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夏说的那个神秘人,看起来,的确是很神秘的样子。
他住在一个简单的院子里。
简单,是因为院子里并没有什么装修物,简简单单的,走进去,就像是走进了一间农舍那般。
院子里有个下人在干活。
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古铜色的皮肤,长得倒也十分的干净利落。
“杨子哥,我带我家小姐来了。”
安夏跟这个叫杨子的男子,因为说过几句话,现在算是有些熟。
杨子冲她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她身后的女子身上。
顾云汐今日戴着一顶帽子,装束简单,看不出来模样。
但等她将帽子摘下来那一刻,就连杨子都看傻眼了。
好美!
不是那种妩媚娇艳的美,而是,一种不沾清尘,像是仙子一样飘逸的美。
“杨子,这位便是我家小姐。”安夏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杨子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两步,古铜色的脸顿时抹上一丝火辣。
“抱、抱歉,我家公子……在里头等着了。”
“你家公子知道我家小姐今日要来?”安夏眉眼一亮,这意思是不是说,这单生意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杨子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对顾云汐躬了躬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顾云汐迈步,向屋子里走去。
安夏想要跟随,杨子赶紧道:“安姑娘,能帮我个忙,浇浇水吗?”
院子里都是新种的菜,果然是一堆活等着人去做。
安夏却有些不放心,看着顾云汐。
见顾云汐点头,她才转身,和杨子一起忙活起来。
那位公子,显然,只愿意见顾云汐一人。
顾云汐刚进门,就闻到一股清淡的檀香。
那公子就坐在幕帘后,幕帘挡着,也看不清他的脸。
不过这神态,清冷高洁,贵气无双,断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幕帘前方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桌子上还有笔墨纸砚。
“公子想让我画什么?”顾云汐自顾在椅子上坐了下去。
拿着笔,沾了墨水,在等待。
倒是幕帘后的公子看她这模样,眉宇间,添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你做事,习惯如此单刀直入?”
“只是不想浪费彼此的时间罢了,我一个已婚妇人,很多时候身不由己。”
那公子挑眉。
他的确是不想浪费彼此的时间,所以,一切都让杨子准备好。
可现在见到了顾云汐本人,听她如此说话,倒是没有那般焦急了。
他对这个女人,忽然间很感兴趣。
“你比我想象的有趣。”公子靠在椅背上,隔着幕帘,盯着她的脸。
“先表明自己已婚的身份,是怕我对你有非分之想?”
“我没什么优点,就只是皮囊比一般女子长得好看些。”
顾云汐从不谦虚,但也不喜欢张扬。
她只是实话实说:“但我已出嫁为人妇,所以,长得好不好看,也不可能与阁下发生些什么故事。”
她又握着笔,道:“公子要我画什么,还请明示。”
幕帘后的男子,目光却始终锁在她的脸上。
从未见过,如此坦荡的姑娘。
说自己比寻常女子长得好看,竟也能说得如此大方,完全不让人反感。
她真是第一个。
不过,公子也只是多看了两眼而已,并没有太放任自己的目光。
他道:“昨日你婢女送来的针管设计图,针口太粗,扎入血管,会让人十分难受,我建议再缩小一半,如此,用起来病人的舒适感才会更加高。”
“你说……什么?”
顾云汐惊得猛地站了起来。
他知道那是针管,他甚至知道那是用来扎入病人血管的!
可这些,都是现代文明之下的产物,而现在这个年代,是上千年之前的古代!
他怎么懂现代的东西?
他到底是什么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