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不如当兵的时候,到底是被姜小苒折磨的那几天伤重了。

等缓过神,唐向晚才重新开口:“这几个月,你部队医院两头跑,还要照顾我……麻烦你了。”

闻言,秦海晏皱起眉:“我不喜欢你说这么见外的话,以前我就是没能好好照顾你,现在我做的都是应该的。”

话音刚落,半掩的门被推开,唐父走了进来。

“爸。”唐向晚眼神一亮,

秦海晏站了起来,让唐父坐下。

“向晚,今天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挺好的。”

看见女儿红润了些的脸,唐父也松了口气:“你几个月都没回家,过两天你出院,跟海晏一块回家,咱们一家人好好过个年。”

一家人三个字让唐向晚心头一暖,下意识望向秦海晏,却见他正在看着自己,眼中是深不见底的温和。

她张了张嘴,很想答应父亲,可想起这几个月自己时不时发作的毒瘾,情绪又低了下去。

大过年的,万一自己在大院里‘疯’起来,父亲脸面上也过不去……

“爸……”唐向晚抬起头,目露愧疚,“对不起,我……我还是在外头吧。”

唐父像是知道她在顾虑,耐心解释:“你放心,大院里其他人知道你的事儿都很担心你,他们也盼着你康复回家。”

说着,转头看了眼秦海晏,示意他劝几句。

秦海晏立刻上前接话:“你已经可以自己控制了,不会有事的,而且难得过年,回去陪陪军长也好。”

见他们俩一唱一和,唐向晚本就想回家,犹豫了半天终于点点头:“好。”

两天后。

唐向晚跟着秦海晏回了大院,刚进家门没坐一会儿,不少军属都送了东西过来,关心的话听得她心里暖洋洋的。

好一会儿,大家才散去,唐向晚有些困倦地躺在椅子上,难得轻松感叹了句:“还是家舒服……”

刚说完,一双手突然将她打横抱起。

她惊呼了声,下意识抱住秦海晏脖子,错愕看着他:“干什么啊?赶紧把我放下,万一被爸看见多不好。”

“困了就回房去睡吧。”秦海晏抱着怀里的人,稳稳当当地上了楼,“看见了又怎么样,夫妻恩爱不是很正常吗?”

听了这话,唐向晚面色微微一凝,不觉捏住他的衣角:“秦海晏,你真的要跟我这个以后都不知道能干什么的人在一起吗?”第42章

“难道这几个月,我做的还不够明显吗?”

秦海晏声音很轻,又缓缓把人放到床上,脱掉她的外套后,又给她盖上被子。ᏕᏯᏃᏝ

面对他的细心,唐向晚无话可说,但她已然丧失了很多安全感。

几个月前,她还是野战队中的佼佼者,谁承想最后会这样。

不能当兵,仿佛回到了上辈子那样,感觉自己又成了当初那个娇纵任性的大小姐,这三年也像是从没经历过……

唐向晚看着秦海晏,表情严肃:“其实我知道,我被姜小苒灌了很多镇定药,加上那针可卡因,我身体不仅不如从前,甚至会留下后遗症,说不定以后就成了个病秧子,连孩子都……”

话还没说完,秦海晏突然凑过来,一下吻住了她。

唐向晚瞳孔微缩,诧异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他的吻很轻柔,慢慢辗转,就像片羽毛擦着。

良久,秦海晏才微喘着气松开,深沉的眸子凝视着面前呆住的女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你。”

唐向晚心微微一震:“你……”

“你可以当你以前的大小姐,不当兵也不工作都不要紧,我一个旅长还是养得起老婆的,孩子生不生随你,你不想生我不勉强,你想生我就带,除了喂奶,其他的事我绝不让你劳心劳神,你只要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就好。”

狭窄的房间里,秦海晏的声音很清晰,每个字都像千万斤的锤子落在唐向晚的心尖上,让她久久没能回神。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所以这个从前无比讨厌自己的男人才会这么深情的说出这些话。

秦海晏也没有催着她回答,而是静静等待着。

好一会儿,唐向晚才有些窘迫地低下头:“爸去开了一上午会,怎么还没回来?”

见她生硬的话题转移,秦海晏暗自叹了口气:“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先睡会儿。”

虽说她没有正面回应,但看样子她的心已经被动摇了,只要自己继续陪着她,迟早有天两人可以真正走到一起。

唐向晚嗯了一声,背过身。ᏕᏯᏃᏝ

但那点睡意早就因为秦海晏刚刚的吻消散了,但为了避开他那像要把自己吞进去的眼神,还是假装要休息。

可刚合上眼,楼下就传来警卫员急切的声音:“秦旅长!秦旅长!”

秦海晏皱起眉。

唐向晚坐起身,也不由变了脸:“怎么回事?”

“你先休息,我下去看看。”

给她捻好被子,他便起身离开下楼。

莫名的,唐向晚心里有些不安,她掀开被子,下床跟了过去。

刚下楼,就见警卫员着急解释:“唐军长回来的路上突然晕倒,送去医院检查了!”

唐向晚脸色一白:“爸……”

脑子没反应过来,双腿已经奔了出去门外。

“向晚!”

秦海晏叫了一声,连忙拿上大衣追了过去,把人给牢牢裹住:“把衣服穿上,你病才好。”

“去医院……我要去看我爸!”

唐向晚红着眼,满脑子都是上辈子父亲因为车祸去世的画面。

秦海晏揽住目露害怕的人,让警卫员把车开过来。

一路上,唐向晚都紧紧攥着秦海晏的手,天很冷,她的掌心却都是汗。

感受到她的惶恐,秦海晏握了握她的肩:“军长身体一向很好,不会有事的。”

唐向晚没有说话,只是在心里一遍遍祈祷老天爷保佑父亲平安。

他一生保家卫国,不该再有个悲惨结局……

十几分钟后,车在军医院外停了下来。ᏕᏯᏃᏝ

在秦海晏的陪伴下,唐向晚赶到唐父的病房。

“爸!”

她跑到病床边,紧张看着一脸疲惫地父亲:“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啊?”

唐父放下揉着太阳穴的手,安慰道:“别担心,只是高血压而已。”

一旁的医生也点点头:“唐军长是太累了,最近需要好好休息。”

听到医生这么说,唐向晚才松了口气,但还是红着眼抱住父亲:“爸,你吓死我了……”

唐父爱怜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见她脸被冻得通红,他看向秦海晏:“海晏,这么冷的天也不看着她,她身体还没好全,万一又病了怎么办。”

秦海晏站直了身子,一副听着训话的正经模样。

唐向晚忙放开父亲,解释道:“爸,你别怪海晏,是我非要过来,我怕你出什么事……”

见她这么久以来头一回维护秦海晏,唐父不由一愣:“你们……”

唐向晚低下头,下意识看向秦海晏。

秦海晏反而大方地握住她的手:“军长,我们不离婚了。”第43章

唐向晚欲言又止,但看到秦海晏眼底的坚决,她终于是对父亲点点头。

看着站在一块儿的两人,唐父欣慰地叹了口气:“兜兜转转,你们到底还是走到一起了,也好……”

说着,他看着秦海晏,语重心长:“海晏,以前我觉得你并不是个好丈夫,但现在既然向晚也同意不离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对她,如果再发生之前那样的事,我绝不饶你。”

秦海晏立刻敬了个礼:“报告!绝对不会!”

唐父这才点点头。

冷风刮过,光秃秃的树杈不断晃动。

秦海晏和唐向晚从医院出来,并肩走在路上,脚下的积雪被踩得‘吱嘎’响。

“晚上你来接爸的时候记得叫上我。”唐向晚拢了拢外套。

秦海晏抓住她被冻红的手,哈了口气后摇摇头:“军长就是担心你的身体才让我先送你回家,听话。”

面对他的温柔,唐向晚心微微一软,突然问:“秦海晏,你多大了?”

秦海晏眼底闪过抹莫名:“三十五。”

她嗯了一声,沉思着:“……三十五,我现在才发现,你比我大了快十岁啊。”

听了这话,秦海晏面色一僵:“嫌我老?”

看到他脸上遮不住的紧张和担心,还有那么一点点真怕自己被嫌弃,唐向晚忍不住笑了,故意撇撇嘴:“有点。”

虽然秦海晏已经三十五岁,但常年的训练让他体魄不输年轻小伙,模样也和从前一样。

唐向晚原以为他会憋屈一会儿,谁知道他突然附身,把自己抱了起来,步伐稳健地朝前走。

见路人都投来惊讶地眼神,唐向晚又臊又急:“你干什么?在外头还这样,赶紧把我放下。”

如果说秦海晏这行为放在四十年后倒也没什么,但现在可是1985年,这样含蓄的年代,他这样的‘老古董’居然敢这样。

秦海晏丝毫没有在意:“放心,哪怕我八十五岁,我也一定能这样抱你。”

唐向晚一愣,不由看着他的眉眼出了神。

这个男人,她爱了两辈子。

重生一世,她以为自己跟他再也不可能了,可现在她突然觉得老天爷还是眷顾她的。

可能这一世所有受的苦,Ꮥ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