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你已经接受了第一次骨髓移植,现在看来身体应该还没出现排斥现象,以后六个星期你都需要留在这里治疗。”

听着这话,桑柚一阵恍惚。

她偏头看望隔离窗外,只有红着眼眶看着自己的温晓棠。

等着温晓棠走进。

桑柚冰凉的手轻轻拉住了她,第一句话却是:“MilkWay的比赛赢了吗?”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乎战队。”温晓棠通红了眼眶,不情不愿地丢出了一句话:“如你所愿,MilkWay赢了。”

“那就好……”

桑柚长呼口气,又问她:“那你知道为我捐赠骨髓的人是谁吗?”

温晓棠眼神有些闪烁:“先等你养好身体再告诉吧!”

桑柚看着她,纵然疑惑,但身心的疲惫让她没再说话。

转眼间,六个星期已过。

出舱那天,桑柚被转到了普通病房修养,整整瘦了十斤。

再次看见温晓棠来时,她不禁又想起了前些天她有意隐瞒的模样。

止不住问道:“晓棠,我身体恢复的也差不多了,难道还不能告诉我捐赠骨髓的人是谁吗?”

温晓棠一愣。

接着又听桑柚轻声开口:“对方救了我的命,我不能连声最基本的谢谢都不说吧?”

温晓棠想到那天在病房完看见季屹那般憔悴的模样,

她沉默了瞬,缓缓开口:“是……季屹。”

======第六十九章======

这回答犹如一块巨石般,重重地砸在了桑柚心头。

许久,她才缓缓回过神来。

“季屹跟你真是上辈子结了孽缘,害你到变成的这样的是他,最后救你的人也是他。”

温晓棠自顾自的嘀咕着:“其实一开始看见他的时候,我也有些不敢相信,但那天我站在急救室外,真真切切的看见他走进的手术室里的。”

桑柚心头一震,急切地问:“他现在还在医院吗?”

温晓棠摇了摇头,如实说道:“我不知道,自那天看见他走进手术台之后,我就再也没看见他了。”

桑柚还是忍不住担心:“那他现在还好吗?”

温晓棠将她担心的神情看在眼里,怒其不争的说:“以宁,你还在乎他干什么!这么多天,他还不是从来没有看过你一眼?!”

桑柚一瞬间沉默下来,面对温晓棠的质问,她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整整六个星期,那么长的治愈时间,来看望她的不是贺西北就是温晓棠。

明明同在一个医院,为什么她就从来没有看见过季屹。

既然是他救得自己,又不愿意见一面呢?

越是想,桑柚心头涌上的疑惑就越多。

缓了缓情绪,温晓棠又继续劝道:“捐赠写干细胞而已,有对他身体无害,说不定捐完已经回战队了。”

说话间,她还特意打开了电视,调到了比赛直播。

随着主持人的介绍,MilkWay的队员依次进场。

热门队伍的比赛,总是少不了粉丝的尖叫声。

可是在一众MilkWay队员中,桑柚看见了站在首位的韩盛,顶替了季屹的位置。

比赛还是赢了,季屹却不在战队。

无论台上台下,都没有他的影子。

这下,温晓棠也呆住了。

再对上桑柚审视的眼,她忙解释:“也许这次比赛季屹刚好有事缺席了,也许他在后台呢……”

桑柚满脸怀疑。

今天是职业联赛的最后一天,也是MilkWay战队打翻身仗的最后一天。

季屹向来在乎MilkWay,不可能会在这个关键时刻离开赛场。

温晓棠越说越没底气,见桑柚一言不发的模样,连忙找了个借口跑出了病房。

顷刻间,室内归回一片寂静。

看着电视上电竞比赛的现场,桑柚似是下定决心般,强撑着身体走出病房。

来到询问台,打听到了季屹的病房。

刚恢复不久的身体在行走时还是会有撕裂的疼痛。

桑柚强忍着那份疼,扶着墙一步步挪到护士所说的病房外。

她鼓起勇气推开房门,却见里面病床整洁,没有半分住过人的气息。

过分安静的场面,桑柚一时也怔住了。

见一护士端着药盘从身旁走过,她匆匆拦下:“你好,住在这里的病人呢?”

“唐先生吗?”护士回,“他今早刚出院。”

桑柚一愣,呆呆地看着护士侧身离开的病房。

直到远处的温晓棠找了过来。

桑柚才被搀回到病房。

电视上比赛刚结束。

此处,正是主持人赛后采访的阶段。

“今天这次比赛,为什么没有看见唐队长?”

主持人问出关键话题,桑柚的目光不禁朝着电视看去。

接着,她就见一旁的季川接过话筒。

“季屹选手由于个人原因目前无法参赛,现在MilkWay队长一职由队员韩盛暂时担当。”

======第七十章======

“以宁……”

温晓棠将桑柚的模样看在眼底,越发担心。

她看向电视前,季川还在和主持人攀谈,忍不住劝道:“别找了,季屹现在分明是有意躲着你。”

桑柚微微敛眸。

从前她也以为自己不会在意季屹,可现在她欠了季屹一份情。

更不明白为什么季屹前脚离开的那么快,连她说一声谢谢都没机会。

一团乱麻的思绪在此处停滞,桑柚拿过一旁的遥控器关了电视。

自那天之后,桑柚再也没有听到季屹的任何消息。

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在了她的事业中。

继职业联赛结束以后的两个星期。

桑柚痊愈出院了。

MilkWay战队代表全国出征新加坡准备全球总决赛。

这消息官网刚晒出来,桑柚就在家里收到了一个信封。

拆开来,前往新加坡观看总决赛门票。

随之而来的,还有关于季川的电话。

“收到门票了吗?”话筒里,他开门见山的问。

桑柚目光打了眼拿出来的门票,不禁问:“怎么突然想到给我发门票了?”

季川叹了一声:“你好歹也曾是MilkWay战队的一员,战队好不容易走到现在,难道你就不想去看看吗?”

桑柚目光暗了暗,怎么会听出他勉强的解释。

她沉默着迟迟没有接话。

那边似是犹豫了片刻,季川又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季屹叫我给你留下来的。”

“他说到时候MilkWay打进了决赛,也想让你见证一次MilkWay在全球总决赛的荣誉,以宁,我希望你不要误会其琛,哪怕是那五年还是顾凝回来以后,他一直都很在意你。”

季川的耐心劝告。

桑柚听着,心里却不是滋味儿。

她嗓子哽了哽,轻声又问:“季川,你现在还知道他的消息吗?”

“我倒是想知道!”说起这个,季川还有些愤愤不平,“上次他职业联赛中途离场的事儿,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桑柚脸色一怔,想到了那天的情形,小声解释:“那天他大概是为了救我……”

季川叹了一声,“如果他连你都不愿意联系了,那谁能找得到他。”

电话挂断后。

桑柚还没回过神来,她在手机上翻找着有关季屹的消息。

可季屹唯一一个战队官方号自她出院那天,就再也没有了更新。

一页翻到底,大部分的消息都是关于战队的宣传。

最近发的第一条:#CPL季后赛#MilkWay对战GX,战队第一主力,以后会争取更好。

而下面的配图正是她的官方宣传照。

当时她以为季屹是在帮忙宣传,现在看来,战队里唯有关于她发的最频繁。

连最置顶的微博也写着:我们一起会变得更好。

下面的第一张配图是MilkWay战队全员捧着奖杯的画面,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胜利后的喜悦。

放大来看季屹和她。

明明在合照里,他们两人甚至是最遥远的距离,可目光却交汇在一起。

握着手机的掌心好像在此刻变得滚烫。

直到这一刻,桑柚恍然发觉。

原来在季屹的战队号里,满满都是关于她的消息!

======第七十一章======

因为她是战队主力吗?还是有别的原因。

桑柚心里掠过无数种想法。

到最后,却仅是关闭手机,逼着自己不再去想。

现在的她搬出了温晓棠的住所。

独自找了一家与丽江湾相近的公寓里,有时间温晓棠也会偶尔过来。

不过这几天,桑柚常出门找贺西北。

她没有忘记自己的打算,建立自己的战队!

贺氏大厦的顶楼。

桑柚看着对面的一身正装贺西北,将自己创建战队的项目书摆在了他面前。

“你真的打算投资我们这种刚建立的战队吗?”

“怎么?”贺西北眉梢上扬了一下,“创建战队的计划有什么问题吗?”

桑柚敛眸,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你太相信我了。”

闻言,贺西北一声轻笑,干净利落的在项目书签字。

而后问道:“你在质疑我还是质疑陆沉?我听说最近陆沉也有意要投资你战队,准备等你复出?”

这件事情,桑柚到也觉得奇怪。

上次她想创建战队的消息刚传出去,陆沉就顺便找上了她。

她对这人唯一的了解还是从温晓棠口中得来的。

只知道是个出色的商人,也曾是MilkWay战队的投资人。

想到这,桑柚蹙了蹙眉头,又说,“不过以我现在的号召力,恐怕还不足以。”

贺西北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想想这五年你在MilkWay战队打出来的名气,连续3年国内职业联赛MVP,全球总决赛冠军,愿意追随你的人不在少数。”

“别忘了,没了季屹,你照样是个出色的电竞选手。”

他语气里分外的笃定,桑柚听着都有片刻的愣怔。

可转瞬一想,她这些年的成就一次又一次的被否定。

如今好不容易有离开季屹,证明自己的机会,她也不能放手。

出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