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像是被顾辞的话凝固了一样。
苏汐不知道花了多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转身向楼上走去:“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说吧。”
看穿了她想逃避的心思,顾辞又不耐烦道:“我娶你,不过是为了继承顾氏。”
苏汐抬腿的动作一僵,转过身怔怔地望着他。
她知道。
她一直都知道。
因为当年顾老太爷曾说过,顾辞要是想继承顾氏,就必须娶她。
所以顾辞娶她,与爱无关。
但苏汐嫁给顾辞,却是为了爱的飞蛾扑火。
好一会儿,苏汐才压下喉间和心头的苦涩,颤声问:“你要什么时候离?”
顾辞吐出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按熄在烟灰缸:“下个月十七号。”
闻言,苏汐一愣,心中涌起难言的酸涩:“那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顾念日……”
“那挺好,有始有终。”顾辞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他站起身,迈着长腿一步步向苏汐走来。
苏汐呼吸一滞,他的每一步都带着铺天盖地的压迫感。
“那天的节目,你可以讲你自己的故事了。”走到她身边时,顾辞唇角的笑意消失,只剩下寒入骨髓的冷漠。
他说完便与她擦肩而过,径直上楼,再没有理会苏汐。
望着顾辞的背影,苏汐眼眶一涩,转头吸了吸泛红的鼻子,从未觉得这么难受和委屈过。
第二天。
苏汐如同往常一样早起给顾辞做早餐,她才将粥端了出来,顾辞便一边系着领带一边下了楼。
她端着粥,有些局促:“吃了早餐再去公司吧。”
顾辞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她经常担心他胃痛。
顾辞瞥了眼桌上的早餐,都是按照他的口味做的,本该让他食欲大开,可只要看到的做早餐的人,就足够让他倒尽了胃口。
他看着苏汐,冷冷地吐出两字:“恶心。”
话毕,他径直往前走。
“哐”的一声,被他肩膀撞翻的碗自苏汐手中砸落,粥洒了一地。
大门被狠狠关上。
苏汐沉默地望着地上的粥,那香甜的味道似乎变得分外苦涩,她眼眶渐渐泛了红,却只是蹲下身默默地将地板擦干净。
她早已习惯顾辞这样对她,然而不知是不是即将离婚的缘故,这一次她的心比往日更要痛上几分。
做了一早上的早餐,倒掉只需要一分钟。
苏汐收拾厨房,却接到了主任的电话。
“苏汐,台里决定将你的节目以后定在八点,由单挡变成双档,所以今天晚上你得提前两小时来。”
苏汐愣了半天才应声:“好,我知道了。”
八点,那可是黄金档!
她心有疑惑,但也没想太多。
直至六点,苏汐赶到广播大楼,正巧在门口遇上了同事陈明。
陈明先是恭喜她提档的事,又见她脸色不好,便问道:“没休息好?我看你脸色有些差。”
苏汐不自然地摸了摸脸:“嗯,最近有些失眠。”
二人又随意闲聊了几句,正要一同进去,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鸣笛声。
苏汐转身望去,不由一愣。
顾辞正面无表情地倚靠着车门看着她,眼神阴翳如撒旦。
她长睫一颤:“深知?你怎么来了?”
顾辞睨了眼苏汐身旁的陈明,舌顶了下腮帮:“怎么,打扰你们了?”
这不客气的话让苏汐脸色一白。
见陈明疑惑又不快的样子,她往前一步,抑住心中难受:“找我有事吗?”
“上车。”顾辞淡淡道。
苏汐下意识说:“可我一会儿就要……”
“上车!”顾辞冷了脸,语气也变得凌厉,似乎在下最后通牒。
苏汐僵在原地,陈明却看不下去了,正想帮她说话,却被她止住:“麻烦你帮我跟主任说一下,我会赶在节目开始之前回来的。”
说完,她硬着头皮上了车。
陈明还想阻止,下一刻,还未出口的话就被顾辞那让人发慌的狠戾眼神堵在喉咙,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超跑转瞬即逝。
马达轰鸣中,苏汐系上安全带,语气小心:“你要带我去哪儿?”
顾辞随口道;“去死,你信吗?”
苏汐心头一颤,这看似玩笑的话因为顾辞清寒的声线而显出几分认真。
她眼底掠过几许落寞,不由苦笑:“信。”
他说的每一个字她从来都是深信不疑的。
顾辞余光看了她一眼,覆于方向盘上的手渐渐收紧:“虚伪。”
轻飘飘的两个字犹如千斤之石飞落在苏汐心上,压得她又闷又疼。
她紧抿着唇望向后视镜里他的倒影,手无意识般地摩挲着衣角,呼吸轻的似是怕再扯疼了心肺。
顾辞自始至终都认为她是为了钱才嫁给他。
他不信她的爱,甚至嗤之以鼻。
车窗外的霓虹灯飞快而过,车内静的只有两人各自的呼吸声。
二十分钟后,车终于停了下来。
苏汐下了车,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如同刚刚逃离出让人溺亡的深海。
但随即,她看到眼前富丽堂皇的大门上“寻梦湾”三字。
这是海城最高级的会所。
“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苏汐诧异地看着顾辞,心里却有丝慌乱。
顾辞倾身向前,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耳边:“你不一直希望别人把你当顾夫人看待吗?”
一句话,让苏汐心中更多了些许不安,甚至是生了逃离的念头。
“我……没有。”她微微偏过头,躲避着顾辞那摄人的眼神。
顾辞直起身子,目光骤冷:“如果你不想你那破节目解散的话……”
他没有继续说,但威胁之意已经不言而喻。
苏汐咬着下唇,无力地垂下眼眸,跟上顾辞。
顶楼VIP包厢。
推开门,一股酒和烟混合的难闻味道扑面而来,苏汐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蹙着眉看向前方的顾辞。
以前就是因为他老是混迹在这种地方,老太爷才训斥他不务正业,迟迟不愿把家业交给他。
她没想到,现在顾辞都接管了顾氏,却一点都没收敛。
“深知。”苏汐扯住他的衣袖,温和的语气带着几丝祈求,“送我回公司吧。”
顾辞却抽回手,迈着腿走过去坐了下来。
苏汐空荡荡的手一僵,竟觉有些无措。
包厢中的人已经围上了顾辞,她想要跟上去的脚步便是一顿。
众人都注意到站在门口的苏汐。
她穿着白衬衫黑裙,一头长直黑发,清纯动人,和这里沈直格格不入。
“呦!咱们顾总换口味了?”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几人都哄笑起来。
苏汐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顾辞点了根烟,衔在唇间,不急不缓地介绍着:“苏汐,总裁夫人。”
他语气轻佻的不像在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妻子,反而像是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人。
苏汐心底狠狠一抽,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苏汐?”一个女人带着敌意打量着她,“就那个电台主持人?”
她眼睛一横,突然拉着顾辞的手臂,嗲声道:“顾哥,那她肯定歌唱得不错吧,正好,让她唱首歌呗……”
听着这话,苏汐浑身一震。
这话是直接将她比作陪唱的小姐了吗?
苏汐拿着包的手一下握紧,看着顾辞,故作镇定:“我能走了吗?”
可顾辞吐出一口烟,拿起麦克风,看着她:“唱到她满意,你就可以走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