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林砚辞无法反驳,沉默片刻后,他站起身来:“既如此,你们二人就在这天牢里享受死前的最后时光吧。”

他说着,便从一旁拿过写好的供词,朝外走去。

呼明浩眼里闪了闪,突然道:“你不想知道玄清的身份吗?”

林砚辞顿了一下,微微侧头,刚好看见呼明浩幸灾乐祸的眼神:“他跟南靖皇室关系匪浅。”

若是中原要寻回沈倾颜,就要跟南靖对上,这世上谁不知道南靖的神秘和强大。

若是在他死前在中原皇帝面前种下这根刺,或沈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等百年之后北疆重新崛起,依旧有再战之力。

不得不说,呼明浩对于北疆的归属感,实在是深的很。

林砚辞第二日入宫后,便将呼明浩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沈明稷,只是下意识略去了沈倾颜为救他,不惜以命换命之事。

倒不是林砚辞害怕沈明稷责罚,只是他怕眼前这个看重姐姐的帝王一怒之下将他驸马的身份真正剥夺,若是沈倾颜真的活着回来,自己便跟她再无可能了。

沈明稷看着供词上的南靖,喃喃自语:“怎会如此?”

林砚辞抬起头来,沈明稷看着他说道:“前日,南靖派人传了话,说已派出使臣来我中原。”第31章

“为什么?”

沈倾颜看着面前的玄清问道。

她也是今日才得知南靖要派出使臣去中原,顿时心中警觉起来。

这段时间,她在南靖皇宫住下,也被玄清带出宫出去看过。

南靖百姓真正做到了安居乐业,不是中原可比,在这样的情况下,南靖隐藏的兵力必定不容小觑。

而中原刚经过跟北疆的战争,实在经不起另一场战乱了,南靖难道想趁火打劫?

看着她防备的眼神,玄清不由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他伸手倒了杯茶,将之推向沈倾颜:“你想什么?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那种不顾情谊的人?”

沈倾颜脑子里这才转过弯来,看着玄清有些抱歉的笑了。

是啊,她怎么忘了,眼前这个南靖唯一的继承人,不仅是她的朋友,还是心怀苍生的佛子。

若说谁最不想开战,玄清应该首当其冲。

玄清正色道:“去中原,只是为了建交,南靖不问世事太久,长此以往,过惯了和平日子的百姓,面对战争将会毫无胜算。”

沈倾颜点了点头,在心里微微对比,与玄清的未雨绸缪比起来,中原臣子掩耳盗铃的行为,实在可笑。

玄清看着她:“现在你的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再过两日,我们便启程吧。”

沈倾颜怔了怔,随即眼里浮起怀念之色,南靖虽好,但中原才是她的家乡,即使有不好的回忆,但也有她此生唯一的亲人。

她重重点头:“好。”

玄清瞥见她眼中飞速闪过的一抹黯然,心里如同明镜,却什么都没说。

两日后,玄清带着沈倾颜以及使臣队伍朝着中原出发。

另一边,呼明浩和云家众人的惩罚沈明稷也做出了决定:

呼明浩身为敌军首领,势必要斩首示众,而云家中,除了主犯云郑、云筝二人,其余人念在其不知情,流放千里,本人及其后代,永生不得入京。

处理完这一切之后,沈明稷将林砚辞叫到了御书房之内。

“朕其实很早就知道,你与皇姐并不是真的恩爱,但当时皇姐执意如此,朕也只能依着她。”

林砚辞心中发紧,一股不安涌上心头。

果不其然,沈明稷又说道:“如今,朕经过认真考虑,决定下旨你和皇姐和离,从今日起,你便是林大将军。”

“陛下,臣……”

“朕意已决,不必多说!林砚辞,三日之内,搬出长公主府!”

林砚辞怔怔的看着他,半晌无言。

沈明稷并没有因此责罚他,缓缓说道:“朕就皇姐这么一个亲人,从前我由着她,她却并不幸福,等她走了,朕才知道错的离谱。”

林砚辞心里一震,想起那封和离书来,沈倾颜愿意为他做到那般地步,却还是写下了和离书。

怕是在她心里,也是不想再与他有任何交集的吧。

想到此处,林砚辞心中闷闷一疼,他拱手,声音仿佛从牙缝里寄出:“臣,遵旨。”

宫中的旨意几乎是跟林砚辞前后脚同时到了公主府。

宁公公笑眯眯的:“大将军,您慢慢收拾,杂家等您,收拾好了,再去将军府。”

林砚辞知道他没有恶意,只是心里的不舒服却浓重不休。

他从未有一次,觉得离开公主府的脚步那么沉重。

这一日,尘封已久的将军府入驻了新主人,而长公主府,也失去了最后一位主人。第32章

走出公主府,林砚辞站在门口威严精致的拴马石边,回头看了一眼正在缓缓关闭的公主府大门,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当初他有多想离开这座长公主府,现在就有多后悔。

是他自己没有珍惜,只是万事都没有重来的机会。

他转头看向宁公公:“公公,陛下可还有回心转意的余地?”

宁公公摇了摇头:“奴才也不清楚,只是皇上的旨意不可违抗,大将军请吧。”

林砚辞沉默片刻,低声道:“我知道了。”

见他没有过多追问,宁公公心里松了口气,他朝身后的马车挥手,有些感慨的对林砚辞说道:“当年大将军和公主年幼时一起玩耍的时候,奴才想起来,恍若昨日。”

林砚辞一怔:“年幼时,我与她玩耍?”

宁公公脸上带出惊讶之色:“大将军?”

林砚辞苦笑一声:“我竟对此完全没有了记忆。”

宁公公张了张嘴,想劝解,终究没能说出来。

长公主如今生死不知下落不明,说的再多也是枉然。

自搬回将军府,林砚辞站在房间里,恍若隔世,整整三年,除了忌日,他从来未曾回过将军府。

一个没有家人的将军府,冰冷的可怕,他下意识的不想回来。

想到此处,林砚辞一怔:将军府就算没有家人也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为何他宁愿呆在长公主府也没有常回来看看……

他脸色怔然的坐在那里,第一次正视自己的情感。

他怨恨沈倾颜的仗势欺人,可当时他接到圣旨之后,分明可以用父兄立下战功留下的余荫拒绝这桩婚事,可他没有;

他不喜沈倾颜定下的每月初一十五的床事之约,却也从来未曾缺席过一次……

被他压在心底的情感逐渐冒了头,那些他以为的厌恶与怨怼,慢慢剥去外衣,显露出真正的面目。

他不是不喜欢沈倾颜,而是在她的清冷,她的身份面前,从来都是自卑又自傲的。

沈倾颜用冰冷让他没能发现她对自己的情意,而自己也用抗拒掩饰了所有心思。

林砚辞想起宁公公的话,突然起身,快步朝一个房间走去。

母亲早亡,是父亲一手将他们兄弟拉扯大,父亲身为武将,对他们的教育从来都是不假辞色,但也有细心的地方。

比如说,眼前这两间并列在一起的小房间,里面装着他和兄长全部的童年回忆。

为何他会不记得和沈倾颜的曾经,幼年的记忆在他脑海中太过模糊,而他冷淡的性格,让他下意识的忽略此事。

林砚辞上前,推开了墙壁上挂着自己小名的那扇门。

房门发出年久失修的声音,一股陈年的霉味扑面而来,林砚辞抬手挥了挥,踏过了门槛,很快,他便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

“元历二十三年,沈倾颜送的第一份礼物。”

算算时间,那一年,沈倾颜十岁,他八岁。

林砚辞看着那个布满灰尘的小盒子,看得出来当时他应当很是爱惜,因为沈倾颜送的所有东西,都被他好好的,一排排放着。

眼前的一整层木头架子,都是与沈倾颜有关,而他忘记了的回忆。

林砚辞的眼神渐渐亮起。

如果他找回了那份逐渐淡去的回忆,和沈倾颜是否能够回到当初?第33章

林砚辞突然转身往外走,片刻之后,拿起打湿的纱布,认认真真的将东西一样样擦干净。

哪怕他再想打开这些东西,也得忍着,否则这么多年过去,他害怕损坏里面的东西。

这一夜,将军府灯火通明。

而远在京都的一条官道上,几辆马车晃晃悠悠,正在缓慢前行。

沈倾颜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心情前所未有的明朗。

没想到,她心心念念的自由,会以这样的方式得到,从南靖出发时,玄清的母亲似乎有所犹疑,拉着她的手问:“倾颜,你回了中原,还会回来吗?”

沈倾颜当时一怔,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是玄清上前打了圆场:“母后,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定,你如今就算得到了承诺,又能如何?”

沈倾颜面色如常,在南靖的日子,她见的最多的便是玄清与眼前这两位长辈了。

玄清的父王年逾五十,却依旧精神矍铄,丝毫看不出什么苍老模样,玄清的母后更是保养有方,若不是沈倾颜知道她的身份,说是玄清的姐姐,她是信的。

这两位对她有种不同寻常的热情,沈倾颜本以为是因为身份的缘故,险些招架不住。

直到玄清发了话,两位长辈才有所收敛。

不知道玄清与父母的过往如何,他们的慈爱真真切切,但却有种听从玄清的感觉。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沈倾颜自己感受到的,身为皇室公主,不可无故探听旁人私事,这点教养她还是有的。

最后还是沈倾颜说一定会回来,玄清母亲才笑眯眯的放了手。

正想着,车外有马蹄声响起,玄清的声音也传了进来:“倾颜,你还好吗?”

沈倾颜撩开车帘,露出一个笑来:“没什么不舒服的,是不是找到休息的地方了。”

玄清遥遥一指:“前方就到了藏图镇了,我已经派人先去找客栈了。”

沈倾颜点头,随即道:“玄清,你去过很多地方吗?这一路上,你总能找到正确的路线。”

玄清笑了笑:“自我十岁从南靖离开,十七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