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旋风也大为震撼:“缝纫机这里可买不到,我们这小地方谁有钱买那个呀,得去县里供销社才有的。”

封卿月:“这样啊。那我再托朋友帮我到县里去看看吧。”

自行车估计也是一个情况。

大队长看封卿月这不知柴米油盐贵的样子,也替她忧心。

只是女儿,就是家里再宠,这样一直要钱情分也得淡了。

“你买缝纫机做什么?衣服不会补可以来我家,让旋风他娘给你看看。自行车也用不到,我们村总共才多大。”

封卿月给他说了公社缝纫站那事,又拿糊弄杨姐的说辞出来给大队长洗了一下脑。

第29章 网购缝纫机和自行车

“你说你通过了缝纫站的考核?”大队长惊讶道。

“哪有考核那么严重,就是去试做了几件衣服。”封卿月失笑。

大队长:“他们要求可不低,缝纫站的杨红缨可是特地派去县里服装厂学习了半年的,这两年来的学徒来来去去的也只留下了一个正式员工。”

封卿月:“我本来就会一点,家里姐姐是服装厂的员工,她很多都教过我。”

封卿月又在给原主编经历了,原主姐姐倒还真是服装厂的,不过姐姐家里没有缝纫机,也没教过原主什么就是了。

大队长看她宠辱不惊的样子,突然觉得封卿月真是深不可测。

挖水井也是她想出来的,学识也好,还会手艺。

虽然下地懒了点,赚不到多少工分,但人家一转身就给自己找了裁缝的活干,真是有本事的。

陈旋风没他爹想的那么多,只知道封卿月要当裁缝了,一时比自己要当裁缝了还高兴:“燕知青,你太厉害了吧!”

封卿月笑意盈盈地摆手:“哪里哪里。”心里却在说夸得好,多夸一点!

大队长看着他儿子这没脑子的样子就气,人家厉害,你不是更配不上了,就知道傻乐!

回去路上,封卿月和大队长协商了一下给队里交钱买工分的事情,队里收成不太好,满工分年底分粮在360斤左右,折成粮价一天不到一毛钱,年底收益分钱10工分也只值一毛二。

按大队长的意思,封卿月只要每天给大队里两毛二,就能给记满工分了。

这钱实在是太少,让封卿月有点不好意思。

她按八成拿钱的话,一条裤子能拿4毛8,一件衣服是6毛4,棉衣8毛。

虽然不是批量生产,尺寸都是数据量好各人各样地做,但缝纫机一天怎么也能做个三五件。

她是能一天赚到一两块钱的,每天只给大队里两毛二,实在是有点少。

“要不我给三毛钱吧?也不会一直收成不好,干旱过去会好起来的。”

封卿月试图协商一下,让自己心里过得去一点。

大队长无奈极了,他可不觉得两毛二少,两毛二一年下来差不多要八十块钱,还不是粮食,是现金!

让封卿月干活一年能给大队赚多少钱,恐怕还得队里接济,当困难户。

大队长大手一挥:“你赚钱是你本事,大队里的工分现在值多少就是多少。

“你也别不好意思,每年年底结算如果工分涨了跌了下一年再跟你按新的来。”

封卿月想想也对,答应了下来。

*

缝纫机的事情,封卿月和大队长说是找人帮忙去县里看。

但她好不容易才到账了400的收入,买了缝纫机ᴊsɢ估计就不剩多少钱了,身边没钱总归还是有点心虚。

回去后封卿月刷了一下某宝,这些复古的东西竟然还都有点卖,缝纫机看着和公社缝纫点的大差不差。

她想要的自行车也有,自行车和原主记忆里姐夫那辆也没有大的区别。

也许小配件的做工上和这个年代有差别,但村里没什么人见过这两样大件,应该还挺能糊弄人的。

自行车她考虑了一下还是打算买。

总归要买的,虽然现在没法拿出来,但裁缝的工资不低,先买了过一段时间再当作攒了钱买的就好了。

魏警官帮她收的黄金、首饰应该能卖出不少钱,等卖出去现代那边的钱会比70这边宽裕很多。

那么在某宝买了弄过来,就比去县里供销社买合适很多。

只是缝纫机不像肉一样体积小,不会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拿出来也不违和,还是得想个将它合理化的方式。

封卿月挑了一个翘班的上午一个人偷偷去镇上火车站看了一下。

利用出空间的可选范围,跳转几次不到五分钟就到了镇上。

因为附近有国营的林场,镇上为了运输方便是通了铁路的,顺带也开了的民用火车的班次。

一天两趟,最近的一站就是县里,也通京市。

火车站的行李托运点,有邮政的员工提信件和包裹,不过多是小件。

也有私人的,包裹就大一些了,随行托运过来,人到了再取走。

封卿月观察了一下觉得伪装成托运的也许可行。

大的包裹多是装在手提箱、纸箱或者蛇皮袋里,但也有形状不规则的,直接拿报纸或布料裹了缠了胶带,这些包装她也能简单弄到。

一时没有人取的托运包裹,会被放置到寄存点,但寄存点个人也能去暂存物品,按时间收取一定的费用。

封卿月完全可以把缝纫机打包打包放到寄存点,当作托人县里买了托运来的,再找个时间问村里借牛车,来取了运回去。

自行车更方便,也不用放寄存点回去跟村里借牛车,到时候直接自己骑回来就行了。

合理,安排。

封卿月在某宝挑着便宜的下单,一辆凤凰牌的二八大杠花了644,飞人牌的老式缝纫机花了558,刷的某呗。

算上之前买那十块手表的1300,存款扣掉某呗只剩下三百来块。

在计算器上按出来,这数字触目惊心,让封卿月心跳都漏了一拍。

还得尽快凑到钱,把和魏警官约好的下一批手表给买了,一百只就是一万三千块钱……

封卿月准备把下午的假也请了,去卖她那一木匣子金银首饰。

不过身上的400块不用来买大件的话,倒是可以给陆司珩买点东西带回去。

封卿月上次被麦乳精四十块的标价吓退,现在手握五百巨款,倒是不觉得贵了。

正好可以晚上放到陆司珩那里,肉她不好送了一起做着吃,泡点麦乳精总不会有人知道。

到供销社买完东西,封卿月就准备回了,她瞬移几次,从知青点院门外出空间,当作是刚回来。

在场上找到了正在晒麦子的大队长,说了请假的事。

大队长停下手上翻麦子的耙子,忧心忡忡地看着她,劝道:

“燕知青呀,你家里还不一定能给你买缝纫机呢,工还是先干着吧?”

上午请假也就算了,他已经习惯了,怎么现在下午也不出工了。

“应该行的。”

封卿月指指镇上的方向,“我上午去镇上寄了信。不行也就浪费这两天,本来我也干不了多少工分的活。”

这倒是实话,大队长叹了口气,随她去了。

况且人上午走着去了趟镇上,这细胳膊细腿的,下午肯定也没力气干活了,歇着就歇着吧。

陈旋风原先在往麻袋装晒好的麦子,看到封卿月回来,连忙凑过来:

“怎么不等我们下次去开会带上你,去镇上走路要走四十分钟呢。”

封卿月嘻嘻一笑:“我着急嘛。不过家里如果答应我,估计会拖县里买了给我托运过来,到时候就得问队上借牛车了。”

“没问题,我帮你运回来,”陈旋风拍拍胸口,“帮搬入户,送货上门!”

封卿月故作惊讶,调笑道:“你要进我房间呀?”

陈旋风脸腾一下红了,摇着头疯狂摆手:“不是不是,我说错了!”

“和你开玩笑呢。”封卿月笑出声,挥挥手上楼去了,小孩子真可爱。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