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在听到苏鼎所求之事时,他的口中发出了些许疑惑。

  让苏鼎越发紧张了起来:“道长,可是我家中会有什么事?”

  虚无大师摆手而笑:“倒不是如此。昨夜府中的三姨娘也来了咱们道观,为府中求签。签文都是一模一样的,苏掌柜放心,日后苏家,定会安稳平顺。”

  听了这话,苏鼎的眸色就变了变:“你说昨夜,府中三姨娘来了这里?她来这里做什么?”

  虚无大师似是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后退一步:“凡尘之事,老道并不知道。”

  谁知他身旁的一个伺候小童,竟在刺客开了口:“她如今还在后院里头住着呢,若苏掌柜好奇,自行去问了便是!”

  苏鼎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虚无大师打了一把小童,示意他不要胡说。

  苏春影也有些难为情地看向苏鼎:“爹爹……三姨娘怎会住在此处?她乃是苏家姨娘,昨儿夜不归宿已然不妥。还住在道观这鱼龙混杂的地方,实在是叫人想不明白!”

第152章老爷,不是我!

  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让本就有些疑心的苏鼎,生出更多的疑惑来。

  苏春影却趁机还要为三姨娘解释一番:“爹爹,不过三姨娘一向都忠于苏家,这么多年也治家有方。左右她还没走,咱们去问一问不就是了?”

  于是苏鼎二话不说,就将那个小童给揪了过来。

  也顾不得旁的许多,苏鼎在他的手里塞了一大锭银子:“走,带我去后院,找苏家三姨娘。”

  小童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大师,他也只是无奈叹息,点了点头,不敢招惹苏鼎。

  ——

  他一路带着苏鼎和苏春影来到了后院里,这道观的后院倒是并不大。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所以居住的人并不多。

  小童指了指一个房门紧锁的厢房:“三姨娘……她就在这里!”

  苏鼎盯着那房门,眼中越发不解:“她为何住在这里,不回家?这里距离咱们家的宅子,也并不算远啊!”

  小童摇头表示不知道,而后就跑开了。

  苏春影倒是眼尖,走向了那房门,盯着房门口的一双男人的鞋,有些诧异:“这小童怕不是给咱们带错了地方吧?怎么会有一双男人的鞋子?”

  道观之中的厢房和其他地方不同,需要讲究一个“无尘无依”。

  所以鞋子外套这些东西,都是放在厢房外头的。

  此刻苏鼎额角的青筋都跳动了一下,他指了指那双男人的鞋子旁边:“这不是你三姨娘的鞋子吗?”

  碧蓝色的绣鞋上头,粉紫色的蔷薇盛开。

  还真是俗气的很,和三姨娘这个人一般模样。

  苏春影这才露出几分难为情的神色来:“爹爹……这么说来,三姨娘果真在里头?您还要进去吗?这事儿……只怕不好处置了吧?”

  “有什么不好处置的?”

  苏鼎简直气都不打一处来:“这些日子,因为秋白的事情,她总是和我闹腾。我便想着,女人家的不就是这个模样吗?她是因为在意我,所以才处处都表现得不满。如今方才知道,什么在意不在意的,她只怕是来到盛京之后就搞了这么一出!”

  男人的脸面最是要紧,苏鼎气得身体都开始发抖:“怪不得尤其是这几日以来,她没事干就要来道观,就要出门!她是真以为,我的心思都在秋白的身上,所以才这么不管不顾了是不是?!”

  说着,苏鼎再也不能容忍。

  他示意苏春影不要说话,然后上前去,重重地拍响了房门!

  很快,里头就传来了一个男人被吵醒,而显得烦躁的声音:“谁啊?这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安睡了?我今日不上值班,若是香客有事,就去前头找其他的道士才好!”

  苏鼎立刻意识到,里头的男人是个道士。

  他没有开口,拍门的声音更大。

  片刻过后,里头才传来了那人骂骂咧咧,由远及近的声音:“烦死了!干什么啊?是谁在外头这般喧哗?”

  门倏然被打开——

  无方道长的脸,果然出现在了苏春影的面前。

  显然,无方道长并不认识苏鼎。

  他上下打量了苏鼎一番,看苏鼎还算身着富贵,这才态度稍稍好些:“这位香客,可是走错了路,才来到了后院里头?”

  苏鼎愤怒地瞪了一眼无方道长,然后一把将他推开。

  无方道长诧异地喊了一声:“你做什么?!”

  苏春影也示意身后的丫鬟婆子拦着无方道长,和苏鼎一同进入了厢房之中。

  厢房不大,床榻之前也没有屏风遮挡,让他们进来之后,一眼就能看到床榻上的情况。

  不看还不要紧,这么一看,苏鼎差点儿一口气都没上来!

  这偌大的床铺上,躺着个未着寸缕的女人。

  她散乱着衣襟,刚从睡梦之中被吵醒,似乎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但她身上那些青青红红的印记,已然表示了她昨夜发生了什么。

  如此香肩露出,朦胧迷茫的样子,让苏春影都能想到这里昨夜的“香=艳”场面。

  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家的三姨娘,昨夜一夜未归的邱氏!

  邱氏显然也不知发生了什么,迷茫地看向了苏鼎,揉了揉自己剧痛无比的额头:“老爷?你怎么来了?”

  看到站在苏鼎身后的苏春影,她更是不由自主地扯了被子将自己的身体稍稍遮掩:“你怎么大早上的,就跑来苏家?还闯进了我的房间里,这般没有教养不成?!”

  看样子,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苏春影笑着上前,上下打量着她:“苏家?姨娘怕不是昨夜做了太多的事情,所以今日什么都不知道了吧?这里可不是苏家,这儿也不是您的房间。许多事情,装疯卖傻是没有用的。姨娘伺候在苏家这么久,怎么连这道理都不明白?”

  “你在说什么?”

  三姨娘这才稍稍回过神来,打量着周围,脸色倏然一变。

  “啪——”

  可不等她多说什么,苏鼎已经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愤怒,上前狠狠地给了三姨娘一个巴掌。

  而后苏鼎将三姨娘狠狠地从床铺上拽了下来,便是一顿拳打脚踢:“你这不要脸的腌臜东西!我说你这几日整日地往道观里头跑什么,原来是来会你的情郎来了?就你这般模样,还妄想做我苏家的主母?我呸!我苏家祖宗只怕都要从祖坟里被气出来了,你还有脸面不成?”

  疼痛落在身上,三姨娘仿佛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不,不是这样的!”

  她声嘶力竭地哭喊:“老爷,不是这样的!与这个无方道长私通的人不是我,是秋白啊!”

  “你给我闭嘴!”

  苏鼎的脚,狠狠地踢在了三姨娘光滑的脊背之上:“都这时候了,你还攀咬旁人?那你不如和我说说,你为什么这般模样,躺在无方道长的床上?!”

  无方道长也被苏鼎这厉害模样,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与此同时,外头的许多人听到了动静,都凑了过来。

  苏春影没有叫迟儿他们拦着。

  她并不在意苏家的脸面如何,只知道这一次,她不会再给三姨娘任何翻身的机会!

第153章三姨娘的归宿

  苏鼎这一次打三姨娘,可以说是用尽了全力。

  那一脚下去,三姨娘脊背上被踢到的地方,很快就青肿了起来。

  她痛苦地蜷缩起来,即便是想要穿上衣裳,苏鼎也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于是三姨娘只能躺在地上,无力地辩解着:“老爷,我不是的!听我说,事情真的不是这样!”

  她越说,苏鼎越是气愤:“事情不是这样,还是哪样?难道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假不成?”

  说着,他又要上前。

  却还是被苏春影拦了下来。

  她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三姨娘,拉住了苏鼎的手:“爹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