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知行不想理会,也没有抬头。

  萧瀚却像是推销产品一样,不断地催他:“劲爆,你看那是谁!”

  “谁?”江知行被烦得有些受不了了,抬头看了一眼,在看到顾温柔纤细笔挺的背影架着一个男人站在门口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暗了下去。

  萧瀚是再清楚不过江知行的为人的,他知道江知行平日里寡言,很多心思都不会写在脸上放在话里,是一个占有欲特别强的人,却不会将占有欲表达出来。

  所以萧瀚只看了他几眼就知道,他的怒意已经很深了。

  半个多小时前,她在微信里说她也准备睡了。

  萧瀚原本想要调侃几句,刺激一下江知行的,他还没有开口说什么,身边人已经离开了吧台。

  “阿行!”萧瀚想要叫住他,要是在酒吧里面闹出点什么事情来总不大好看吧?

  毕竟他是江家人,江右最看重的就是面子。

  但是萧瀚根本叫不住,他以为江知行是个沉稳的人,现在却是刹不住车。

  顾温柔看着宋若祎,很想骂一句滚开,但是素质时时刻刻提醒着她要保持冷静……

  宋若祎正对着酒吧里面,看到了江知行从吧台处走来,暗自挑了挑眉,对顾温柔说道:“温柔,你架着的男人是谁?怎么醉醺醺的?”

  “和你有关?让开。”顾温柔的口气非常不好,原本来这里救这个酒鬼就让人心烦,又遇到宋若祎简直让她坏透了心情。

  在她看来,宋若祎就是瘟神。宋若祎却挡在她面前不肯走:“温柔,你跟这个男的来酒吧,知行知道吗?”

  宋若祎的余光瞥到江知行的脸色在酒吧斑驳陆离的灯光下沉暗隐晦,已经是匿着微愠。

  顾温柔觉得肩膀重得不行,以前训练的时候负重跑都没这么辛苦,她现在还要在这里跟宋若祎周旋。

  “你没看到我很吃力吗?识相的话走开,我不是男人,我打女人。”顾温柔的脾气上来。她在澳洲学飞的时候,因为需要体能训练,曾经练过十几个月的拳击。

  宋若祎听到之后,皱了一下秀气的柳叶眉。和时下流行的韩式眉不同,宋若祎喜欢柳叶眉,她的脸原本就生得精致温柔,在柳叶眉的衬托下,更像是弱风扶柳,温雅多姿。

  “温柔,你怎么动不动就这么凶,还想打人。你这样,没有男人会喜欢的。”

  顾温柔的耐心已经全部被耗尽了,她觉得今天的宋若祎很敢说:“江知行有说过喜欢你吗?”

  她看到宋若祎脸色略有惶恐,像是被人吃准了心思一样难堪。

  顾温柔扬眉,心想反正江知行也不在这儿,也没有其他熟人,她大胆地说着假话:“江知行说过他喜欢我,在床上。”

  她故意说得暧昧不清,最后几个字,加重了口气。

  说出口,她觉得浑身舒畅,像是重感冒忽然通了鼻子一般。

  宋若祎脸色难堪到有些扭曲,她面露委屈之色。顾温柔不知道为什么宋若祎不编一下骗骗她?她不就是编出来骗人的吗?

  江知行才没有跟她说过喜欢她……他们的确是每天睡在一张床上,但也只是纯盖着棉被睡觉而已,连聊天都没有。

  这个时候,宋若祎开口,帮她解答了内心的疑惑,也瞬间给了她当头一棒。

  “知行……”

  宋若祎分明是朝着她身后说的,她浑身战栗了几秒,原本有些浑浑噩噩,瞬间变得清醒无比。

  刹那间,她觉得酒吧的灯光都没有那么让人眩晕了,她清醒得不得了。

  她架着陆云琛,没有办法轻易挪动自己的身体,她现在也并不想转过头去面对江知行……

  如果能扔下陆云琛现在就离开,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走掉,头也不带回的。但是,她现在不能。

  宋若祎想要绕过她身边走向江知行,但是江知行却已经走到了她面前,站定。

  他还是早晨的那一身休闲装,在酒吧形形色色的人当中格外显眼好看。

  一般能够用好看这两个字来形容的男人,大多都有些偏阴气,但是江知行不是,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气息,是行走的荷尔蒙。

  顾温柔觉得自己情绪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她低了低头,不敢去看江知行。

  那个在宋若祎面前耀武扬威甚至扬言会打女人的人,好像消失了一样……

  刚才那些话肯定都被江知行听去了……她在他心里肯定又变得更加不温柔了一些。

  她有一种想要破罐子破摔的冲动,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他们之间的婚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宋若祎小鸟依人般地站在江知行身边,手自然而然地想要往江知行的臂弯上放。然而她还没有放上去,江知行就已经抬起手臂,将陆云琛从顾温柔身上架开。

  肩膀上忽地一轻,顾温柔抬头,对视上江知行的眼睛,心里又委屈又懊悔,说不出的难受。

  陆云琛醉醺醺地靠到了江知行的肩上。

  顾温柔看着这个场景觉得尴尬又奇怪,因为愧疚,讷讷开口:“我们出去说吧。”

  宋若祎好像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因为江知行并没有对顾温柔动怒,她勉强挤出了一点笑:“知行,外面好冷,我们进去说吧。”

  顾温柔扫了宋若祎一眼:“是我跟他出去说,没有你。你冷不冷,跟他有关系?”她的口气已经相当冷硬了,实际上她很少会跟宋若祎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因为她也会时时刻刻控制自己的情绪。

  但是这次身处尴尬的境地,她是真的忍不了。

  江知行没有理会,架着陆云琛走出了酒吧。

  宋若祎脸都耷拉了下去。

  江知行没有直接在酒吧门口跟顾温柔谈这件事,而是先将陆云琛送到了隔壁酒店的房间里,安顿好了之后才下楼。顾温柔在酒店大堂等他。

  在江知行上楼的那段时间里,顾温柔想了很多个借口,一一筛选。但是在看到江知行的那一瞬间,她原本在心底编造好的谎言全部被自己推翻。

  只能实话实说。

  她从大堂的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江知行面前,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等着班主任责骂。

  江知行往下看,她的头埋得很低很低,他单手抄兜,继续看着她。

  顾温柔组织了一下语言:“是酒吧的服务员找到了他手机里的号码,打给了我。他手机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号码,我想你们男人应该比我更懂这种行为,我不想解释。我怕他出了事,就过来了。”

  上面寂静冗久,传来闷闷的一声:“嗯。”

  嗯?嗯是什么意思?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

  顾温柔心底隐隐忐忑不安,她咬了咬下唇,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