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不要你了,再者,这都过了三年了,什么感情都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变得淡薄。”

  “你的意思是你不爱我了?”墨玄宸身形一晃,脸色瞬间苍白如纸,而那眼却定定的盯着她,盯着她。

  “是。”黎洛银牙紧咬,心狠回道。

  厢房里顿时一片无声的静寂。

  不知过了多久,墨玄宸突然笑了一声,声音颓然:“好,这样也好。”

  就在黎洛不明所以的时候,墨玄宸突然从袖中拿出一把精致的匕首。

  打开匕首鞘,将刀柄位置放在她手心中,刀尖位置直直对准他心脏的位置。

  他握着黎洛的手微微用力,尖利的刀尖刺进了心脏。

  一口鲜血缓缓顺着嘴角而下,墨玄宸脸色连变都没变。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不是不愿意回来?那我把这条命还给你!”

  墨玄宸紧握着她的手,刀尖还在继续刺入他的心脏。

  “你疯了!”黎洛银牙紧咬,心几乎要跳出心口,想要抽回手,奈何根本动弹不了分毫。

第371章不疯魔不成活

  “是,我是疯了!”他手握匕首,反射的刀光折射在他漆黑的眸子上,像是坠入地狱不见天日。

  那匕首更往心脏位置进了一分,带着温热的血液染满了黎洛的手。

  见他有些不对劲的样子,黎洛气的呼吸都急促了,眼底弥漫着心疼和怒色。

  “我好不容易才将你命救回来,你就这么不珍惜!”

  黎洛他怎么能够,他怎么能够这样做!

  午后的日光透过树荫照耀在厢房内,空气中隐隐浮着花香夹杂着血腥的味道。

  墨玄宸狠狠攥着她的手,未松一分。

  “珍惜?”墨玄宸自嘲地呵了一声:“你都不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从你离开我那日开始,几乎整个人都陪你死了。”

  “能这么行尸走肉的活了三年来,就是想着你一定能活下来,一定会没事,一定会回来我身旁,是这样的信念支撑着我。”

  “现在你想放弃了,想回到自己的世界,那我还活着有什么意义?!”

  墨玄宸血红的眼几乎要把黎洛瞪个窟窿出来,他的声音冰冷,仿佛从地狱深处传来一般,带着坚决的死气。

  仿佛这三年的压抑在黎洛说出不要他的话时,就崩到了极限。

  整个人犹如掉进无边的黑暗中,若说平日的墨玄宸是淡漠衿贵的的,而此时的他就像是放弃了一切,疯魔了一般。

  三年来只有午夜梦回的时候才能看到的黎洛。

  现在在他面前,是真真切切的黎洛。

  是他的妻子,是他的黎洛。

  他没忘记当日黎洛是怎么救他的,娇小的黎洛义无反顾忍了七七四十九天得取心头血的痛苦,他没忘记毒发那一日,那浑身是血却执着的黎洛。

  那个,可以生死交付,不离不弃的黎洛。

  三年多了。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思想只多不少。

  现在她回来,他会拼尽一切守护今生的唯一。

  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会在放开她的手,都不会在让她离开。

  黎洛知道他这样是偏执了,要让他冷静下来,话也人软了几分。

  “没有,我只是控制不住原主想要回来的强烈念头。”

  黎洛想先让他冷静下来,顺带想要抽出被他紧握的手。

  “你是骗我的,你若是躲回去,就不会再出现了,是吗?”墨玄宸低冷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种空洞的味道。

  “不会的。”黎洛声音很低:“但是原主意念很强。”

  “那你就战胜她。”墨玄宸眉眼一竖,那锐利的目光紧紧地对上黎洛的眼,像是要把一切都看透。

  “我知道你是气我,恼我,所以才不愿意回来。用那种手段是我的错,可你也要给我机会让我弥补?

  若你不愿意,那你就当从来没救过我,也从来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若不是有你,怕是我这双腿也站不起来,不如一起还给你!”

  话落,那空着的左手就要蓄力,往双腿膝盖处袭去。

  “别——”见他不是威胁,而是真这么想,黎洛真的怕了,连忙拉着他的手,“你,你给我时间。”

  她此时哪还不懂,墨玄宸就是在拿他自己的命在威胁她。

  墨玄宸红着眼深深地看着面前的丫头:

  “好,我给你时间,但每日都要比前一日清醒的时间长两倍,若是你第二日没达到那个时间,我就会刺自己一刀,直到死亡为止!”

  斩钉截铁,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

  “你!”黎洛顿时瞪大了眼。

  黎洛气了,怒了!

  她听得出来,墨玄宸是说真的,这个墨玄宸怎么能这样说,这个墨玄宸简直该死,该死。

  明知道她不会狠心他这么自残,这么伤害自己,居然敢这么威胁她,该死的,该死的。

  “你敢!”黎洛又气又怒又叹,“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嗯,谢谢夸奖。”

  墨玄宸松开紧攥着她的手,将沾满血的匕首扔在地上。

  不无耻点,怎么能让媳妇心疼,怎么激发媳妇想要战胜原主的念头?

  他就是在赌,赌赢了,以后媳妇回来慢慢哄。

  赌输了,大不了就跟她一起做一对阴间夫妻。

  墨玄宸对上黎洛的怒眼,缓缓道:“从今日起就按照约定的来。”

  不顾自己胸膛还流着的鲜血,起身走到一旁,沾湿了巾帕,然后又半蹲在她面前,一点点为她擦去手上的血迹。

  满腔恼怒和无奈的黎洛,看着墨玄宸如斯的模样,心里的不满,怒气等种种情绪慢慢的沉淀下来。

  对上那认真的脸,各种酸甜苦辣一瞬间全部挤在心间。

  **

  午时的太阳高高悬在天上,几个人坐在高大的树下乘凉,面前还摆放着一些果盘和点心还有一些烤猪蹄,烤鸭。

  墨离等人的速度很快,见到几人回来,立刻张罗了一些吃的喝的用的。

  小奶昔坐在椅子上,晃着小短腿啃着猪蹄,念念洗漱了一番,换上了新衣服,坐在摇椅上看着书。

  见这孩子如此乖巧,她抬眼过去瞅了一眼,看他在看什么书,一看书名,在看《大学》。

  “……”他才三岁,就已经在看大学了?

  自家儿子比他们还大几个月,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呢。

  要不要把他们带回晋王府过几天?说不定儿子耳濡目染后,也会爱上了看书?

  冥邪见夕夕吃得满嘴油光,对着她招了招手。

  小奶昔立刻从椅子上爬了下来,手负背后一蹦一跳来到冥邪面前,冥邪捏了捏她的小脸。

  小奶娃大大的眼眸月牙似的弯起,甜甜一笑:“漂亮哥哥,窝把烤鸭最好吃的地方给你留下来了!”

  念念抬头,看着那身后的小肥肉拿着啃得只剩一半的鸭脖子,嘴角抽了抽。

  冥邪挑眉,这小鬼机灵还晓得给他留一点?

  嗯。

  没白疼,没白疼。

  小家伙白嫩的小肉手举到前面,冥邪看着那啃得有些面目全非的东西,眉头狠狠抽了两下。

  “就这?”

  她眨着乌黑纤秾的睫毛,软糯道:“鸭脖子呀,可好吃了。”

  冥邪表情有些抽搐,是好吃,但也不用那么啃得那么惨烈。

  云墨眉眼含笑。

  好家伙,夕夕可是出了名的爱吃,能给他啃得面目全非的鸭脖子,也是难得大方一次。

第372章以狠逼她

  “你自己啃吧。”冥邪无言。

  “那行叭!”夕夕说着就开啃。

  “……”

  冥邪有些嫌弃地撇过脸,看向念念:“念念,过来吃药。”

  “好。”念念放下书,麻溜地下了摇椅,走到夕夕面前,看了眼吃了一嘴,一手油的妹妹。

  夕夕嘴里吐出最后一个鸭脖骨头,无辜地摇了摇头:“木有了,锅锅想的话窝在去厨房拿。

  念念一脑门子黑线,他没想要吃。

  他无奈地轻轻弹了弹自家妹妹的脑门:“吃这么多,小心肚子疼,晚上不准吃了。”

  “……唔。”小奶夕撇撇嘴,可怜兮兮的眨了眨长睫,呜呜,好可怜,她晚上吃不到好吃的东西了。

  熟悉她的几人都漠视她,知道她不会这么乖乖听话。

  而上官妖妖可受不了小奶娃难过,但也知道吃多了会不消化难受,起身将她抱在怀中,一边给她擦手上和嘴上的油渍,一边安抚道:“等夕夕肚肚食物消化完了,咱们在吃好不好?”

  夕夕眨着水灵灵的眼眸:“嗯,窝听五婶婶哒。”

  (●´З`●)~

  上官妖妖没忍住,抱着亲了几口。

  念念,云墨,冥邪齐齐摇头。

  又一个被她人软萌外表忽悠的人。

  没过多久,墨离走过来在云墨耳边低语了几句,旋即就跟着他一起离开。

  两个小人儿大眼直勾勾地望过去。

  云舅舅去的是爹娘那房间,是不是娘亲出了什么事?

  两个小家伙水盈盈的黑眸里,都升起一抹担忧。

  轩辕澈见此,半蹲下来,看着两个小家伙安抚道:“放心,有你们爹爹在,你们娘亲不会有事的。”

  他才从震惊和离奇中缓过来。

  但也能接受,之前原主从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