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就怕你离开这个家,这个家不能没有你。”

  “就算没有子嗣,您也无所谓吗?”林筱雅突然问。

  “只要你们能幸福,我无所谓。”

  也许这就是当妈的伟大之处吧,只要孩子们幸福健康,她能忍下一切。

  秦少宸赶回来时,看到的是两张哭脸,当下他赶紧走过去,没等他安抚的话说出来,秦母借口身体累了,回房休息。

  等大厅里只剩下秦少宸跟林筱雅两人后,秦少宸突然做了一个林筱雅想不到的举动。

  他跪了下来。

  “筱雅,你要打要骂,我都认,是我该死……但我真的不能没有你,这一年来,我天天失眠,闭上眼睛想的都是你,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后悔。”

  看着秦少宸懊悔的双眼,林筱雅痛哭出声,原谅二字在她喉咙里来回转,但始终说不出来。

  她真的无法原谅秦少宸。

  她无法忘记孩子从她身体脱离时的痛苦,她无法忘记她向秦少宸求救时,秦少宸的见死不救……

  这一幕幕失望的过去,无一不在提醒着她,这个男人有多无情,多狠心。

  “秦少宸,你为什么不去死?”林筱雅的声音充满了压抑跟痛恨。

  在她看来,只有这个男人死了,她的心才不会痛,而她也不会在原谅跟继续憎恨里徘徊。

第24章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秦少宸抬头,“如果我死了,你能原谅我,那我如你所愿。”说着,秦少宸拿起旁边的水果刀,往自己的手臂上扎去。

  林筱雅反应迅速,一把拍掉他手里的刀,吼道:“你这样做,只会让我后半生不好过!你已经毁掉了我的前半生,还要毁我后半生吗?”

  秦少宸一把抱住林筱雅,深情道:“我从没想过毁你,我一直都希望能给你幸福,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

  “那你为什么要伤害我?”林筱雅一拳又一拳地打在秦少宸的胸膛上,放声痛哭。

  秦少宸任她打,“都是我的错,是我眼瞎。”

  最后,林筱雅打累了,瘫倒在秦少宸怀里,眼睛红肿一片,昏睡过去那刻,她还不忘说:“我才不原谅你,人渣……”

  “宝贝,对不起。”

  秦少宸在林筱雅额头上落下一吻。

  夜里。

  林筱雅醒来,发现自己被秦少宸抱着,而她还一副小鸟依人的状态窝在秦少宸的怀里。

  “啊——”

  林筱雅毫不留情地在秦少宸的腰间上掐了一把,直接把秦少宸掐醒了。

  “给我滚出去睡!”林筱雅咬牙道。

  秦少宸厚着脸皮,死死地搂着林筱雅,说:“我不要,别忘了,我们是合法夫妻,我跟你睡一起,是合情合理的。”

  “那我们明天离婚。”

  “休想。”

  “你!”林筱雅气得直咬后牙槽,抬起腿,想把秦少宸踢下床,“我让你滚下床。”

  秦少宸抱紧她,结果两人一起滚下了床。

  扑通一声,两人摔在地板上。

  即便这样,他还是搂着林筱雅不放,说:“今晚是我这一年里睡得最安心,最舒服的一晚了,你就让我留在这里吧。”

  此时的秦少宸像极了一只小奶狗,加上他那慵懒的睡姿,以及全身心依赖林筱雅的模样,林筱雅承认她心软了。

  “就今晚,再有下次,我一定踹你出去。”

  上了床,关上灯,黑暗里,秦少宸的嘴角可疑地扬了扬。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他一定要把林筱雅的心拉回来。

  转天下午。

  一个不起眼的饭馆里。

  林可可跟刘梅到的时候,那个男人早早在等她们了。

  “钱带来了没?”一开口,那个男人就要钱。

  “我只带了五十万过来,剩下的,我等会再去取。”林可可将一个箱子交给他。

  男人打开一条缝,扫了一眼,眼里是掩不住的贪婪,说:“我跟你们一起去。”

  林可可跟刘梅对视一眼,点头说:“可以。”

  三人上了车后,林可可提出让家暴男开车,他也同意了。

  等车开到一个车流比较少的十字路口时,一辆货车突然拐弯过来,猛地撞向他们的车。

  林可可跟刘梅抓紧时间跳车,只是受到擦伤。

  就在这时,车头突然起火,家暴男想打开车门,发现他的腿被卡住了,他立马大声向林可可她们求救,林可可瞄到附近有摄像头……于是装作一脸的惶恐慌张,故意软了腿的样子,就是不过去。

  砰的一声,车头爆炸了。

  等消防车赶来,家暴男已经被活活烧死。

  远远地。

  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马路边。

  “我去,这对母女可真够狠的。”白茜把整个过程都看在眼里,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林筱雅眼眸微冷,说:“这就是她们的本性。”只要挡了她们的路,她们就敢做任何事,跟疯子无异。

  不过这个家暴男也是死有余辜,当初他害死她的孩子,还亲手打死自己的妻子,就该想到有这一天。

  死无全尸!

  他这个下场,是林筱雅预料到的。

  她让家暴男去威胁林可可,就猜到林可可不会轻易妥协,狗咬狗,还不用脏了她的手,她觉得这种游戏挺好玩的。

  “筱雅,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白茜问。

  “当然是收拾林可可!”

  当天下午,这场车祸上了新闻,之后又被人爆料,说是蓄意谋杀。

  很快,林可可母女两人被同时告了,因为有人提供了她们作案的过程。

  随后不到一天的时间,警局又收到一份资料,其中有一段录音,更加坐实了林可可行凶的目的。

  在林可可被关押的那天,林筱雅更是一纸讼书将林可可告上法庭。

  林可可彻底身败名裂。

  没过多久,林父找上林筱雅,希望她放过林可可。

  “我不是圣人,她做了那么多坏事,是时候自食恶果了!”林筱雅冷冷道。

  “可她毕竟是你妹妹啊,我们没了之后,你们就是相互扶持的家人,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坐牢啊。”林父打起了亲情牌。

  “在她抢我丈夫,害我失去工作,还间接害死我孩子那刻起,我就没你们这些所谓的亲人!”

  “就这一次,算我这个老父亲求你了。”

  “送客!”

  林筱雅无意多说,起身走人。

  身后,林父什么脏话都骂了出来,甚至大喊没她这个女儿。

  果然,只要跟林可可比,她永远是最没分量的那个。

  半个月后,事情尘埃落定。

  林可可被判了五十年,刘梅十年。

  从法院出来,林筱雅狠狠地大哭了一场。

  那天的雨很大,她没有撑伞,独自一人走在路上,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她只知道她为她的孩子报仇了。

  忍耐了一年,做足了一切准备,她为的就是一击即中。

  如今,所有坏人都得到了报应。

  孩子,你安息吧。

  走着走着,林筱雅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天空雷鸣电闪,黑沉沉的乌云好像有下不尽的雨似的,倾盆大雨哗哗而下。

  这时,一把大伞撑过来,替林筱雅挡住了所有风雨。

  “乖,别哭了,我带你回家。”

  看着伸过来的大手,林筱雅哭了又笑,笑了又哭,“为什么你不能早点看清真相,也许这样我们的孩子就不会死……”

  “都是我的错。”

  虽然医生说过那个孩子存活下来的几率很低……但如果他好好呵护林筱雅,说不定还是有机会留住那个孩子的。

  秦少宸蹲下来,抱住林筱雅,安慰说:“等你养好身体,我们再要一个,不,要三个,只要你愿意。”

  “你知道患有多囊症,要孩子有多艰难吗?”她等了那么多年才等来一个孩子,说没就没了……这一年来,她每天都生活在自责中,秦少宸根本不知道她是如何度过每一天的。

  “我知道……”

  “你不知道!”林筱雅推开他,解开手腕上的纽扣,上面是粉色的三道刀痕。

  “如果不是为了帮孩子报仇,我早就死了,这上面的每一刀都在告诉我,我不能死,我要活着,让那些害过我孩子的人下地狱!”

  秦少宸双眸通红,他小心翼翼地捧起林筱雅的手,轻吻着,“对不起。”

  微暖的体温传来,林筱雅瞬间褪去全身盔甲,一把抱住秦少宸,哭道:“就这一会,让我抱抱……”

  她好冷,冷得全身心都在打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筱雅靠在秦少宸怀里,昏迷了过去。

第25章再次离开

  等她醒来,已经是三天后,这三天里,她不断发高烧,是秦少宸没日没夜地照顾她。

  傍晚。

  火红的夕阳照进窗户,整个房间都是暖洋洋的红色,窗外,枫树开始飘叶,秋天快到了。

  林筱雅醒来,高烧已经退去,身体也恢复了正常体温。

  “你醒了?”秦少宸端水进来,见到林筱雅醒来,眼眸里露出一丝笑意。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