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有些冷“我告诉顾知州,孩子死了,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我突然觉得自己没那么难受了,韩毅,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

  他扶着方向盘,开口道,“没有,这本来就是他们应该承受的。”

  “不够的。”才这么一点点疼,我怎么就甘心放了他们能,慢慢来吧,来日方长,我受的苦,我要双倍讨回来。

  见我沉默下来,韩毅开口道,“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第594章

  接下来?

  想了片刻后,我没开口,只是道,“慢慢来吧。”

  想要一个人生不如死,折磨他的精神才是最疼苦的……何况,如今想来,坐立难安的,应该是梁落。

  我太了解顾知州了,如今我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明明好好的孩子,怎么会说没就没了?他不傻,只要他去查,那些蛛丝马迹,他总会查到梁落那。

  想到这里,我不由看向韩毅道,“当初梁落囚禁我的别墅里的那些佣人,还能找到吗?”尤其是周嫂,若是能找到她,顾知州想要查,就太简单了。

  韩毅微微拧起了眉心,看向我道,“你打算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顾知州?”

  看着车窗外越来越大的雨,我摇头,“不,我不会告诉他,他若是足够聪明,就会自己去查,我要他和我一样痛苦,我的痛他一点都不能少。”

  他看着我,目光深邃,透着我看不懂的情绪,我不在乎他怎么看我,只是看向他道,“韩毅,你会帮我的,对吗?”

  他扶着方向盘,有些苦涩的笑了出来,“算利用吗?”

  我点头,没有否认,“算,前提是你愿意。”

  他抽了口气,苦涩道,“唐黎,你明明知道,只要是你开口,刀山火海,我都会愿意。”

  对于他言语里的落寞和无奈,我自动忽视了。

  没回答他的话,只是沉默的看着车窗外越来越大的雨,不能否认的是,人在经历过一些事情后,就会完全变了一种性格。

  回到别墅,胡雅等在门口,见我浑身湿透,她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扶着我进了卧室,给我放水洗澡。

  这些日子来,我们之间似乎都形成了一种默契,我和她之间,都不会多说一句多余的话,她只做她应该做的事,而我,平静看待就行。

  别的,再无其他。

  洗完澡,我换了衣服出来,桌上已经准备好了一碗热姜汤了,我讨厌喝姜汤,但还是全部喝了。

  随后便去了韩毅的书房,他正在打电话,胡雅守在门口,见我要进去,她他抬手拦住了我,看着我冷冰冰道,“韩总在工作。”

  言外之意是让我不要打扰。

  我点头,站在门口,但里面的韩毅大概是听到动静,直接开口道,“胡雅,让唐黎进来。”

  胡雅蹙眉,但还是让我进去了。

  韩毅在打电话,见我进去后,对着门口的胡雅道,“以后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是唐黎进来,你都不用拦。”

  显然,这话是对胡雅说的,我看不到胡雅的神情……但大概知道,她此时的脸色绝对算不上好。

  看着我,韩毅开口道,“我先打个电话会议,你等我一下。”

  我点头,在书房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来,韩毅似乎一点都不防备我的存在,对着电话里谈工作,没有半点要回避我的意思。

第595章

  听着他谈电话的内容,我似乎明白,陆翊为什么要留在缅北查他了……一旦证据确凿,他定然是死罪,而且是马上执行那种。

  没多久,他打完电话,看着我道,“找我有事?”

  我没急着和他说什么,而是看着他道,“你想过如果有一天你做的事情被查,意味着什么吗?”

  他看着我,挑眉,“知道,所以,你刚才听到我在电话里的事,是打算告发我?”

  我抿唇,看着他道,“有用?”

  他浅笑,“单凭你一面之词,估计警察不会相信。”

  他好像确实并不在意我刚才听到的东西,甚至压根不在意我会不会告发他,抽了口气,我抿唇,不继续这个话题了。

  好像没有任何用处。

  见我不开口多说,他看着我道,“怎么样?找我什么事?”

  我没打算和他绕弯子,直接开口道,“帮我个忙?”

  “你说。”他找了个位置坐下,微微抬手掐了掐眉心,似乎有些疲倦。

  我沉默了一会,看着他道,“我想找人想办法把那天的事重演一遍。”

  他拧眉,“重演一遍?”

  我点头,“我在游泳池那天发生的事,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时间,甚至是同样的人,包括...孩子被拿出来的样子。”

  他看着我,有些不明白了,“别人回避痛苦,你却打算记录痛苦?”

  我摇头,“不是,我想把那天发生的事,让顾知州亲眼看见。”

  他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道,“好,我可以帮你,但这件事你别再参与了,我会安排人去做。”

  我点头,迟疑了片刻道,“如果不是本人,可以找到和我一样的人吗?或者说,可以找到和梁翰之一样的人吗?”

  他点头,“放心,我既然答应你,就一定会想办法找到相像之人去完成……何况,你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艺术,叫化妆术,那天晚上天色黑,你又是在水里,弄到九分相似便也不错了……至于梁翰之,背影相似之人多的事,若是再找不到合适的人,你忘记了,当初那栋别墅里,应该有摄像头,想办法恢复便可。”

  听到这些话,我不由点头。

  看着他道,“韩毅,谢谢你。”

  他定定看着我,目光深邃晦暗,“唐黎,你比我清楚,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你的谢谢。”

  我看着他,没有回避他的目光,而是平静道,“你可以拒绝我。”

  他突然笑了,满脸无奈,“唐黎,你还真是...你明知道,只要是你开的口,我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

  我抿唇,没开口接他的话了。

  见我沉默,他走向我,微微勾起我的下巴,让我看着他,四目相对,他满眼都是无奈,“你就仗着我喜欢你。”

  说完,他朝着我靠近,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我下意识的后退,躲开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第596章

  他看着我,没说话,但目光很沉。

  许久,他笑了,开口道,“放心,你交代的事,我都会帮你办好的。”随后便直接出了书房。

  我站在书房里,看着这堆满书的房间,深深吸了口气,后来我们终究要承认,我们啊,最后都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许久,我才转身离开书房,胡雅还在门外……但这一次不是守着,而是很明显,在等我。

  见我出来,她看着我,目光冰冷淡漠。

  我不喜欢她这样看我,所以开口道,“你想说什么?”

  她盯着我,目光冷漠,“唐黎,你比梁落要可恨百倍,你伤害了一个满心满眼的人。”

  我并没有生气,只是看着她道,“那你呢?陆翊当初不也是满心满眼都是你吗?你是怎么伤害他的?我和韩毅至少还隔着杀父杀母的仇恨,你呢?你对陆翊是什么?”

  似乎被说到疼出,她脸色一沉,无话可说了。

  我无心伤她,说完也不多停留,回了卧室。

  日子过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