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为这份爱,身为快者的纪欣冉忘记了游戏小说的初衷。

眼看快100个位面的终极目标快要完成。

但在确定霍屿琛爱意值浓度和纯皆为一百的那一刻,纪欣冉彻底防。

系统小宝苦心规劝敌不过她一句。

“你不人,你不懂人类有了羁绊,是难以身的。”

最终,小宝将她抛弃在这个世界。

它留下诅咒“纪欣冉,你会为你自己误的选择付出代价。”

以生育,还只是个开始。

纪欣冉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正因如此,她才执拗的要给霍屿琛留一个念想,万一有什么不测,他总能为孩子活下去。

可此刻,霍屿琛却执意要将她抱出病房。

平日一丝不苟的男人将她紧拥在胸,闷声恳求:“小冉,我不要孩子,我不想你再受这份痛。”

纪欣冉白的扯出一丝虚弱的弧度,像安抚小孩般摩挲着他宽厚的后背。

“屿琛,我自愿的。我想和你有一个爱的结晶,想让我们有一个完整的家。”

架不住纪欣冉执拗,霍屿琛掩下心疼翻涌着双眸,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手术室。

欣冉重新躺回手术床,冲被震惊到的医生报以歉意:“麻烦医生了。”因为霍屿琛的“捣乱”,纪欣冉的取卵手术进行到黄昏日落时才结束。

霍屿琛让脚沾地,一如往常她抱出医院,又稳稳的将她安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这是最后一次了。”

霍屿琛低头仔细帮她系好安全带,柔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小,我有你就够了,没有孩子,你就是我的孩子。”

纪欣冉没说好,没说不好。

他愈是这般掏心掏肺,她愈是愧疚,愧疚到除了爱么都不能给他。

车子行驶在繁花大道,霍屿琛握住纪欣冉的手,一刻不曾松。

直到掌心的手机突然震动,她抽出了手,冲错愕的霍屿琛一笑:“我玩手机。”

纪欣冉勾着唇角点开陌生号码发来的照片,放大瞬间,她的笑容在了脸上。

照片里,霍屿琛一手揽着小腹隆的女人,一手举着胎儿彩超图,笑得和煦。

接着传来的文字直接让纪欣冉全身血液凝固——

【你手术室做试管的时候,屿琛在外面我孕检。】

第2章

纪欣冉紧攥着手机指节都泛了白。

短信界面,女人的信还在涌入——

【不信是吗?副驾驶抽屉里有我的安胎药】

纪欣冉心头一震,整颗心如坠入极寒之地。

攥紧手机手骨节发麻,她握了握拳头,逼迫手恢复知觉。打开抽屉,桑皮纸包着的四四方方的一副安胎药就躺在里面

她伸手去触,粗糙的手感,硌她双眼泛了红。

察觉她动作,霍屿琛侧侧目柔声问:“老婆,找什么呢?”

他气安然,闻不见一丝不安。

笑着的梨涡里,蓄满了坦荡,真诚得刺眼。

刺在纪欣冉心尖上,密密麻麻,满是苍夷。

她扯扯嘴角,避开安胎药拿起旁边的口红扬了扬,竭力挥散眼底痛:“我补个妆。”

她举起手机,借着手机屏幕的反光妆。

她看见自己惨白如纸的脸倒映在霍屿琛与女人的合照里。

横亘两人中间突兀得像一个窥视者,窥着别人的幸福。

倏然,她连拿稳手机力都没了。

身子一歪,侧身卧在座椅里,眼倏然落了下来。

明明最爱的人就在身旁。

可她的心却已从云端跌落到尽地狱。

……

车子一路平稳行驶,稳稳停在了霍家别墅前。

纪欣冉还合着眼

霍屿琛轻手轻脚凑近,为她解开安全带:“小冉,到家了。”

他的衣袖随着动作下滑,手臂的爱心贴纸不经意露出,大喇喇的闯入纪欣冉视线

不等她开口,霍屿琛不以为意地解释:“今早陈带他小儿子来了公司,肯定是那小子干的。”

话落,他随手撕下来,揉成小,直接丢到了窗外。

多拙劣的词,她轻抚着霍屿琛臂上残留的贴纸胶。

暗想,他到底是何时开始撒谎的?

可她么都没问,任由他抱着下车了别墅。

她被轻手轻脚安置在客厅沙发上。

屿琛打开电视调到她喜欢的节目,在她唇边啄了啄:“你先看会儿电视,去做饭。”

他挽起袖子,向厨房去了

纪欣冉张手心,上面赫然印着四个渗血的甲印。

原来很多事情已露出端倪,只是被全身的爱意和相信蒙蔽住了眼睛。

骤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脑海响起。

后悔了吗?】

久别的声音,让纪欣冉理智回笼。

纪欣冉颤抖地发出声音。

“小宝,是你吗?”

【是。

纪欣冉不是胎穿,来到这的时候原主是20岁,而她在原世界才18岁。

他如师亦友,在完成任务的路上,它了她莫大的帮助。

除了原主的母和霍屿琛,小宝是她唯一信赖的人。是她的叛,伤了小宝的心。

漫心头的愧让纪欣冉哽了喉:“谢谢你肯原谅我。”

感动翻涌纪欣冉泪眼起了婆娑。

她还想说些什么,小宝却冷冷打断。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跟不跟我走?】跟它走?

纪欣冉迟了。

第3章

她要走吗?

这八年来,霍屿琛与她的种种如电影片段在眼掠过。

她嗜辣,而霍屿琛嗜甜。

每次霍屿琛做饭都会放很多辣椒,在餐桌上给自己准备一碗水,洗去辣味再吃。

她很懒,不爱做家务。

霍屿琛就包揽了一切家务偶尔他出差了,她会故意把家弄乱,等他回来收拾。

霍屿琛从不舍得骂她,气急的时候只是把她的头揉,看着她恨恨地梳头发他就会哈哈大笑。

她感冒发烧,霍屿琛都会放下工作全心照顾她,忙上忙下,守一整夜睡。

她凌晨两点的时候发奇想想去看海,屿琛马上起床穿衣服开车带着执行力为零的她去最近的海边。

……

过往种种,如市蜃楼。

纪欣冉回忆着不知如何自处,她望厨房里男人忙碌的背影:“不知道,让我再想想。”

小宝默了一瞬,沉沉口。

【我等你的答案。】

说罢,小宝又休眠了。

纪欣冉一个坐在诺大的客厅,触目之处皆是她和霍屿琛回忆。

他们一起设计的小屋,现在成为禁她的牢笼。

无力感和窒息感让她想逃跑。

她起了身,朝外走去:“屿琛,我出去一下。”

霍屿琛闻声放清洗蔬菜的手,走出了厨房切的问:“怎么了?”

纪欣冉在穿鞋子“我想去看花房看一下。”

他们的花房就在离他们不远处的空地上。

霍屿琛拿着围巾给她系上“去吧。早点回来,我等你吃饭。”

纪欣冉点了点头,推而出大吸一口外面的空气。

天边的落日像被打翻的橙汁

她踩夕阳,沿着主道朝花房方向走去。

没走两步,抬眸却到了照片上的那个女人。纪欣冉步子渐缓,女人率先开口喊住了她:“霍太。”

女人撑着微微隆起的肚子靠近,她身上的药香让纪欣冉恍惚。

是她。

女人得意看着她,“我叫刘佳,是你对门的邻居。”

对门

纪欣冉呼吸一滞,霍屿琛竟大胆到把情人安在家对面?!他当真把她当成了傻子。

纪欣冉捏住手机的骨节泛了白,刘佳表情却悠然。

她从肩上挎包出一件小孩的衣服,递到纪欣冉面前,含笑的眼睛凝着欣冉,一眨不眨。

“知道你生不出孩子,我来是,给你传好孕的。”

纪欣冉闻言,面色一沉一把扯过衣服扔到地上。

“我不需要。”

纪小姐,我可是一片好心。”刘佳顿顿,接着说:“生不了孩子的人,可是抓不住男人的。”

无形的字聚成一把锋利的剑,捅向纪欣冉心底最深处。

纪欣冉脑袋一片空白,情翻涌却无法回怼刘佳。

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撑着肚得意洋洋离开。

到家的时,霍屿琛做好的菜已经端上了桌。

他坐在桌前,给她剥着最爱的蒸。

见她回来,眼中浮现点点笑。

“回来的刚刚好,是不是到香味了?”

纪欣冉快步上前一把抱住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