躁,不安,越发悲观。
我越来越难受,口鼻像被堵住了一样的窒息,没办法,我只能翻出以前心理医生开的安定药吃下。
药效下我渐渐睡了过去,却梦到了我爸离开的那一天。
那是个很普通的傍晚,穆勇接我放学后,把我送去了爷爷家。
他站在门口,看着我走进去时,还笑着承诺:“爸爸去工作啦!等忙完就回来接梦梦,到时候,爸爸给梦梦带你最喜欢的芭比娃娃!”
十二岁的我信以为真。
可穆勇却一去不回。
而我就站在爷爷家门口,看着穆勇远去的背影,高声喊:“爸!爸你回来!”
可无论我怎么喊,他都没有回头。
我不甘心的想要追上去,脚下却一绊,霎时坠进了黑暗。
“爸!”
我猛地坐起身,看着熟悉的卧室,嗓子发干,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浓。
我再也睡不着,睁眼看着窗外浓稠的夜,一点点变亮。
然后起身,前往京市分部。
街道上,晨光熹微。
分部场地中央,国际刑警组织的白色旗帜飘扬!
和前几天的安静不同,此刻分部里一片喜气洋洋。
我跟着奔跑的人群来到礼堂,就看到台上,消失一周的程冀川一身制服站在警徽下,满身正义。
而他身后的投屏上放映着我爸的照片,下面写着——罪犯首脑,穆勇。
这一刻,我内心的不安达到了顶峰。
我下意识上前一步,却听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
“祝贺二级警司程冀川,在【斩首】任务中成功击毙罪犯首脑穆勇,荣获一等功!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