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到他了,但是他嘴硬,什么都不肯说。”安晨濡道。

  “继续审问,这件事必然不简单,我要搞清楚那个女孩的身世。”安德森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暂时我会安排人暗中保护她,防止母亲再动手脚,父亲您不妨再把当年为我母亲接生的医生,或者她身边的亲信侍女给抓来一问,也许情况就明白了。我怀疑母亲一定背着您做了什么。”安晨濡建议道。

  “嗯,你说的没错,就这么办。”

  父子俩分头行动,安晨濡负责去保护黎雾,探听黎雾身世,安德森暗中安排人去调查孩子的事。

  运动村,房间内。

  黎雾终于苏醒了,权云爵握住她的手,激动道,“雾雾,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醒来后的黎雾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她坐起来环顾四周,确认自己住在酒店房间内,身边有权云爵的时候,才放下心来。

  “老公……”

  “没事了没事了,告诉我,怎么回事?你被人抓走了知道吗?”权云爵问。

  黎雾点点头,能回想起先前被冲散后的遭遇,她握紧权云爵的手,紧张说,“我看到他了!我看到他了!手背上有蜘蛛!他也在运动村!他拿着枪,差点杀了我……”

  想到那一幕,黎雾有些后怕,扑进权云爵的怀里,权云爵搂住妻子安慰,“看来,那个凶手真的混进来了,接下来我们都得更加小心。”

  “嗯。”

  手机响起,权云爵看了一眼,提醒道,“大姐和大姐夫他们带着痕痕过来了。”

  “他们在哪?”黎雾松开权云爵,准备下床。

  “到了会客室了。”

  “走走走,去见见他们,我都想痕痕了。”黎雾穿好鞋子,权云爵确认她身体没什么大碍,带着她一块去会客室。

  推开会客室的大门,大家看见了宫恩泽和许佳音,还有小痕痕。

  “妈咪!爹地!”

  小痕痕看见爹地妈咪进来,欢喜地冲过来。

  “痕痕!”

  黎雾蹲下来拥抱孩子,二人紧紧抱在一起,痕痕委屈地说,“妈咪,痕痕好想你们啊!”

  “我们也想你啊!宝贝!”

  一大一小亲密了好一会儿,权云爵和宫恩泽他们拥抱打招呼。

  许佳音笑着说,“能见到你们,我们都很高兴,应该早点过来找你们的。”

  宫恩泽说道,“其实我本想安排接机,但官方都做好准备,实在没有我表现的机会。”

  “不用那么麻烦,雾雾跟团,我们都很方便。”权云爵落座后说。

  黎雾拉着痕痕走过来,也在沙发上坐下来,好奇地问,“你们怎么能进运动村的?”

  许佳音道,“这还不简单,你们大姐夫赞助了这次的奥运会,我们自然拿到了入场观赛的资格。”

  “哦,难道我看到好多汽车展示广告,就是宫家的汽车对吧?”黎雾才反应过来。

  “对的。你们可是最大的赞助商,到处都有广告,运动村里还有车展呢!”黎雾津津乐道,随后又询问,“痕痕这段时间怎么样?在桑国过得习惯吗?”

  “痕痕挺好的,他已经改回父姓,现在大名叫宫无痕,小家伙可讨喜了,整个宫家上下都很喜欢他。”

  “那太好了,我们小痕痕的适应能力就是强啊!”

  得知痕痕住得习惯,黎雾和权云爵都放心下来。

  双方聊得很愉快,宫恩泽说道,“等比赛结束,我安排车辆过来接你们去宫家做客。”

  “好啊,我们一定去看看。”

  宫恩泽是最大的赞助商,中午他做东,打算安排一场午宴,款待黎雾和整个云国代表团。

第266章 失散多年的亲姐姐是她?

  另一边,权景恒和权子衍明察暗访一遍,都没找到嫌疑人。

  权子衍又在不远处的人群里发现了安落薇,手指给自己二哥看,“二哥,你看,那不是安落薇吗?你们俩聊清楚了没?没的话再去找她吧!调查的事交给我来处理。”

  “不必了,我和她不可能了。”

  权景恒直接走向另外一条岔道,权子衍不解地问,“唉?你说的什么意思?怎么就不可能了?”

  等到没人的空档,权景恒才停下脚步,对着后面啰嗦的弟弟解释,“那是因为,人家的真实身份是桑国的公主,我高攀不起。”

  “我艹!”

  权子衍震惊一脸,仔细想想,猛然反应过来,“难怪啊!桑国的国王好像就是姓安,她叫安落薇,我去……不会真的是公主吧?那你们……真的没可能了!”

  如果是这样,权子衍只能替自己哥哥默哀了。

  兄弟二人一无所获,回到云国代表团入驻场馆,他们见到了宫恩泽和许佳音以及痕痕。

  距离上次见面都过去几个月了,许佳音现在肚子微微隆起,孕味十足。

  大家免不了一阵亲热,权子衍和权景恒兄弟俩把痕痕抱起来,稀罕了好一阵子。

  听说是宫恩泽宴请整个云国代表团,兄弟二人也跟着一道去吃饭。

  不远处的地方,安晨濡戴着口罩和眼镜,望着走过去的一行人,他又看到了那个叫沈昙的女孩。

  查了她的出生日期,安晨濡发现她比他大好几天,应该是他的亲姐姐才对。

  真的没想到,无意间竟然能够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亲姐姐。

  但是想想又觉得奇怪,如果他们是同卵双胞胎,也应该是同一天生日才对,为什么他的生日会小几天呢?

  他很想上前直接去问她,可是又怕引起怀疑,太过唐突,只能强忍着好奇,等待时机。

  桑国王后雅典娜近日代表桑国,正在接待其他国家的总统夫人,国家夫人等,国王安德森也要接见外宾,夫妻俩分头行动,都很忙碌。

  安德森再忙碌也没忘记调查孩子的事,他命令贴身心腹秘书长丁谨暗中处理这件事。

  丁谨已经找到当年为王后雅典娜接生的医生白哈布,如今已经成为帕亚市医院院长,王宫侍卫秘密将白哈布带进王宫内,羁押起来,突击审讯。

  白哈布没想到事情会败露,畏惧国王陛下的权威,他只能将事情和盘托出。

  查清楚内容后,丁谨第一时间向国王汇报,“陛下,经过对白哈布的审问,我们得知,王后确实只‘生’有一个孩子,也就是晨濡王子,但是,有个不好的消息,不知当不当讲,属下怕有罪……”

  “恕你无罪!快说!”

  丁谨继续回答,“那个孩子,可能不是陛下您的,而是王后从宫外抱来的,冒充了王子。白哈布院长说,王后那时并没有真的怀孕,只是伪装的。”

  得知自己被骗的真相,安德森心里怒意喷薄,他强压着愤怒,又道,“孩子不是我的?但当年我做过鉴定,晨濡确系是我的儿子没错,这又如何解释?”

  丁谨又提醒道,“陛下,您可还记得二十年前的那件事?”

  “什么事?”

  “当年您以王子身份走访云国时,有天晚上在宴会上您喝多了,和一个云国的姑娘发生了关系,事后被雅典娜王后发现,那时她还只是您的未婚妻,她把您带走了,并且叮嘱我们,谁也不准透露出去,怕有损您的威名,您说那孩子会不会是当时那云国姑娘生的?”

  安德森听完大为震惊,“为什么这件事我一点都不知道?我记得当时我醒来,是雅典娜在我房间,我以为我和她发生了关系……怎么会……”

  丁谨偷偷冒冷汗,“陛下,属下该死,属下一直以为您是知情的,所以后来才没用再提起这件事。”

  “去查一下那个云国姑娘是谁?”

  时至今日,安德森才知道自己当年无心铸就了一场错误,因为醉酒而和他发生关系,他之后回了国,那个姑娘是怎么过的?

  难道她独自怀了双胞胎又坚持生下了他们?

  “我还记得的,那姑娘叫沈云书,当时是很有名的小提琴女神,您那晚看过她的演出的。”

  “沈云书?我想起来了,我是看过她的演出,为她的演出而倾倒……只是没想到后来发生那些事……”

  可以说当年他对沈云书算得上一见钟情吧,可是后来他以为自己和未婚妻雅典娜发生了关系,所以为了承担责任,他回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