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的意义上,的确是你的爸爸,你也喜欢傅初霁。”

“但是,妈妈要告诉你的是,元元和傅初霁一起玩,妈妈没有意见,但是不代表妈妈就愿意和傅初霁和好了,知道了吗。”

元元听到苏言拒绝一起和傅初霁吃饭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失落。

他没有想过别的什么,其实却很希望自己的爸爸和妈妈都一直在一起,然后一直陪着自己。

这个愿望是最重要最重要的一个。

但是好像永远都这么困难?

“但是,元元如果一个人去的话,万一元元走丢了怎么办,万一元元吃了不能吃的东西又怎么办,妈妈,你就不能陪着我一起去吗?”

第38章

元元扯着苏言的衣角撒着娇。

要说其实元元说的这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她也的确就不忍心让元元一个人出去,也不放心这个不称职的傅初霁照顾自己的儿子。

苏言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把做好的饭菜端到了桌子上。

吃饭的时候都有点心不在焉的。

孩子,是她唯一重要的慰藉了。

要是元元见到傅初霁的时候会开心,她自己是什么感受,是什么心情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最终,苏言经过好几天的思考,还是答应了元元的那个去和傅初霁一起吃饭的请求。

两个人吵着要去买单,但是最终因为傅初霁是个男人。

最终苏言还是抢不过,回到座位之前,傅初霁在苏言的背后小声又悄悄地说了一句,“言言,我们真的不能重新开始吗?”

傅初霁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开口,声音像是梗在了喉咙里,酸涩又难听。

但是苏言的反应比毫无波澜的海水还要平淡。

甚至她还出声小声的警告道:“傅初霁,我劝你不要做多余的事。”

换而言之的意思,就是她可以答应带着元元和他一起吃饭。

但是并不代表着她已经原谅了傅初霁之前做过的一切。

紧接着苏言又恢复了笑容坐在了元元的身边,然后给元元夹着菜。

傅初霁暗自叹了一口气,很快就在嘴角扯出了一抹笑意,也开始给元元夹菜。

两个人你夹我夹的,元元的碗里面菜都已经放不下了。

他们才暂时收手。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傅初霁坐到了自己的身边,苏言看着突然凑过来的傅初霁。

直接就选择了无视。

傅初霁知道现在,看着苏言还是觉得这像是一场梦。

虽然是那么的真实,耳边的声音也那么紧。

但是还是觉得孤寂。

就像他当时一个人坐在黑暗中,一个人站在高处,一个人回忆着过去一样。

傅初霁就这么直接地握住了苏言的手。

元元看到了,但还是装作没看见一样,吃着碗里堆成山的菜。

苏言的表情丝毫未变,白皙的手轻抬,同时也紧握着他的手腕,手上微微使力,傅初霁不得不松开她的手。

这似乎是傅初霁第一次感觉到苏言对自己的抗拒和恨意。

因为苏言刚刚的力气很大。

“你做什么?”

苏言的语气饱含着一种无法接近的冷意。

傅初霁不知道,只是觉得要抓住,要留住,才不会再感觉到那种只有一个人的孤寂。

但是如果发现握紧了,靠近了,心却更痛了,还要不要再继续坚持下去呢?

傅初霁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苏言等不到回应,神色淡淡并未有丝毫动容,视线在他身上扫了一圈便收了回去,又继续给元元夹着菜。

元元抬眼看向苏言,“妈妈,我要吃不完了。”

第39章

仿佛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元元的碗里面菜已经放不下了。

顿时只感觉有点哭笑不得。

元元也一直趁机提到傅初霁,然后还提及了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傅初霁看苏言的眼神行事,知道有些事不能说,就随便编了几个故事给孩子听。

因为傅初霁执意要送她们回家,苏言看元元也很愿意的样子,就没有阻止。

在下车之后,元元就朝着家里冲了过去。

苏言刚下车,傅初霁也跟在身后。

“傅初霁,以后能不能不要在元元的面前提起我们两个人过去的事。”

苏言淡淡的表情,淡淡的语气,听起来似在征询他的同意,然而平静的语气中所隐含的寒意,却让他心里一怔。

傅初霁没有做出过多的思考,“好。”

回到家苏言先是帮元元洗澡,然后就开始收拾好那些被元元到处放的玩具。

在收拾的过程中,突然发现了元元自己写的日记。

虽然字扭扭歪歪的,苏言还是看清了里面的内容。

说是和傅初霁做的约定,每天发消息,到后面发现被允许之后,就打电话。

如果傅初霁做不到的话,元元就会帮忙。

苏言看了看上面写着的日期,就是元元前两天的时候写的。

她也不会就忍气吞声,而是直接第二天询问了一下自己的儿子,这件事情又是怎么一回事。

元元看到自己的秘密日记在苏言的手里,也就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妈妈,我想要爸爸和妈妈永远在一起。”

“……”

苏言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孩子,居然会这么喜欢傅初霁。

因为之前经历的事,要现在和傅初霁冰释前嫌是不可能的,见苏言迟迟没有说话,元元就因为苏言不肯答应这件事,就开始哭了起来。

苏言见他这样,马上就答应了元元的这个要求。

元元甚至都不愿意再多哭几下,直接把电话打给了傅初霁。

苏言也开始后悔给元元买这么一个电话手表了。

也是从今天开始,基本上每一次元元都要等到傅初霁打来那一个电话才愿意去写作业。

逐渐的苏言也开始习惯了每天接傅初霁的电话。

这一天她刚把放学的元元接回家,她接到了傅初霁打来的电话:“言言,这个点你是不是已经回家了?”

“嗯。”苏言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对不起,我今天一直忙得脱不开身,现在才有空给你打电话.……”

傅初霁颤颤巍巍的声音从手机的那一边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其实这个电话打不打,对苏言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

她面无表情地想,甚至还有一点嫌弃。

他完全不用跟她说对不起,甚至她还希望这辈子都不要打这个电话了。

只听傅初霁继续道:“你现在在家吧,我想过来看看你。”

“你别……”苏言脚步一顿,“你要是忙完了就早点回去休息睡觉吧,别老想着要来看元元,实在是想看的话,打视频电话就好了。”

第40章

听到这句话,傅初霁明显一怔。

知道苏言这是不愿意见自己,虽然已经被拒绝了很多次,但是在被拒绝的时候,傅初霁还是很伤心。

许久才张口苦涩地道:“可是,我想见你。”

苏言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控制住自己的不耐烦和对傅初霁这段时间的厌恶:“傅初霁,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要见,就见元元,但我,没有义务满足你的要求。”

如果是一对夫妻,或者是一堆在热恋当中的情侣,每天打电话的话,就能够增强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但是他们两个不一样。

在一方对另外一方有强烈的意见和讨厌的时候。

每天重复的打着电话,这个效果反而是会适得其反。

傅初霁的声音变得逐渐的沙哑:“这个不是要求,我只是想要见见你,这是我的请求。”

苏言仍旧是无情地拒绝: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