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喝茶的空档,她整理好了思路。

“小叔叔,你怎么会去那个台球厅?”

顾砚迟又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回到座位上继续用笔记本回邮件。

边道:“不仅我去了,简牧野也去了。”

黎予宁一愣。

什么意思?

那个台球厅所在的位置非常偏僻,他们总不能是路过或者偶遇吧?

就听顾砚迟接着道:

“简牧野应该是奔着成然去的,我是因为不放心你。”

黎予宁可不傻,“小叔叔,你不会派人跟踪我吧?”

“是保护。”顾砚迟说。

让他受伤的凶手还没揪出来,所以一直派了人暗中保护黎予宁。

黎予宁也是想到这一点,虽然被人监视感觉不得劲,想到对方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就没说什么。

“其实您不用担心,我带了人的,而且成然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这么确定?”顾砚迟抬头看了她一眼:“你知道成然是什么样的人吗?”

黎予宁道:“恒宇集团太子爷,出了名的海王,据说经过他的手成功的项目跟他绯闻女友一样多,是个难得的商业奇才。”

这人顶着一副花花公子的皮囊,总是让人很容易忽略掉他的手段。

如果没有点本事,成家也不会派他来跟凤城的地头蛇抢东湖。

想到这黎予宁突然一震:

“小叔叔,您是不是怀疑凶手就是成然?”

第105章我不逼你

“还不确定。”顾砚迟道:“但是今天成然的举动有些奇怪,倒像是故意把我和简牧野引过去。”

黎予宁不解:“引你们过去干什么呢?”

顾砚迟幽深的眸子看着她:“为你争风吃醋。”

黎予宁:“……”

这个话题不好继续,她假装没听见。

不过这个成然确实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对他们的关系也了若指掌。

“小叔叔,成然不管做什么小动作,他的目标是东湖。”

“所以你宁愿冒险跟成然那样的人周旋,也不愿意跟我合作吗?”

顾砚迟的声音听着竟有几分委屈。

黎予宁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顾砚迟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委屈?

完全不符合人设啊。

“小叔叔……”黎予宁硬着头皮道:“我真的没办法接受您的感情,当然不是因为您不好,主要是、是……”

“因为我比你大了几岁,你把我当长辈?”

“不是的。”

不知道为什么,黎予宁可以干脆利落地拒绝简牧野,甚至还趁机再踩几脚。

她也能坦然地跟安老太太和安母以及穆筝、甚至是穆老爷子聊她的感情观。

但是面对顾砚迟,她真的不好意思张口。

“您就比我大七八岁,根本不算什么。再说我也没觉得您老,相反您长得这么帅,这么有型。”她没敢说顾砚迟这款正好是她的菜,只是道:“自从离婚后我就没打算再谈感情,只想好好经营公司,替我爸照顾好我妈和奶奶。”

她表情非常认真,因为看重顾砚迟,所以不想跟他闹僵。

“小叔叔,抱歉,我不能接受您的感情,更不能接受您的好意。东湖我会尽全力争取,能拿下来就拿,实在拿不下来那我也没办法,总之我会尽力保全古宅。”

顾砚迟双眼紧紧地看着她,知道她说的是认真的。

“好。”他一点头:“我不逼你。”

却没有说就此收手。

顾砚迟默默反省了一下,确实有点太着急了。

而且还有趁人之危的意思。

不行,不能急,得慢慢来。

黎予宁则松了一口气,说真的,她非常喜欢跟顾砚迟相处的感觉。

自由自在,又觉得安全。

顾砚迟又道:

“成然那边你不要着急,我对国内这些人了解的不是太多,回头帮你再好好打听打听。”

黎予宁满脸感激:“谢谢小叔叔。”

她心里还是有点虚,总觉得在占顾砚迟的好处。

如果是别人的好处,她占了就占了,可这是顾砚迟啊。

一边享受着他的帮助和庇护,一边却冷漠拒绝他的感情。

听着就特贪心。

黎予宁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成然,那么多酒可不是白喝的,这会儿她的头和胃都隐隐作痛呢,绝对不能白受这个罪。

泡着澡,她给成然打了个电话。

那边成然过了很久才接,手里里面的音乐声震耳欲聋。

显然,那混蛋不知道在哪潇洒呢。

过了一会儿,手机里才传来成然有些亢奋的声音,他应该是换了地方接电话,音乐声小了很多。

“安总?醒了?”

第106章只要某人乖一点

黎予宁听到成然那声音顿时就觉得顾砚迟说的是对的。

这混蛋就是故意把她灌醉,用她引顾砚迟和简牧野过去。

因为他那句“醒了”听着实在太欠揍了,分明还带着不怀好意。

“我诳你出去喝酒,你叔叔没有骂你吧?”

黎予宁才不给对方把她当乐子的机会,笑着提醒:

“成少,酒我可是喝了的,不知道成少感受到我的诚意没有?”

“诚意是感受到了,但是,还不够啊。”成然说。

这分明就是不想认账。

黎予宁也没指望自己喝一顿大酒就能让人家签字,反正这一回合她赢了就行。

“成少感受到了就行,我也不着急。”黎予宁小脸冷冰冰的,话却说的好听:“成少在外面喝酒吗?我给你介绍个地儿绝对好玩。幻城,我们凤城非常有名的地方,成少尽管去消费就是,记我的账。”

那边成然乐呵呵地应了。

挂了电话,宋珂进来了。

“老板,成少会去幻城吗?”

“嗯。”

宋珂笑道:“那就好,幻城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老板你放心。”

宋珂做事黎予宁还是放心的。

宋珂又道:“对了老板,我听说今天简总把成少给揍了。”

黎予宁一愣:“揍了?简家不是想搭上成家的线吗,他揍成然干什么?”

宋珂看着她:“好像是因为老板您,成少灌你酒,简总生气了。”

黎予宁:“……”

她摇摇头,简牧野做什么跟咱没关系。

“成然的行踪查的怎么样了?”

“成少今年这是第二次来凤城。”宋珂表情严肃道:“上一次他在凤城只停留了一天,在酒会上丢了面子,第二天一早就回凌城了,这一次是跟沈总一起过来的。我在网上搜了一下,通过狗仔爆出的行程对比,我确定他不是3303那个男人。”

宋珂顿了一下:“老板,是要继续追查那个人的身份吗?”

黎予宁摇头:

“不用,我只是想确定一下成然是不是那个人,不是就行。”

成然不是那个人,这是个好消息。

她很享受现在的状态,不想有什么变故。

下楼,顾砚迟居然还没休息,陈正在给他换药。

“小叔叔的伤口还没愈合吗?”

陈正看了黎予宁一眼:

“小姐,九爷的伤口今天又裂开了。”

“怎么又裂……”话说到一半,黎予宁猛地住口。

她尴尬地笑笑:“小叔叔,您这伤还真是多灾多难怎么也好不了了哈?”

顾砚迟扫了她一眼:“只要某人乖一点,我这伤就好的快一点。”

陈正包扎手法很是娴熟,就跟干过很多次似的。

黎予宁还想再打趣几句,陈正已经包扎结束。

顾砚迟穿着黑色的真丝睡衣,此时睡衣斜斜地挂在身上,惹得人情不自禁想要多瞟几眼。

“看什么?”顾砚迟把睡衣穿好。

黎予宁的视线落在他的左肩上,好奇道:

“小叔叔,你肩上那是胎记还是疤痕?”

因为只匆匆看了一眼,她看得不真切,不确定那枚一元硬币大小的印记是疤痕还是胎记。

那一块跟皮肤的颜色接近,如果是疤痕的话时间应该已经久远了,不靠近了都看不出来。

顾砚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扣上睡衣口子,淡淡道:

“疤痕。”

第107章我没有邀请小叔叔

为什么顾砚迟在左肩那种位置会有个圆形的疤痕?

而且那疤痕看着很像是子弹留下的。

想到关于顾砚迟的传说,黎予宁顿时有些肃然起敬。

他可是跟国外的不法组织正面刚过的男人。

“小叔叔,你这个疤很多年了吧?”

顾砚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嗯。”

毕竟是人家的隐私,黎予宁虽然好奇却也不好多问。

第二天宋珂找的修复古宅的师傅到了,她就去了一趟古宅。

那师傅带着两个徒弟,在古宅转了一圈后,师傅表示能修复。

黎予宁又表明这宅子自家还想住,有些地方还需要翻修和重新设计装修,跟师傅商量了一下翻修方案,这一呆就是大半天。

从古宅出来,成然的电话又来了,说一个人玩的没意思。

黎予宁琢磨了一下,干脆学着简家搞了个派对,打着为成然接风的名头广发邀请函。

收到邀请函的人来不来无所谓,她就是想看看有谁愿意来。

简家也收到了邀请函,简云章气得脸色铁青。

“成然那边怎么回事,不是让你盯着吗?怎么还能被黎予宁抢先了一步?”

简牧野道:“是沈逸棠给黎予宁牵的线,不知道沈逸棠怎么认识的成然,回凤城之后直接介绍了两人认识。”

穆韵竹看到邀请函,气得拍桌:

“黎予宁这分明就是在跟咱们简家打擂台,谁给她的胆子?”

简云章脸色不由凝重起来,原本他是没把黎予宁放在眼里的,但是这两次黎予宁的态度和行事,让他清楚的意识到,对方确实不能小看。

尤其她现在跟成然接头了,如果他们联手,古宅又在黎予宁手里,在这场东湖争夺战中简家还真不一定能赢。

懒得理会妻子,简云章直接吩咐简牧野:

“你去吧,成然必须争取过来,成家关系到简氏未来在凌城的发展,这一步绝对不能走岔了。”

顿了一下,又道:

“至于黎予宁,最好也拉拢过来。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得用非常手段了。”

简牧野眉头紧了紧。

他知道非常手段是什么意思。

黎予宁举行的是年轻人的派对,来的也是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