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探望早就拒绝了,没想到桑正国还是带她们来了。

桑甜甜走进来的时候,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幢别墅,心里头万分不是滋味。

纪淮洲一个私生子,倒是住得不错!

果然,像纪家这样的大户人家,就连私生子都能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也难怪很多女人不愿意嫁给普通男人,就算给老板做小妾也愿意。

“爸,你们来了。”桑云窈淡淡地开口道。

桑甜甜走进来,循声看去,就瞧见桑云窈站在沙发前,没错,是站着!

即使她已经从父亲桑正国的口中,得知桑云窈能站立行走的事情,可如今亲眼看见,还是给了她不小的视觉冲击。

嫉妒的火焰,瞬间就喷发了上来,占据了她的双眼。

“窈窈,你现在不需要拐杖了?”桑正国有几日没见她了,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桑云窈还需要拄着拐杖才能站起来。

“嗯。”桑云窈还特意往前走了两步,招呼道:“你们坐坐吧。”

她其实现在走路还没有那么自如,是有些狼狈和困难的,但走两步还是显得很自然的,看不出和正常人有什么不同。

桑甜甜看到这一幕,眼眶都恨得通红,她紧紧地咬着牙关,想扯出一抹笑意,表面上祝贺着:“恭喜姐姐,姐姐能正常走路了,不用再坐轮椅了,再也不是残疾人了……”

只是她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凭什么桑云窈这么好命,嫁给纪淮洲之后,得到他如此的呵护,竟然费尽心思帮她请到了国外的骨科团队,硬生生地把桑云窈的双腿给治好了!

而她呢,怀了纪景程的骨肉,本以为能一飞冲天,成为纪家的大少奶奶,结果却……

沦落至此!

凭什么命运如此不公!

凭什么桑云窈能这么幸福!

她真的好不甘心啊!

桑云窈怎么可能看不出桑甜甜眼底的恨意,她只是淡淡地微笑道:“谢谢。”

桑正国感慨不已,“窈窈,没想到淮洲对你真的不错,我这个做父亲的可算是安心了,以后你们就好好过日子,早点给淮洲生个大胖小子。”

桑云窈懒得理会他的虚情假意,如今桑正国对她表露关心,无非就是见风使舵,看着桑甜甜那边势头下去了,又来巴结她了。

“爸,姐姐虽然能站起来了,但她现在腿脚还不稳当,要是怀了孩子,一不小心摔一跤,那就麻烦了。”桑甜甜酸溜溜地开口说道。

第36章 纪淮洲行不行

桑正国扬起一巴掌,就想抽桑甜甜。

桑甜甜赶紧躲在柳如芬身后。

“混账,谁像你一样蠢,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以为人人都是你呢?窈窈可比你聪明多了,她自然会有分寸的。”桑正国教训着桑甜甜。

桑甜甜不甘心地咬着嘴巴。

柳如芬的气势也下去了不少,尤其是看到桑云窈过得这么好,竟然能站起来了,心里万分不是滋味。

她劝说道:“正国,甜甜虽然话不中听,但也是好心提醒。窈窈这会儿腿脚不稳当,要是考虑要孩子的话,得多加小心才是。”

看着这对母女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的,桑云窈就觉得可笑,懒得搭理她们。

“之前的事情,你们母女俩自作自受,这会儿给窈窈道个歉,以后咱们还是一家人。”桑正国笑眯眯地看着桑云窈,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说是吧,窈窈?”

“不必了,爸。”桑云窈根本不需要这对母女和自己道歉。

就算她们愿意道歉,也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不需要!

更何况,她所受到的伤害,岂是一句道歉就可以抵消的?

桑云窈本打算开口赶客了,她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人身上,不过好巧不巧的是,老爷子过来看望她了,所以桑家人也顺理成章地留下来一块儿用午膳。

碍于上次纪景程遭受家法的事情,桑甜甜看到老爷子不免有些惧怕,倒是没多说什么话。

席间,反倒是柳如芬,故意打趣道:“如今窈窈能行走了,接下来的大事就是老爷子等着抱孙子咯!”

柳如芬看似是讨好纪老爷子,实际上是故意让纪老爷子想起这件事,好赶紧催生。

桑云窈这会儿走路还不稳,若真是怀了子嗣,也得让她尝尝滑胎的滋味呢!

“这件事不急,窈窈先复健为主。”纪老爷子之前确实催生过,但那是他以为桑云窈不能再站起来了。

眼下桑云窈手术康复中,自然以恢复身体为首要目标,孩子的事情后续再要,也不着急。

柳如芬听后,气得在桌子下拧紧了台布。

桑甜甜也心里万分不是滋味,凭什么纪老爷子对桑云窈这般呵护,对她却那么冷漠?

她不甘心!

她绝对不会轻易罢休的!

……

晚上。

纪老爷子一直留在这里,陪纪淮洲和桑云窈吃了晚饭,才和管家离开。

桑云窈和纪淮洲站在别墅门口,目送纪老爷子的车驶离,然后两个人才往回走。

桑云窈走的很慢,她便开口道:“你先上楼吧,我慢慢走。”

她现在不需要有人搀扶,可以自己行走,只是比较困难和吃力罢了。

纪淮洲也特意没有扶她,这是医生叮嘱过的,尽量让桑云窈不要有依赖。

“没事,我陪你,不着急。”纪淮洲淡声道。

桑云窈就这样慢悠悠地往前挪动着,纪淮洲陪在她的身边,月色的照耀下,两人有一种莫名的和谐感。

这段时间在医院里,纪淮洲也是这样陪着她的,饭后他们会在医院的花园里这样散步,时不时地会引来很多人的瞩目。

“我像不像一个机器人?”桑云窈笑了一声,朝着纪淮洲问道,自己打趣着自己。

“不像。”纪淮洲认真地回答,“你就是你。”

“干嘛这么严肃,我就是开玩笑。”桑云窈心里头有些感动,但是说真的,她确实觉得自己现在走路的样子很像行动不便的机器人。

走起来怪搞笑的。

不过,虽然知道自己现在走路的样子很丑,但她还是特别特别的高兴的,至少她能够独立行走了,她不需要再坐轮椅了!

她不再是残废了!

桑云窈的情绪特别好,走起来更快了一些。

纪淮洲连忙拉住她,叮嘱道:“慢点,现在还是要小心。”

桑云窈停了下来,下意识地抬眸看向他,他那张英俊的面容在月光下,显得更清冷了几分。

此刻,桑云窈的脑海里只浮现出两个字——好帅。

她最近越发觉得,纪淮洲是个极有魅力的男人,温柔中又不缺乏霸道,总觉得他身上有股淡淡的男性荷尔蒙,在不断地召唤着她。

意识到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后,桑云窈的脸蛋悄悄地红了。

“走累了吗?”纪淮洲以为她是热的,没有多想。

因为行走吃力,桑云窈经常走一会儿就出汗,最近两边脸时常红通通的。

“没,我可以继续。”桑云窈赶紧回过神来,继续往前走。

走到客厅外的台阶前,纪淮洲把手伸了过去,桑云窈自然地搭住他的手腕,借助他的支撑,走上了台阶。

他们的房间在二楼,但别墅里有电梯,所以进入客厅之后,就直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不需要再爬楼梯了。

等到了房间的时候,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