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打听到了一个千年古刹的传说,据说里面曾有佛子成圣,现任住持也是得道高僧,这在原剧情中是没有的,我想这是我们的突破点。”

本身他们的这情况也不能常理推断,都融合了两个小说世界,再有点玄幻也不足为奇。

穆云眼眸一凝:“这古刹在哪里?”

“章西梧台。”

“那我们恐怕得往梧台走一趟了。”

“嗯,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穆云一愣:“现在?”

乔齐微眯眼眸反问:“不然你还想跟魏皓予吃完饭再走?”

穆云:“……”

为什么闻到了好重的醋味?

两人即刻成行,当天晚上便坐上了飞往梧台的飞机。

梧台山脚下。

乔齐听到的古刹在华国并不算出名,两人向本地人一路打听才来到这里。

山脚下,两人看着那高耸入云的山峰和崎岖楼梯面面相觑。

穆云半信半疑:“这上面真有千年古刹?”

乔齐拖着她的手,沉声道:“爬。”

从中午爬到太阳快落山,两人才看见一座恢弘寺庙的影子。

乔齐抹了把额头的汗:“怪不得香火不鼎盛。”

就这深山老林。

都快喘不上气的穆云拍了他一下,嘴里还念叨着:“菩萨莫怪!”

突然有苍老却又清越的笑声传来。

两人同时转头望去,便在一棵大树下看到了一个穿着朴素僧衣的大和尚。

大和尚从他们双手合十:“辛苦二位小友远道而来,不过贫僧恐怕帮不了二位,回去吧!”

穆云和乔齐皆是一愣。

末了,穆云先行礼:“师父知道我们所为何来?”

大和尚眼神澄澈:“我只能告诉你们,一切定数皆被打破,未来会如何,贫僧也无法预料。”

第28章

说完这玄之又玄的话,大和尚起身往寺庙内走去。

乔齐一言不发拉着发呆的穆云也往里走。

大和尚回头,奇怪道:“贫僧说了帮不了你们。”

乔齐挂上真诚微笑:“来都来了,上个香吃个斋饭再走呗,我们爬了这么久的山,大师不会拒绝吧!”

大和尚一愣,失笑:“倒是我待客不乔了,那便请吧!”

他在前面引路,穆云在后面低声询问:“乔总你想干嘛?”

乔齐笑而不语,四处打量这远看恢弘,近看却四处破旧的寺庙。

来到饭堂,两人这才发现,这寺庙人还不少。

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爬山饿了,竟觉得这斋饭意外的好吃。

只是那大和尚不知何时不见了。

两人吃完,一个小和尚过来:“二位施主,今日天色已晚,下山路不好走,师父吩咐我给二位准备了厢房,明日一早再下山。”

穆云道谢,又问道:“您师父是刚才接我们进来那位大师?”

小和尚毫无心机:“是的,师父是我们菩提寺的住持。”

去休息时,乔齐套话:“小师父,你们这里接受香火捐赠吗?”

小和尚愣了下,摇头:“别人可以,你们不行。”

乔齐笑意微微一僵,很快又敛去,故作叹息:“为何?我只是想尽一份心意而已。”

“师父说有负施主所托,愧不敢受。”

小和尚觉得乔齐十分真诚,看他丧气模样又安慰道:“施主无需介怀,真心上柱香,菩萨能感受到您的诚意。”

乔齐:“……”

菩萨也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崩溃。

穆云见状,噗嗤笑出声。

小和尚走后,乔齐问道:“看出来了吗?”

穆云有些懵:“看出来什么?”

乔齐敲了下她的头:“大和尚不是不能帮,是不想帮,他知道得绝对不少。”

穆云蹙眉:“为什么?”

乔齐托腮沉思,半晌后对穆云道:“爬了一天山也累了,你先休息,我出去转转。”

穆云知道乔齐绝对有事要做,也没多问,干脆利落点头。

还有一点是,她的实力不允许,腿脚实在跟不上了。

翌日一早,穆云起床时,乔齐已经神清气爽地站在院中。

听见开门声,他转头一笑:“起了,吃完早饭我们回去吧!”

穆云看他这神色,压低声音道:“事情办成了?”

乔齐露出白牙:“没有,不过求了道平安符。”

穆云一懵:“平安符?”

乔齐拿出一道小巧的符:“大和尚跟我说,有了这东西,就不会被控制了。”

穆云瞪大眼:“你怎么跟他聊的?”

乔齐勾唇:“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无欲无求,就算是得道高僧也一样。”

昨夜。

乔齐在寺庙转了许久,转头去了大师禅房。

“住持大师,我知道您一定有办法帮助我摆脱现在这情况。”

大和尚还没来得及开口否认,就见乔齐慢条斯理地敲了下桌子。

“我帮你们修缮庙宇,重塑金身。”

大和尚不为所动,兀自打坐念经。

乔齐继续加码:“再归还贵寺丢失多年的圣僧舍利。”

大和尚心头一跳,敲木鱼的动作骤停,睁开眼看他。

乔齐微笑,他既然能来,自然不会毫无准备。

乔齐道:“既然我们能觉醒,就证明一切皆是天意,您是顺天而行。”

良久,大和尚叹了口气。

“你不是第一次觉醒,其实你五年前就来找过我了。”

第29章

下山路上,听到这里的穆云一惊:“你觉醒过?”

乔齐淡定点头:“我说我怎么总觉得丢失了一段记忆,对于以前的事总是记不清楚。”

穆云终于明白,为何乔齐为何会不记得当年救过自己。

她愕然许久,才问:“后来呢?”

乔齐道:“大和尚说,当年我下了山就忘记了这一切,他下山找过我,不过我根本不记得。”

“为什么会这样?”

乔齐神色冷冽:“可能是被所谓的创造者发现了,强行抹去了我的记忆。”

穆云心中寒意骤起,犹豫道:“那我们这次下山……”

乔齐道:“放心,这次不一样。”

穆云忧心忡忡:“哪里不一样?”

乔齐想起大和尚的话:“这次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你身边已经出现了变数,我如果贸然插手,反而会打乱这一切,最终结果适得其反。”

“变数?”

“若是我没看错,你身边那位女施主,是异体之魂。”

乔齐没说话,大和尚声如梵音。

“她已经打破了壁垒,放心,一切顺其自然,机缘很快就会到来。”

乔齐回神,将大和尚的话重复了一遍,笑道:“因为这次不是我一个人啊,还有你。”

……

回来没多久,穆云履行诺言,请魏皓予吃饭。

一家餐厅内。

乔齐看着西装革履三件套齐全的魏皓予,故作诧异道:“您不热吗魏总?”

魏皓予扯了扯领带满脸警惕地瞪着乔齐,半晌后问穆云:“他为什么也在?”

正在一旁翻菜单的穆云淡定自若道:“哦,乔总现在不是我老板吗,他说为了感谢您的仗义相助,这顿饭他必须亲自请。”

魏皓予恨得牙痒痒,还得维持礼貌皮笑肉不笑道:“乔总倒也不必这么客气,我做这些都只是因为郑禾。”

乔齐微笑颔首:“应该的。”

魏皓予强撑着笑意坐下:“郑禾,听说你的第一部戏要开播了,我看了预告,真不错,一定能火。”

穆云还没说话,乔齐插嘴:“多谢魏总吉言,到时候庆功宴给您发请帖。”

魏皓予斜睨他一眼,再接再厉:“想好下一部戏拍什么了吗?我最近对这行业还挺有兴趣,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给你当个投资人。”

乔齐继续当发言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