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不少人抛过来诧异的目光。

  简凝禾脸皮再厚也顶不住被这么看着,直接把脸埋进了裴谨鹤的胸膛里。

  裴谨鹤神情不变,甚至还把她搂得更紧了一些,轮椅稳稳地朝前行驶。

  也幸好裴谨鹤身材高大,就算他坐在轮椅上,抱着身材娇小的简凝禾,也显得没有那么突兀。

  甚至还十分和谐,让人觉得他们十分般配。

  或许是裴谨鹤身上的味道过于令人心安,也或许是简凝禾今天消耗了太多精神。

  她缩在裴谨鹤怀里,不知不觉间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等裴谨鹤来到医院的停车场,守在那里的三方看到他抱着简凝禾过来。

  下意识上前一步,刚准备开口询问,裴谨鹤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这一眼直接把三方钉在原地,赶忙闭上嘴巴不敢说话。

  四方幸灾乐祸地看了他一眼,上前帮裴谨鹤拉开车门,又帮着他上车,将睡着的简凝禾塞到他怀里。

  这么折腾一番,原本睡着的简凝禾都被折腾得醒了。

  在她皱着眉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裴谨鹤把她往怀里揽了揽,宽厚温热的大手落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

  简凝禾紧皱的眉缓缓舒展,靠在他怀里又睡过去了。

  裴谨鹤护住她的头,抬眸看向上了驾驶位的四方:“开车,回裴氏庄园。”

  四方:“是。”

  -

  另一边。

  夏染蛊惑了甘丹雪后,便动了想要去找陈理治的心思。

  她怕甘丹雪一个人处理不了简凝禾,最后还是让简凝禾给逃了。

  于是,她收拾了一番,开车来到了陈氏集团。

  陈氏集团正在破产清算,大楼里堆满了垃圾,看着格外萧条。

  董事长办公室内,陈理治正半靠在椅子上,抬着手揉着生疼的眉心。

  陈理治这些时日也不太好过。

  因为陈浩武那件事,裴氏一直在针对陈氏集团,造就了公司股票全面崩盘,签约的订单交不出货,现在即将面临巨额赔款。

  他挣扎了几天,求爷爷告奶奶的,都没人肯帮,无奈之下,只能不甘地破产清算。

  不光公司的事麻烦,陈老太太也一直在哭闹着让他把陈浩武从牢里捞出来,让他身心疲惫。

  被他随意放在桌上的手机又开始嗡嗡震动。

  陈理治看了手机一眼,没管。

  不用接他都知道又是陈老太太打来的,要他想办法把弟弟从牢里捞出来。

  那废物弟弟这次把陈家给害惨了!他不杀了他都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会把他从牢里捞出来!

  特别是他知道导致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是谁,却因为忌惮裴家不敢行动,让他心里烦躁又憋屈。

  在陈理治烦躁不已的时候,一个员工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夏染:“老板,有人找你。”

  陈理治皱起眉,坐直身子看了过去,看到员工身后的年轻女子时面露意外之色:“夏小姐?”

  他站起身,摆手让员工出去,快步走向夏染,苍老了几岁的脸上带着几分笑:“你怎么来了?”

  陈家和夏家不是一个阶层的。

  夏家是陈家要讨好的存在,平时根本没来往,怎么现在陈家破产了,这位鼎鼎有名的夏小姐却来了?

  夏染嫌弃地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办公室,站在原地没动,满脸高傲道:“我来,是想跟你合作的。”

  陈理治闻言皱眉,谨慎地问:“合作?什么合作?”

  “夏小姐,你也看到了,陈氏如今正在破产清算,我们已经没有实力和夏小姐合作了。”

  “我知道,我也不指望你给我赚钱,我只是想让你去帮我做一件事。”

  夏染微微扬起下巴,看向陈理治的眸带着几分轻蔑:“帮我除掉简凝禾。”

  陈理治面色微变:“不……”

  “先别急着拒绝我。”夏染轻笑着打断陈理治的话:“你们陈家会走上破产清算的路,和她可脱不了关系。”

  她故意扭曲裴谨鹤和简凝禾的关系:“那简凝禾现在可是裴谨鹤身边备受宠爱的情人。”

  “要是你们帮我除掉他,我可以让夏家出面,保住你的公司。”

  “你也别担心她背后有什么势力,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她只是一个乡下来的土鳖而已,没有什么实力。”

  夏染微微收起下巴:“怎么样?合不合作?”

  陈理治怀疑地看着夏染:“那为什么夏小姐不自己出手呢?夏小姐除掉一个没背景的人,应该轻轻松松吧?”

  夏染轻哼一声,十分直白地说:“夏家人手上不沾血。”

  言外之意,她要保持她的双手干净。

  实际上,她是怕被裴谨鹤查到她头上来。

  裴谨鹤的手段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这次来找陈理治,她也是躲着摄像头来的。

  陈理治也能理解。

  像夏家那样的豪门千金,怎么可能会亲自去杀人?

  但是,陈理治拒绝了:“不好意思,这合作我拒绝。”

  保住公司的确很诱惑人。

  可现在他面前有一个招惹了裴谨鹤身边人下场的例子放着。

  他已经怕了裴家了,根本不敢动简凝禾。

  夏染从容笃定的神情绷不住了,她皱眉看他:“你确定?如果合作,陈氏集团夏家帮你保,不合作,你可就什么都没了。”

  陈理治坚定点头,抬手送客:“我确定,我还有其他事要办,夏小姐还是先请回吧。”

  求合作不成,还被人驱赶,夏染脸上也端不住。

  她恨恨地看了一眼陈理治一眼,冷哼道:“不合作就不合作,希望陈先生以后不要后悔。”

第146章是不是很意外?

  夏染的到来,陈理治没放在心上,转头就继续投入了财产清算中。

  一周后。

  医院里,简凝禾确定简淮身体的各项指标开始回升,一直提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她走出重症监护室,将防护服脱下,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响动。

  简凝禾摘掉口罩,拿出手机解锁一看,大师兄给她发来的消息刷了屏。

  【Make a fortune】:[位置-春禾堂]

  【Make a fortune】:邮寄回国内的药材都已经到了,我怕你没空去拿,让人都放春禾堂里了。

  【Make a fortune】:ERN02生物实验室已经建好了,磁卡在春禾堂制药室里,你随时可以带药材去实验室做研究。

  【Make a fortune】实验室的地址在这里,[位置]

  【YM】:猛狗落泪.JPG

  【YM】:谢谢大师兄!爱你呦.JPG。

  回完消息,简凝禾把手机塞回兜里,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她要去春禾堂取药材。

  国内缺失的药材大师兄寄回来了,实验室也有了,接下来就可以针对简淮现在的身体状况,进行新的药物研究了。

  无论如何,她都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救简淮。

  简凝禾来到医院的停车场。

  在进入停车场时,她敏锐地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她。

  简凝禾脚步不停,不着痕迹地观察了停车场一圈。

  看到离她车子不远处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衣服,头上戴着太阳帽,一高一矮的男人。

  他们似乎正凑在一起看一张照片,还朝她的方向看了两眼。

  简凝禾敏锐地从他们的眼中察觉出浓烈的恶意。

  来者不善。

  这又是谁派来的人?

  难道是罗网的人发现她的身份了,准备把她绑走?

  还是地下拳场被她打过的人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要来找她报仇?

  简凝禾脑子里筛选着会对她出手的人选,面上却十分平静,佯装什么都没有发现,自然得弯腰要打开车门。

  实际上在打开车门时,她速度极快地摁了三次手机关机键。

  就在这时候,她身后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紧接着,她的头发被人从后扯住,一只拿着白色帕子的手捂住了她的口鼻。

  简凝禾只闻到了一阵刺鼻的味道,她眉头细微地皱了皱,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将人迷晕后,两个男人迅速把她塞进了旁边那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里,发动车子离开。

  -

  某处豪华别墅内。

  杭慕山正翘着二郎腿打游戏,手机上陡然一阵震动,紧接着,就弹出了三个血红的字母。

  SOS。

  在这字幕旁边,还有一张小小的地图,地图上有一个小红点正在移动。

  “我靠,博士有危险!”杭慕山在看到地图小红点上标注YM两个小字母时,猛地蹦了起来。

  他面上带着怒,迅速联系自己的手下。

  不过半分钟,豪华别墅内外站满了身穿西装的魁梧大汉,他们每个人腰间都鼓鼓囊囊的,都带着自己的真家伙。

  “走,去救博士。”杭慕山拿起外套穿上,面色沉沉,大步往外走:“我倒要看看,哪个王八羔子胆子那么大,敢在我的地盘上动博士!”

  -

  另一边。

  正在开会的裴谨鹤手机嗡的震动了一下。

  他垂眸淡淡一瞥,看到屏幕上弹出来了一张地图,地图上有着简凝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