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君震怒,仙界天崩界毁,后来神魔之井被损毁,魔族尽出,又是一场仙魔大战……”

光是听玄君这样说,洛苓便能想象出来,仙界在她死后状况如何惨烈。

其实如此……也罢,这是仙界欠她,欠师傅,也是欠无妄宫的。

只是,她的眼神又一点点黯淡下去:“那……后来如何?”

玄君大致也知道,她真正想问的是那个人如何了。

“后来天帝做下此等错事,自请去了蛮荒牢狱,而太子楚琰自请下凡历人间两百年轮回至苦。这才平息天君神怒,仙魔大战结束。”

原来如此,果真,师父在她眼中一直是谦谦君子的模样,但当真触及到了他不可容忍之事,那便是雷霆之怒。

而她,便是师父的不可容忍之一。

至于楚琰……楚琰……

两百年轮回至苦啊,可不是说说这样轻巧。

洛苓是自己从这两百年轮回中跳脱出来的,那样的生活是多无助,多痛苦她感同身受。

楚琰是个比她还骄傲的人,怎么受得了?

到底,她还是心有不忍的,她不舍得他吃这样的苦。

可心里有个声音又在说,凭什么这苦她吃得,楚琰就吃不得?

不过是因为,她爱他罢了。

洛苓一声叹息:“自得其果,天道轮回,分明公平得很。”

当初,他口口声声说她欠了的要还,如今,不也轮到他来还了吗?

玄君也跟着点点头,又道:“前两天我看见天君用那水镜看过太子殿下历劫,生生世世,的确轮回凄苦,能生生将人逼疯。”

当然能将人逼疯,却又疯不得。

可是听到这些,洛苓心中没有感觉到半分痛快,反倒心里沉沉的,像是压了什么东西,沉甸甸的。

“玄君,回头师父睡醒,你帮我转告一声,说我出去一趟,很快便会回来,让他别担心。”

当然,如今的她实在也无需谁来担心,洛苓仙君自然不同于从前那凡人。

第十九章 山穷水尽

仙界果真如玄君所言,如今只是一片废墟。

众仙正采祥云补填,又寻黄泉下玄光来重铸宫殿。

整个仙界,丝毫未损的仙宫所剩无几,只有司命星君的仙宫还算有一方清净之地。

司命看见她来,似乎并不惊讶,仿佛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洛苓仙君,许久未见,别来无恙。”

洛苓冲他拱手一礼,当初若不是司命给她一线生机,估计她今日不见得能站在这里。

这份情,她自是记得的。

她起身才接着道:“多谢司命当年救命之恩,洛苓感激不尽。”

司命星君只是微微一笑:“洛苓仙君从神界专门跑一趟,应该不止是专程来感谢我这救命之恩的吧?”

洛苓也不打算跟他绕弯子,只伸出一只手来,手上立刻显现出一根红线。

这是她与楚琰的天命姻缘线,当初月老用破缘刃去斩都没能将它斩断。

如今,她跟楚琰是不会再有往后了,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星君从前说我手上这根红线是天命注定的,只有其中一人死了才能够了断,洛苓想问星君,若以天神之力,可能化解?”

司命星君仍旧是摇头:“世上无人能破天命,当初是他要了结你们这段姻缘,如今,又是你,此乃天道轮回啊。”

原来,所谓天命,当真如此弄人。

她与楚琰,本来只会是陌路人,可是却因为这一根红线生生纠缠了这么多年。

到如今,已经快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还是不能化解。

洛苓苦涩一笑:“不过是孽缘罢了。”

她顿了顿,又接着道:“若是红线不断,我此生姻缘便只能有他一个了吗?”

司命星君点头:“若是你逆天而行,要同旁人在一起,那人便会受天诛地灭之苦。”

天诛地灭?

洛苓眉头微蹙:“可是我看那莺月倒是活得很好。”

她可没有忘记,莺月从蛮荒牢狱出来以后不久,便与楚琰无媒苟合。

司命星君深深看了她一眼:“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从司命那处出来,洛苓心中更是沉重。

哪怕此生情缘尽断,她也不想再同楚琰有何瓜葛了。

过去千年痴缠痛苦,已经够了。

可是这红线又冥冥中牵引着她,让她想爱不得,想恨不能。

看着手中的命簿册,这是司命方才在她走的时候给她的。

洛苓缓缓打开才知,原来是楚琰在凡间的两百年转世命簿。

她不过粗略扫了一眼,心便跟着沉了下去,就像是想到自己从前所经历的痛苦。

她攥紧了手中的命簿,终究还是往凡间而去。

……

眼前是个不怎么起眼的小山村,土地贫瘠,又连连干旱,这里的百姓都已经要活不下去了。

年轻些的,已经离开了这里。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眼前那间破旧的茅屋传来。

洛苓不知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走进去的,只是看见那床头靠卧着的少年,心底颤了一下。

少年一身粗布衣衫,已经被洗得泛白,他无力的靠在床头,一脸病恹恹的,嘴唇都已经干裂到起皮。

若非对那双眼睛还算熟悉,洛苓几乎要辨不出来这是楚琰。

他们相识何止千年,她何曾看到过这样的楚琰。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来,他缓缓睁了眼,看到她的那瞬间,眼中才闪过一丝光彩。

可也仅仅只是一瞬,随即又黯淡了下去。

第二十章 不过是个幻影

这小破屋里面到处都弥漫着一股陈年的药味,又阴暗又干燥。

看这样子,楚琰这病应该是沉疴已久。

他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脸上有了一丝丝起色。

似乎是不想让她看到他如今这狼狈模样,楚琰理了下衣袍,拖着病体一步一步极缓慢地往桌边走去。

他提起桌上的水壶,想倒一杯茶给她。

可是茶壶里早已经干涸,连一点水气都没有了。

楚琰有些尴尬地挤出一个笑来:“没有水了,你且稍待,我去打点水来。”

没来由的,她心里闪过一丝酸涩。

他是谁?九重天下,出身尊贵。降生之际,天降祥瑞,百花齐放,鸟雀起舞。自出生以来,便是呼风唤雨,想要的,一伸手就能得到的太子殿下。

也是从前,她想得到的,却又不可触碰的存在。

洛苓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又听他道:

“明知道你是幻影,我又还在期待什么呢?”

是了,他还不知道她被师傅复活的事情,洛苓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就想起很多事情。

头又开始痛起来。洛苓蹲下身,捂住头。

楚琰回头,大步向前,面色焦急,再走近,却又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头看着自己破旧的脏乱的衣物不语。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了。

他对她那么不好。

他伤害过他。

他不敢想要是她看到自己的样子,会怎么样,应该会很讨厌他吧,就连一个幻影,他也不敢往前走。

……

再次睁开眼,又是阴森冰冷的冥界。他凄然笑了笑,往前。

“欸,那洛苓神君原来长得如此……”忘川河畔,一个小鬼兵正和它旁边的鬼说着话。

那小鬼兵挠了挠头,神情困扰。

“闭花什么……”

“闭花羞月,笨蛋!那洛苓神君本就生的极美。”另一鬼兵道。

“那为什么太子殿下不喜欢她……”

“世上情爱之事本就复杂,神仙也躲不过。”

楚琰站在不远处,恍若晴天霹雳,喜悦、愧疚、思念……各种各样的情感快要将要淹没。

她醒了,定是他师傅将她复活了,他的嘴角咧开再咧开。

突然,他僵住了,难道凡间见到的那个幻影……

是她。

他狼狈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