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虽然并不具备人类的情感,但到底跟宁瑶并肩作战过很多年。

看见她如今的样子,亦沉默了很久。

【宿主,系统再次被触发,给予您最后一次选择机会,请选择留在任务世界,或回到真正属于您的世界。】

宁瑶猛地抬眸,心狠狠一颤。

她真的,还能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当初留下,是为了和陆翰波相守,与他一生一世一双人。

如今,一双人早已成了笑话。

只剩遍体鳞伤,满目疮痍。

宁瑶闭了闭眼,一字一句道。

“我选择,回家。”

第10章

她决定完成最后三件事后,就彻底脱离这个世界。

第一件事,她要妥善处理好自己的尸身。

脱离世界后,她的灵魂会回家,但肉身不会消失,她不愿把自己的肉身留给陆翰波,更不愿意自己死后陆翰波对着一具尸体做出什么离谱的事,于是请求系统,在自己死后,帮她把肉身销毁掉。

陆翰波,背叛誓言的代价,是我们永生永世不复相见。

第二件事,她要处理好孩子的归宿。

她走的时候,无法从这个世界带走任何东西,包括孩子,她不愿把两人的孩子留给陆翰波,故而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孩子找一户幸福的人家。

系统帮她筛选出了最合适的人家,并以她的名义暗中联系了那家人。

第三件事,宁瑶留下了一封信。

在悄然安静的无情山庄,陆翰波为了不打扰她休息,并没有和她歇在同一处。

深夜,宁瑶偷偷点燃烛火。

手中握着狼毫,却久久无法下笔。

十年相伴,到头来,镜破钗分。

从前只知兰因絮果是话本子里的一句戏词。

如今亲身体验,才知其痛有多深。

这痛苦。

密密麻麻,丝丝缕缕,蚀骨穿心。

若再来一次,她再不要陷入这万劫不复的感情。

写着写着,一滴泪落在信纸上。

晕开了浓黑的墨。

满满一张纸快要写完了,宁瑶红着眼,一笔一划写上最后一句话——

陆翰波,辜负真心之人,要下十八层地狱。

……

在无情山庄休养了很久之后。

陆翰波终于带她回了晋王府。久违的在梳妆台上收到了鸣月的信。

大概是这次陆翰波找她时的疯魔,叫鸣月又有了危机感。

她又时不时给宁瑶送信,事无巨细的告诉她陆翰波近日又陪自己做了什么。

无非是给她送绫罗绸缎,陪她看戏解闷……

宁瑶每每看完,都将这些信存在盒子里,心里没有丝毫涟漪。

就这样,好几个月过去了。

宁瑶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临盆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接近临产的某个晚上,突然狂风大作,暴雨不止。

深夜,宁瑶和陆翰波都入眠了。

突然有不长眼的小厮来敲门。

两人被惊醒,陆翰波不耐的套上外衣出去。

“王爷,听风院那边……”

小厮像是被打断了一下,两人的声音的越来越远,应当是两人走远了些。

不一会儿,陆翰波才回来。

他穿戴好衣袍,在她脸颊上摸了摸:“虞儿,我突然有公事,你先歇息,不必等我了。”

宁瑶最近十分乖巧,哪怕陆翰波连续几日不回府,她也不曾过问什么。

可这次,宁瑶却伸出手,抱住了陆翰波的腰。

“外面打着雷,我好怕,夫君,今晚不要走,可好。”

连陆翰波都没发现,她已经很久没叫自己夫君了。

陆翰波有些享受她久违的依赖,却仍没有要留下的意思。

他失笑的摸了摸她的发,语气宠溺,“都要当娘的人了,怎么还怕打雷?乖,夫君很快就回来陪你。”

最后,只在她脸颊落下一吻,人便离开了。

宁瑶平淡的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刚才的依赖就像从不曾存在。

宁瑶听着外面的狂风暴雨。

忽然觉得,今夜的确很适合分别。

陆翰波

如果你知道,这将会是你见我的最后一面。

会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

她安静的坐了许久,最后召唤出系统。

语气十分平静:“就是今夜,带我走吧。”

第11章

金光在黑夜中闪现,系统立刻回复:“好的,宿主。”

不多时,剧烈的阵痛便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她痛得脸色青白,却死死咬着唇,直到咬出血痕,都不让自己叫出声。

宁瑶挺着肚子,从抽屉里拿出一样东西,颤巍巍走到门外。

她走进院子里,浑身淋着大雨。

手上是一个竹筒模样的信号弹。

是陆翰波曾经给她的。

“虞儿,当你遇到危险时,就发出这个信号弹,无论我离你多远,都一定会回来救你。”

宁瑶仰着头,脸上满是雨水。

她缓举起手,将竹筒往半空中发射,

“嘭!”

一声烟花在空中响起,把夜幕点缀成绚烂的世界。

宁瑶惨白着脸,一下又一下的发着信号。

没有看见那边表示接收的烟花,她就不肯放弃。

直到终于疼得失去了所有力气,宁瑶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手上的竹筒也掉在地上,骨碌碌滚远了。

黑夜里,看不见血迹,但浓烈的血腥味哪怕是大雨也冲不散。

院子里的下人都被吵醒了,有侍女提着灯笼出来,一眼就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宁瑶,顿时失声大叫。

“王妃!!!”

无数人朝她来,在灯笼的映照下,看见她整个下身都被鲜血染尽后,所有人大惊失色。

“叫大夫!叫稳婆!快去叫人!”

芳心院一片混乱,但传到宁瑶的耳朵里声音都变得很轻了。

她微眯着双眼,听见远处的竹林被大雨淋得沙沙作响。

似是在向她道别。

她缓缓闭上了双眼,心中默念。

陆翰波。

你我,永不再见。

……

翌日,下了一夜的雨,清晨反而出了太阳。

陆翰波刚上马车准备回府,就突然有暗卫过来禀告。

陆翰波冷淡的开口:“何事?”

暗卫迟疑着开口:“殿下……昨夜王府有人给您发过信号,发了整整99道……”

陆翰波一僵,会给他发求救信号的除了宁瑶再无他人。

99道!

他的心狠狠一震,一阵不安冒上心头。

陆翰波大怒:“为何不告诉本王!”

暗卫犹豫了一瞬,说:“您昨夜交代,发生任何事都不准打扰您……”

陆翰波顾不得其他,连马车也不坐了,直接翻身上马快速回到晋王府。

刚下马,门口一直等着他回来的小厮侍女们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陆翰波似乎预感到了什么,连声音都在发颤。

“王妃呢?!”

下人们一边磕头一边哭。

“奴才该死!昨夜王妃突然临盆,难产大出血,王妃她……她已经殁了。”

第12章

自从那事发生之后,盛京城第一次下起了大雪,鹅毛丝絮,随风飘扬。

晋王府中,所有的奴婢和奴才皆如往常般忙着手中之事,唯独这王府中,要比先前冷清了许多。

奴才和奴婢们时常会无事可做,待在自己的院子便是过了一天。

他们卯时和亥时皆会到芳心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