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了一下这辆车的车牌,信息上显示车的归属是一家普普通通的风投公司,在业界也不知名,他又接着把视频往前翻,翻到了方媛和陆然都来了公司的那天,那天,那辆大众也在公司门前出现过,他看见王一韦从方媛的车上下来,上了那辆大众车!

他定格了监控画面,监控是高清摄像头,画面上隐约可从挡风玻璃里看到驾驶座上的人,他放大了画面,画面很模糊,他觉得车上的男人很陌生,他从未见过他。

他想了想,截了图,在网上查了查,因为画面太模糊的关系,干扰信息的太多,他找了很久才找到一条有用的信息。

车上这个人叫雷亦朗,在这家风投公司工作,只是个普通的总监,阿东从创业就陪在裴泽身边,他们找过很多风投公司,但是他未曾耳闻过这个人的名字。

他好奇的继续查,屏幕上跳出来雷亦朗的个人履历,他微微愣了愣。

履历上只有他在国外读大学之后的信息,之前的信息,竟然是一片空白!

而他出国留学的大学也奇怪得很,竟然是伊朗的沙力夫理工大学,世界排名400多位!

这国内的大学世界排名300位以内的比比皆是,既然是出国留学,怎会选择一个比国内大学差那么多的学校?而且还是在长期战乱不止的中东?!

他反复的看着监控画面,王一韦为什么会上他的车?王一韦和老板出事,有关系吗?

第324章 不配当父母

方媛最近很忙,忙得几乎不着家,她没想到刘氏给她介绍的那个小私人诊所竟然对药品会有那么大的需求量,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赚了几百万,照这么下去,她的资产翻个几番,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她看着账户里的钱,嘴边不免带着笑,这世上只有钱才能带给女人无限的安全感。

开门的声音传来,王一韦的脸出现在门口,方媛最近忙得很,他们碰面的时间少,见方媛坐在客厅里,他脸上堆起了讨好的笑,“你今天怎么得空回来?”

“不回来我去哪?买那么大一栋别墅给你一个人住,岂不是便宜你了?!”

王一韦心里浮上不快,脸上依旧笑着,“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再怎么住,我也只有使用权,这归属权还是你的嘛!”

王一韦的话很讨方媛的欢心,她笑起来对他招手,“过来,给我捏捏肩,你都不知道我这个月有多忙。”

王一韦听话的来到方媛身后,又是捏肩又是捶背的,方媛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最近你在忙什么?我怎么总也见不到你人?”

“我一个游手好闲的人,能忙什么?还不是只能游手好闲。”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既然你没什么事,明天去看看儿子吧。”

王一韦微微皱眉,“明天我有事。”

“有什么事?”方媛睁开眼睛看他,“你一个游手好闲的人,能有什么正事?!那可是你亲儿子!把他丢在托管所就不管了?!”

“哪能不管,我不是每个月都去看他,都给钱的嘛!”

“他是你儿子!现在都快一岁了,你陪过他几天?!”

王一韦明天要去跟雷亦朗碰面,心里有些急,声音也控制不住的大起来,“那他也是你儿子,你也没陪过他几天啊,当初我说请保姆在家里带,是你非要坚持把他送到托管所去的啊!”

方媛倏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王一韦!当初我说不要这个孩子,你非要要!要了现在又不管!我不陪他是为什么?我不是得赚钱吗!请保姆在家你以为你会带吗?!我早就看透你了!我真是吃了屎才会听你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要不是因为这个孩子,我现在何至于这么累?!我何必离开裴泽,跟你这个废物在一起?!你撒泡尿照照你这个鬼样子,你身上哪根汗毛配得上我?!”

王一韦的拳头紧紧的攥着,后槽牙咬了又咬,方媛的脾气他自小就知道,可他没办法,她是他在汪洋里唯一可以抓住的浮木,他唯有紧紧的抓着她才有一线生机,所以他不管她怎么撒泼怎么骂他,永远都是咬着牙讨好着,他知道她看不上他,可那不重要。

对他来说,只要能活下来,什么都不重要。

所以他才会费尽心机的让她留下那个孩子,有了孩子,她定然就跑不掉了,他可以永远抓住她。

可如今,方媛的脾气更甚,一分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可他现在还不能发作,他还需要点时间。

他在心里叹息了几十次,终究还是舒了口气笑起来,“好好好,是我不好,明天我就去看儿子,好不好?”

方媛愤恨的白他一眼,“给我滚啊,我一眼都不想看见你!”

他讨好的笑,“你在这里,这里是我的家,我能滚去哪里?”

方媛依旧生气,他只能更讨好,“我错了还不行吗?明天我一定买好多玩具去看儿子,陪他玩一天,好不好?后天我也去,大后天我也去,行不行?”

方媛头一扭上了楼,再也不理他。

他脸上的笑意冷下来,转身回了客房。

第二天,王一韦拿着新玩具来到托管所,这是城里最好的托管所,条件很优越,方媛每个月都会付双倍的钱,儿子自然得到的是最好的照顾。

他们的儿子叫王禹勋,和方媛长得更像一些,没有遗传到他的其貌不扬,他提着玩具来到淡蓝色的房间里,看护阿姨正在陪着禹勋玩,禹勋如今9个月,已经会满地的爬着玩了。

“王先生,你来了,禹勋,快叫爸爸。”

看护阿姨热情的说着,看见可爱的孩子,王一韦心里也高兴起来,“儿子,爸爸给你带了新玩具,快来看看,喜欢吗?”

禹勋睁着大眼睛茫然的看着王一韦,王一韦来到他身边把他抱起来,他愣了愣,“哇”的一声就哭起来,也不管王一韦拿什么玩具哄他,他就是在王一韦怀里挣扎着要找阿姨。

阿姨赶紧站起来,“王先生,我在这里禹勋会哭,那我就先出去了,你们单独待一会儿,小朋友有点认生的,你耐着性子多哄哄他,别生气啊。”

“好。”

见阿姨出了门,禹勋哭得更甚了,不仅哭,还在王一韦怀里挺直了身体挣扎,王一韦本来就没有什么带孩子的经验,禹勋这一挺身子,险些摔到地上去,无奈,他只能把禹勋放在地上,禹勋依旧在哭,他把新买的遥控玩具车拆出来放在地上,“儿子,你看爸爸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

玩具车随着遥控行驶起来,禹勋的哭声因为好奇而停止,可也只是一瞬,转而像是被吓到一般,哭得越发伤心了!

孩子凄厉的哭声回荡在房间里,王一韦烦不胜烦,他又耐着性子想到孩子身边哄哄,禹勋却边哭边爬,他往哪里来他就往别处爬。

王一韦气极,站起来“啪”的把遥控器往地上一砸,“哭什么哭,给老子闭嘴!你知不知道这个遥控车多少钱?老子小时候饭都吃不饱,你他妈从出生就有那么好的条件,不愁吃穿还有那么好的玩具玩,你还哭什么哭?!”

孩子可听不懂这些,禹勋哭得越发大声了,王一韦气得大步一迈就来到孩子身边,手一伸孩子就被拉着手凌空提起来,孩子吃痛,疼得大哭大喊,王一韦越发烦了,“叫你他妈给我闭嘴,听不见吗!”

监控画面前的阿姨实在忍不住冲进来,“王先生,王先生!小朋友嫩骨嫩棒的,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阿姨赶紧把禹勋接到怀里哄着,禹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哭了都还在抽泣,这孩子是阿姨从小带到大的,看着小脸哭得满脸通红,心疼极了,脸上又不好表现出来,“禹勋不哭了啊,阿姨在的,在的。”

禹勋伸着小手死死抓住阿姨的衣服,“阿……姨……抱……抱……”

“好的好的,阿姨抱,抱着的抱着的,不怕哦。”

阿姨心疼得眼眶都红了,王一韦看着儿子不要自己,越发烦了,转身就要出门,“我老婆问我来过没有,就说我来了,待到晚上才走的,知道吗?”

“好的好的,王先生。”

王一韦头也不回的离开,阿姨边哄着孩子边白了一眼没关上的门。

嫌烦,别生啊!没素质就是没素质,这没素质的人,根本就不配为人父母!

她看着怀里可爱的小禹勋,心疼得不行。

摊上这样的父母,这孩子将来……可怎么办啊!

--

作者有话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