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沈雯雯飘飘然地从她们面前经过,连一个眼神也没有分给她们。
果然那群妇女一个个都兴致阑珊地散了。
她顺着原主的记忆往陆绍荣办公室方向走去,这条路,原主走了无数次了,还是有点印象的,不用再去遭白眼问路人了。
这个时间正是饭点,她一路上碰到了不少人。
和昨天一样,大多数人对她秉着无视的态度。
沈雯雯也没有理会他们,脚下的步伐更快了,她得赶在陆绍荣去食堂之前把饭送过去,不然花费了一早上的时间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部队办公区,沈雯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好累。
擦了擦脸上的汗继续前进,进了办公区,没走几步就碰到了一个小士兵。
小士兵见到她立马露出了一副惊恐的表情,接着转身就跑了。
沈雯雯无奈地摇了摇头,原主的风评真的是差得可以。
在离陆绍荣办公室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就听到就里面传来了惊慌声,“不好了团长,你媳妇又来闹了。”
沈雯雯无言。
原是去通风报信了……
整理了一下心情,几步过去伸手敲门。
办公室里,陆绍荣听了小李的话,皱了皱眉头,正要询问,就听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他只好压下心里的烦躁,说道:“请进。”
沈雯雯闻言推开门走了进去,办公室里除了陆绍荣外还有几个穿着军装的人,有一个原主见过,是陆绍荣的好友杨向东,剩下的都不认识了。
看几人的样子应该是在商量什么事。
几人看到她,目光明显充满了戒备,有的甚至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敌意。
当然也有一个人例外,他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很明显是想看陆绍荣出丑。
沈雯雯回想了一下,很快就有了线索,这人不正是冯红霞的老公吗?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收回目光,她抱歉地朝众人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陆绍荣:“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陆绍荣看到来人是沈雯雯,明显愣住了,要知道从前她来自己的办公室都是直接推门而入的,哪像今天这般敲门,在得到许可后才进的。
听到她的话才回过了神,目光警惕地看着她,没有回答而且问道:“你来干什么。”
沈雯雯指了指手里提着的饭盒,笑道:“我来给你送饭呀。”
听了这话,其他人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陆绍荣自然也不相信她会这般好心了,事出反正必有妖,他立马拒绝道:“不用,我一会去食堂吃。”
沈雯雯没理会他,把饭盒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你先忙,忙完记得吃饭。”
“对了,以后我都在家做饭,你不用去食堂了。”
留下这句话后她便离开了。
见她就这么离开了,李国良心里满是遗憾和失望,这疯女人怎么今天没闹呢?真是太可惜了,
不行,他得一会回去给自家媳妇说说,让再去挑唆挑唆,这疯女人不闹,陆绍荣怎么被他弄下台去。
屋里一群如临大敌的人随着她的离开,也都放松了下来,心里同时也很好奇,团长媳妇今天这是怎么了?不仅没有闹,还亲自做饭给团长送来了。
陆绍荣也一头雾水,心想,难道那女人真的只是单纯的过来送个饭?
他清了清嗓子,对屋里几人说道:“会议就先到这里吧,剩下的事下午在讨论,都先去吃饭吧。”
几个下属异口同声地说道:“是,团长。”
眨眼的功夫,几个下属就离开了,只剩下他和杨向东两人。
杨向东拍着好友的肩膀询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陆绍荣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突然杨向东惊吼道:“我知道了,一定是那女人爱而不得,所以想要毒死你。”
陆绍荣:……
他用手把白痴一样的好友请出来门外,留下一句:“去吃饭。”
随后,便关上了门。
杨向东在门外喊了句:“老楚,你一定不能吃那饭,等我去食堂给你带。”
说完,他便飞速去了食堂。
陆绍荣盯着桌子上放着的饭盒,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动手打开了。
刚打开的瞬间饭菜香就窜入了他的鼻孔,看着眼前可口的饭菜,他一点也不相信这是那个娇气而好吃懒做的沈雯雯做的。
要知道那女人平时就嫌苦嫌累嫌脏的,来到西北更是嫌弃这个嫌弃那个,对于厨房这个地儿更是从未迈进去过一步。
她会做饭?怎么可能。
而且这些菜色相很不错,味道光闻着就知道很好吃,与其说是她做的,还不如说是去国营饭店买的。
可她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何?他实在是想不到她到底想要干嘛。
想不通便不想了,秉着不浪费食物的原则,他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排骨汤鲜美可口,排骨更是炖得很烂,放入嘴里不用怎么嚼就可以往下咽了,土豆也好吃得让人想要连舌头一起吞下去。
筷子夹向剩下的几道菜,毫无例外,味道都很不错。
坐到如今这个位置,他吃过的好东西不在少数,但眼前的这些菜还是让他有些吃惊。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