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将她放在眼里。

  去年是同在北园林二层的司宴夺得了冠军,夏普屈居第二。今年司宴没参赛,第一名肯定就是夏普了。

  大家都这么觉得。

  包括夏普本人。

  直到模拟风投竞标的大赛上,温暖拿到了跟夏普一样的分数和名次,众人才陆续将注意力投射到这个年纪尚轻的少女身上。

  -

  这天午后。

  决赛定在两周后,冠军得主的风投项目会用于瑞丰企业下一个项目上。

  大礼堂外。

  三五成群的人都在讨论这件事。

  甚至有的人还私底下办了个小赌场,下注押冠军。

  “夏普去年第二,今年说不准又是第二。”

  “温暖虽然才来公馆半年多,不是有小道消息说她和先生关系匪浅吗?先生会给她开后门的吧?”

  “除掉关系户这层,她能力也不错啊。模拟风投的半决赛上,她的风投企划案直接被瑞丰企业采纳了,经济效益立竿见影,据说短期内赚了三五千万呢。”

  “那我还是押温暖吧!”

  “……”

  刚从礼堂出来的夏普一行人听到这些话。

  身旁几人都没敢说话,金发女抬头望了眼身前男人铁青的脸,试图安慰他:“温暖只是运气好罢了,她与你根本没有可比性。”

  竹竿男附和道:“是啊夏普哥,她只是——”

  夏普径直离开了走廊。

  愤懑离场。

  他心里明白温暖有那个实力,所以才觉得友人的恭维谄媚格外堵心。大家都在押注,原本他的冠军之位稳稳当当,温暖一脚插了进来!

  怎么哪里都有她!

  不管怎么样,这次证券风投比赛他必须赢。

  为了面子他也不能输。

  -

  决赛如期举行。

  从北园林出来,温暖还在默念PPT的稿件。田甜追在她身后,一边给她投喂早餐,一边给她加油打气:“别紧张暖暖,只要发挥出你的正常水平,冠军的奖杯肯定就是你的了!”

  “到时候你就可以负责瑞丰下一个项目,我听说项目负责人会一同前往国外出差,好像是去澳洲,可以看见袋鼠和考拉耶!”

  “……”

  她唧唧咋咋说了一通。

  温暖大脑将PPT文案完整过了一遍后,她抽回思绪,转身笑着接了对方递来的面食,咬了一口,手机响了两声。

  独特的响铃。

  是特别关注的联系人发来的。

  听到这声,温暖立马将剩下的半口小包子塞进嘴里,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开信息。

  聊天框里上一条内容是她昨晚发的。

  她问:“傅少,明天是风投比赛的决赛,您有空前往礼堂吗?”

  他一直没回。

  可能是工作忙。

  此刻回复了。

  【傅承御】:“暂时没空。”

  温暖扫了一遍信息,秒回道:“恩恩 /甜笑/(表情包)”

  瞥见女孩眉眼下的失落,田甜小跑上前搂住她的胳膊,“傅律师工作忙,抽不出时间很正常。他来不了没关系,我全程在席位上给你拍照呀。”

  别人不知道。

  但住在温暖隔壁,与温暖关系最亲近的田甜知道,温暖对傅承御有意思。

  心生爱慕也不奇怪。

  毕竟,温暖来公馆的第一天,傅少为她解围。温暖被夏普等人刁难,倒在雨幕中爬不起来,傅少给她撑伞带她去了自己的私人别墅。

  温暖被太太的人掳走施虐,傅少亲自去了趟皇廷别苑将她抱了出来。

  正常人都会动心。

  何况温暖这个十七岁,正值情窦初开的女孩子?

  在田甜眼里,温暖就是对傅承御动了真心了。同样,她为温暖感到悲哀,傅少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孤僻冷漠。

  得到他的感情比登天还难。

  因为大家都说,傅承御能咬牙走到现在,全凭他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没有感情,所以没有软肋和弱点,对家想给他使绊子都找不到门道。

  田甜拉着她小跑出了园林大门,转移话题道:“你猜猜我给你准备的获奖捧花是什么?猜对有奖。”

  “百合花?”

  “真没意思,一下子就猜中了。早知道我应该换种花,不送你最喜欢的百合。”

  “……”

  大礼堂名流云集。

  除了瑞丰企业的多名高管,还有首都十几家上市证券公司的经理。

  温暖在后台候场。

  她把装有PPT文档的U盘插入赛场工作人员准备的备用电脑,打算再把策划内容熟悉一遍。

  “扣扣!”

  有人敲响了门。

  对方将脑袋从门缝探了进来,是张陌生的脸,他说:“温小姐,有人找你。人就在公馆大门口,好像有特别急切的事,你赶紧过去一趟吧。”

  温暖没关电脑。

  点头应着就随门口的男子往公馆大门方向去了。

  确实有人找她。

  但不是特别急切的事。

  昨天她网购了一个蒸汽眼罩,这次的物流快得离谱,且快递小哥还送到大门口,还要她亲笔签收,往常都是放在大门左侧的密码柜里。

  温暖拿着东西折返礼堂后台。

  她进入休息室,桌上的电脑还在,但插在BSU接口上的U盘消失了。

  女人原地站了三五秒钟。

  她平静地走上前,将手里的快递盒子摆在桌上。在工作人员来提醒她还有五分钟就要上场的时候,温暖理了理衣裙和头发。

  “温小姐,您把U盘给我,我帮您交给场控,拷贝到主屏幕电脑上去。”

  “不用了谢谢。”

  “您脱稿讲解项目吗?”

  温暖走在前,她抬头与后方的工作人员说:“麻烦您帮我把电容笔准备好。”

  原本是照着PPT稿件讲解项目策划。

  现在直接上课教学。

  就像学生时代讲课的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把了熟于心的内容用自己的方式通过电子板书和口语表达出来。

第399章 反击

  另一边。

  竹竿男快步进入无人的拐角,将偷来的U盘递到夏普手里,“普哥,我把温暖装有PPT文稿的U盘拿来了。没了PPT,看她怎么上台演讲。”

  夏普勾唇。

  伸手将那只银色的U盘拿了过来,放在掌心里捏了捏,随后扔进了一旁的水池里。

  他盯着水花漾开的地方定睛看了几眼。

  仿佛已经看见温暖站在台上,狼狈不知所措的慌张样子了。

  夏普:“监控都处理好了?”

  竹竿男跟上他的步伐,“艾依莎提前切断了后台休息室的监控,不会有人发现是咱们动了温暖的U盘的。普哥你放心,这次冠军肯定——”

  吹捧的话还未说完。

  礼堂的3D环绕音响便传来温暖清亮的嗓音,她做了自我介绍,随后开始讲解她的风投策划案。

  每一个节点都分析得很透彻。

  甚至清晰地讲解到多个分支下的小细节。

  U盘不是扔了?

  她没有PPT演示文档,就算对文案有一定的记忆,也不可能百分百还原用出来。

  夏普横了眼身后的男子,“你确定你偷走了她的U盘?”

  本来是很确定,现在持续听见礼堂方向传来的声音,竹竿男犹豫了。没等他开口解释,夏普大步朝礼堂方向走过去。

  隔着窗户,他望见了厅内的景象。

  台上LED屏幕并没有投影PPT文档内容,而是投了电子屏幕的画面。温暖握着电容笔,一边进行板面书写,一边讲解。

  她不怯场。

  语速适中,吐词清晰。

  这场演讲8分钟后结束,温暖鞠躬,随后走到主电脑旁,将手里的电容笔放下的同时,顺走了夏普的U盘。

  她下场去了后台。

  如预估的那样,走廊还没走到一半,迎面撞上了夏普。也可以说男人是故意在这里截她,挡她的路。

  温暖这次没躲。

  她站在他面前,抬头看他,“还有三分钟就到你上场了,不先去台侧候着吗?”

  “温暖,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恩,我也高看你了。”温暖注视着他,又说:“我以为你只玩抱团霸凌的幼稚游戏,没想到还玩偷窃这种三岁小孩都不屑于做的事情。”

  “你——”

  “怎么会有人觉得,策划案项目演讲脱离了PPT文件就不能进行?我知道了,因为你无法脱稿演讲,是不是有一部分内容是别人帮你做的?”

  所以才觉得别人也不能脱稿。

  人的行为由他的思想观念主导。

  就像网络上的键盘侠,他们看人的眼光总是狭隘又偏激,因为他们自己就是那样的人。现实生活中做事也一样,人做不到他认知范围以外的事。

  不给夏普开口的机会。

  温暖低头看了眼腕上的手表,“还有一分钟就到你了,我还得告诉你一声,你的U盘被我拿走了,等会儿你也脱稿板书演讲吧。”

  “你偷我的稿件?!”

  “你有证据吗?”温暖看着他。

  夏普气抖冷,“礼堂内部都是监控,你——”

  “监控不都被你派人提前切断了吗?”温暖往前走了半步,靠近他,轻声说:“你别告诉我,你找人在休息室偷我的U盘之前没断掉监控。”

  “大礼堂前后台包括休息室,共用一个闭路电视主服务器。断了休息室的,前厅所有摄像头都断了。你在公馆的时间比我久的多,你应该知道的哦?”

  “温暖!”

  夏普扬起手就扇她,恨不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