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菁晚商砚舟大结局》 小说介绍

钟情看着她的背影,还是刚刚那个温柔的笑容。江菁晚打开了张医生的办公室门,神情恍惚:“张医生,柚柚手术的事……”张医生看向她,神色也有些凝重:“你都知道了。”江菁晚张了张嘴,脸上没有丝毫血色:“不,不能是这样……”...

江菁晚商砚舟小说:(江菁晚商砚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商砚舟江菁晚小说:江菁晚商砚舟最新章节(商砚舟江菁晚)

《江菁晚商砚舟大结局》 第17章 免费试读

江菁晚一眼就认出了她,钟情。
她在微博上发过照片。
护士在旁边疑惑道:“你怎么认识我们温医生的?”
钟情笑了笑,指着江菁晚的胸牌:“这不是写着吗。”
江菁晚下意识低头看了眼,默了两秒后,抬头对上了她的视线:“有什么事吗。”
钟情道:“我刚从我妈妈的病房过来,听他们说,温医生特别厉害,说不定有可能是我妈妈的主刀医生,所以想提前来跟你打个招呼。”
江菁晚道:“我最近半个月的手术都排满了,应该不会是我。”
钟情略显遗憾:“这样啊,那还真是不巧。”
江菁晚朝她微微点头示意后,便抬腿离开了。
护士小跑着跟了上去,压低声音道:“温医生温医生,刚刚那个好像就是傅氏集团的总裁夫人诶,长得好漂亮。”
于是不到一个小时,傅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亲临,就传遍了整个医院。
钟情母亲的病房门都要被踏破了,送水果的送水果,送温暖的送温暖,随时随地都挤满了人。
张医生坐在江菁晚对面剥着橘子:“今天所有科室的医生可是都往那儿跑了,就希望能在傅氏集团的总裁夫人面前露露脸,争取能换来一个晋升的机会,你怎么就无动于衷?”
江菁晚看着面前的病历本:“我明天有个手术。”
张医生把东西扯了过来,苦口婆心道:“我说认真的,听小蕊说,她中午还主动给你打招呼,你跟她搞好关系,说不定评主任的事,真就没问题了。”
江菁晚淡淡笑了下:“那我还不如当初答应了副院长的条件。”
张医生以为她是排斥关系户,他撇了撇嘴:“这能一样吗,副院长就是个杂碎,傅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我刚才也见了,长得漂亮人还温柔,一点儿架子都没有,看上去就很有气质,也不像是传闻中的那种捞女啊,果然谣言都不能信。”
江菁晚把病历本拿了回来:“行了,我还有病人要看,你去忙吧。”
张医生起身道:“好好好,但我还是多嘴一句,你本来早就该评主任的,就是被副院长耽搁了,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你别又给错过了。”
江菁晚知道他是好心,便回道:“知道了,谢谢,我会考虑的。”
“诶,这才对嘛。”
等张医生走后,江菁晚靠在座椅里,闭了闭眼睛。
钟情也回来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总有一股不安感。
第二天下午,江菁晚看了柚柚出来,正准备下班的时候,却在花园里遇到了钟情。
钟情见她,笑着打招呼:“温医生,又见面了。”
江菁晚轻轻点头。
钟情走过来,拉着她坐在一旁:“温医生,我妈妈明天早上就要手术了,我有些紧张,你能陪我聊聊吗。”
江菁晚道:“我们才是第二次见面,你应该找家人朋友聊。”
钟情皱着眉,似乎有些无奈:“我男朋友工作忙,没有时间,我之前一直都在国外,在这边也没什么朋友……不过奇怪的是,我看到温医生的第一眼就觉得很亲切呢,我觉得我们一定能做好朋友。”
江菁晚不确定钟情到底知不知道她是谁,但她没这个心思和她在这里虚情假意。
她起身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先……”
“温医生,你说,换心脏的这种手术,风险高吗,我挺担心我妈妈的。”
江菁晚猛地转过头:“什么手术?”
第ᴊsɢ十九章 是不是很幸运?
钟情神情无辜,重复道:“换心脏,温医生没听说吗。”
江菁晚手指下意识收紧,感觉喉间有些刺,她听见自己问道:“你妈妈……是什么血型?”
“RH阴性血。”钟情开心道,“本来这个血型能匹配的心脏其实很少,我听别人说,排队都要排好几年呢,不过刚好医院现在就有一个合适的。温医生,你说我妈妈是不是很幸运?”
江菁晚看向她,指甲几乎要嵌进肉里。
她如坠冰窖,浑身都在发抖,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那是别人排的!”
钟情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也觉得很抱歉,但是我妈妈的身体最重要嘛,我总不能为了一个陌生人,眼睁睁看着我妈妈难受。晚行也说了,会对此做出相应的补偿,不管多少钱,都由他来出。”
江菁晚喉咙瞬间干痒的要命,她拔腿就跑回了医院。
钟情看着她的背影,还是刚刚那个温柔的笑容。
江菁晚打开了张医生的办公室门,神情恍惚:“张医生,柚柚手术的事……”
张医生看向她,神色也有些凝重:“你都知道了。”
江菁晚张了张嘴,脸上没有丝毫血色:“不,不能是这样……”
张医生走到她面前:“你先坐下来冷静一下,这件事我也是刚刚接到消息,我们商量商量看看应该怎么办。”
“我去找院长。”
她刚要转身出去,张医生就连忙拉住她:“你找院长也没用啊。”
江菁晚失控喊道:“怎么没用!他们不按程序走,这本来就是……”
张医生赶紧关上门,小声道:“现在是医院融资的关键时期,你找他们真没用,他们一个个都忙着讨好傅总呢,怎么可能为了这件事去得罪他。”
他继续,“你这样,我已经联系我在其他医院的朋友了,我让他们帮我排着,最多,最多今年年底,一定给柚柚把手术做了好吗。”
江菁晚突兀的笑了声:“我等不了那么久,柚柚的心脏已经开始出问题了。”
“小孩子嘛,磕了摔了哪有不疼的,更何况傅总那边还会赔一大笔钱,就是推迟半年,其实也不是不……”
江菁晚神色逐渐冷了下来:“不可以,柚柚的手术必须现在做。”
她已经很明白了,钟情知道是她,也一定知道她在等着给柚柚做手术,所以会有这些事。
江菁晚转身:“我先走了。”
“你去哪儿啊。”
“找商砚舟。”
张医生瞬间面露惊恐:“你疯了吗,找他做什么?温医生你冷静点,先和那个孩子的父母商量一下吧,万一他们同意了呢……”
江菁晚没有回头,大步离开。
出了医院后,她直接打车到了傅氏集团。
前台看见她,语气冷漠又机械:“请问你有预约吗。”
江菁晚只有几个字:“我找商砚舟。”
“见傅总是需要预约的。”
江菁晚抿着唇,拿出手机拨了商砚舟的电话:“我在傅氏楼下。”
话毕,利落的收起了手机。
前台一脸莫名的看着她,然而下一秒,面前的座机却响起,是总裁助理室打来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