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严总是这副没有多大情绪的样子,压抑着自己。

沈楮抿了抿唇,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了。

她明白,这一年来,林严把自己逼到了极限。

一门心思的攻读课本,就为了早已拿到毕业证,然后回国报仇血恨。

要不是当初自己来学校交论文,碰巧遇见了林严。

她都不知道,林严如今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有一种少年老成。

再也不像一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而是一个背负这整个家族仇恨的孤军奋战的男孩。

那一刻,她想到了当初对自己还不错的林家二老,也就这一闪而过的念头。

让她决定留下来照顾林严的生活,当然她只是告诉他,自己只是碰巧要在这边发展。

不然,按照现在林严不愿意麻烦任何人的想法,是绝对不会同意自己留下来帮她。

心神不宁的想着,沈楮并没有注意旁边的车。

“滴!”的一声,一辆轿车疾驰而过。

来不及躲闪,沈楮以为自己免不了要被撞上,也就闭上了眼睛。

谁知,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感受到,反而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

沈楮缓缓睁开眼,入目就是林严的那张脸。

她有一瞬间的发愣:“谢谢了。”

几秒后,局促的站离开了林严的怀抱,然后理了理衣服。

之后的一段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沈楮觉得怪不怪的,但是没有多在意。

好在,他们租的放在离学校并不远,十分钟后,就到了。

一大到家,沈楮就去了厨房,嘴里还叮嘱着:“你先去洗澡,我再给你炒一个菜就好了。”

林严沉声回:“好。”

看着林严拿着衣服去了浴室,沈楮才小心翼翼的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生日蛋糕。

十分钟后,林严洗完澡出来,却发现家里一片漆黑。

“沈楮姐,是停电了吗?你没事吧,你等我一会,我去拿手电。”

不料,话音刚落,就响起了一阵生日歌。

“啪!”灯亮了起来。

沈楮手捧着生日蛋糕,缓缓朝林严走了过来。

“林严,生日快乐!”

林严目光闪烁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他没想到这世上除了亲人,还有人记得他的生日。

此刻,他很感动。

蛋糕上点着一只细细的蜡烛,烛光照亮她清美可人的脸庞,美的动人心魄。

沈楮看着愣住的林严,好笑道:“林严,愣着干什么,快许愿啊!”

林严收回思绪,闭上眼睛,默默的许下愿望。

然后,一鼓作气吹灭了所有蜡烛。

“林严,你好厉害,居然一次性就把蜡烛全部吹灭了。”

林严笑了笑:“谢谢。”

沈楮拉着他走向餐桌:“过来坐吧,我怕菜都凉了,吃完饭我们再吃蛋糕吧!”

两人在餐桌上落座,开始品尝起晚餐。

沈楮的厨艺很好,林严突然有了一个奢侈的想法。

他很想每天都能吃到她亲手做的食物,可是,想想都不可能。

看着几乎没怎么动筷的林严,沈楮问:“怎么了?是我做得不好吃吗?”

第24章

“没有,很好吃。”林严立马连夹了好几道菜。

沈楮被他这一举动逗笑:“你慢点,要是说不好吃,我也不会怪你。”

林严以为沈楮真的生气了,郑重的说道:“真的好吃,我是真的很喜欢。”

看着入戏较真又小心的林严,沈楮不忍再逗他了。

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他的碗里:“多谢寿星夸赞我的厨艺。”

“你怎么会知道我生日?”林严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

沈楮边往嘴里夹菜,边回:“当初在你的报名表上,看到了,就记下了。”

有人关心自己,林严很是开心。

难得的也往沈楮碗里夹了菜:“谢谢你。”

一天之类被林严感谢了无数次,直肠子的沈楮实在是忍不住。

她放在筷子,一改平日的温柔脸色,郑重的开口:“林严,你即使不用这么小心翼翼。”

“你要试着放松一下自己,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狠了。”

“像你这样年纪的男孩子,是正直青春最好的时候,你要好好感受这个世界。”

林严垂着头:“可是我有需要完成的使命,我不敢让自己放松下来。”

见状,沈楮心疼的将手放在林严的手上,像姐姐关心弟弟一jsg样关心道:“你可以的,我相信你。”

女人的手掌很暖,很小,却带着一股无形的力量。

好像真的暖化了林严一直封闭这自己的内心。

他抬起头,看着沈楮:“那你会一直陪着我妈?”

沈楮微楞:“我不是一直都在这里吗?”

林严张了张嘴,他想说不是现在,是一直,可是话到了嘴边,想了想,自己的要求有多无理。

人家和自己非亲非故,不过是看在姐姐顾钟乐的面子上,照顾一下自己。

他不该这么麻烦别人的。

沈楮并不知道林严的心思,只是一边吃饭,一边说着:“接下来我要出趟差,冰箱里我都把菜买好了,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做,记住,千万不要吃凉的。”

林严沉默着回:“好。”

“接下来你怎么打算?”

沈楮继续关心问着。

林严知道她是问那场输了的辩论赛,想了想后回:“打算报下一个辩论赛,继续参加。”

这次的辩论赛自己虽然输了,但并没有打击到林严。

他本来天就是属于越挫越勇型,从什么地方摔倒,他一定会从什么地方重新爬起来。

“好,我支持你,永远都会支持你!”

沈楮举起酒杯敬他。

“谢谢。”林严与她干杯。

两人愉快的吃了晚餐后,喝了一点红酒。

晚餐结束,她站起来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给你拿礼物。”

林严意外又惊喜,沈楮已经为他准备的够多了,没想到还有礼物。

他站起来,又掏出手机,拍下生日蛋糕的图片。

这时,听见沈楮在叫他的名字:“林严!”

林严闻声转身,看见手捧着飞机模型走来的女人,彻底被感动。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连自己这个梦想,沈楮都知道。

沈楮笑着把礼物提到林严的手上:“怎么样,我可是托朋友找了好久,喜欢吗?”

林严只觉得鼻尖反酸,视线模糊,心中好像有股火焰迸发了出来。

“喜欢。”

第25章

听到林严的回答,沈楮也甜甜的笑了,两人四目相望着。

林严压抑着内心的冲动,嗓音暗哑道:“谢谢你,真的谢谢,这是我过得最特别的一个生日!”

这是他在面临亲人相继离世后,在国外最开心的一天。

也是他长这么大度过的最浪漫最有意义的一次生日。

礼物也是他迄今为止,收到过的最棒的礼物。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沈楮,以后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从此,林严的心中,有了要保护的人。

沈楮并不知道林严的心中所想,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

她是真的不胜酒力,才喝了两杯红酒,竟有了醉意。

眼前的人儿渐渐变得模糊,沈楮用力的摇了摇头,想要保持清醒。

“太晚了,我先去睡了。”

不料,刚说完这句话,就倒了在了林严的怀里。

看着怀里两坨腮红的女人,林严的喉结上下滚了滚。

深吸一口气后,将女人抱进了房间。

掖好被子,熄了灯,就出来了。

然后看着客厅里的狼藉,开始慢慢收拾,但嘴角的笑容并没有消散半分。

这一晚,陆伯禹睡得格外舒适。

他想念的家人都来到了他的梦里。

一瞬间,林严感觉浑身颤抖,站在顾钟乐面前,嗓音哽咽:“姐……”

“都怪我,是我当年不懂事,不该跟你置气。”

现在他才知道没了姐姐,他只能一个人面对所有。

从此,再没有人会在他犯错后,给他收拾烂摊子,再也没有人会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他,再也没有人会无条件的对他付出。

更没有人在他受挫的时候,给他拥抱,安慰他说:“我们林严是最聪明的孩子,将来一定会梦想成真,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人。”

更没有人再会用温柔的语气,喊他:“弟弟!”

“姐!你回来好不好,我不要你为了我放弃自己的生命。”

“是我错了,我现在懂事了,是一个男子汉了,可以换我来照顾你了。”

可不论林严怎么哭喊,怎么哀求,眼前的顾钟乐都只是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

许久后,顾钟乐才轻轻开口:“阿严,姐姐为你骄傲,我和爸妈、奶奶,都会在远方默默的保佑着你。”

林严睁着水眸的双眼,颤抖着问:“真的吗?你见到他们了吗?他们过得好不好?”

顾钟乐微笑地看着他,声音温柔:“我们都很好,你也要好好的。”

林严还想说点什么,可是顾钟乐的影子却在渐渐消散。

他意识到了什么,想去拉顾钟乐的手,却被直接穿过了顾钟乐的身体,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但林严并没有放弃,而是上前去追。

可终究还是徒劳……

最终,顾钟乐还是化作一团白云,飘走了。

心脏处猛地传来抽疼,林严猛地从梦中惊醒!

眼泪划过鼻梁流进另一只眼睛,再流到枕头上,鼻塞到窒息。

黑暗中,房间里久久地回绕着林严的哽咽声。

那嘶哑的泣声,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