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你要记住,眼角有美人痣那位才是你的新婚夫君。”
婢女临走之前,还在提醒:“小姐,若是他们闹洞房,小姐可千万别搞错了!”
顾云汐点了点头。
今天是她和君楚离成亲的日子。
她的新婚夫君有一位双胞胎兄长,两人长得一模一样。
唯独夫君的眼角,有一颗美人痣。
君楚离温润如玉,对她呵护有加。
兄长君夜玄却是他们南陵国的战神玄王,据说,杀人如麻,冷酷暴戾。
顾云汐虽然从未见过玄王,但她自觉以后一定能将两人区分开。
试问,谁能连自己的夫君都认不出来?
婢女和喜婆走了。
洞房花烛夜。
顾云汐一个人留在新房,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
一想到今夜就要和楚离做那种事,心里多少有些紧张。
毕竟是第一次。
夜深。
房门忽然被打开,一道颀长的身影,踩着夜色跨了进来。
没有闹洞房。
他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与他一起闯入的,是那一身浓郁醇香的酒气。
他喝酒了。
顾云汐下意识揪住自己的十根手指头,等他来掀开头盖。
男人却没有第一时间过来,而是,先倒上两杯酒。
他端着酒杯走到床边。
顾云汐还没看清楚他的脸,便感受到一股寒气袭来。
他身上,有一种森寒清冷的气息。
当他低头靠近的时候,顾云汐的心脏,忍不住扑通扑通狂跳了起来。
“紧张?”男人的声音,因为喝过烈酒,有一种像是被酿造了多年的醇厚质感。
在这样的夜晚,说不出的蛊惑人心。
顾云汐和君楚离认识了一整年,他从不喝酒。
没想到喝过酒的他,竟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
带着几分邪魅,几分薄凉,几分高深莫测。
顾云汐没说话,手指头揪得更紧。
他终于掀开了她的红头盖。
男人俊逸好看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绝美无暇的五官,好看得像个夺人魂魄的妖孽!
他眼角有一颗美人痣,如此清晰。
顾云汐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竟然在看到他的美人痣后,松了一口气。
“楚离……”
“先喝合卺酒。”他将其中一杯,递到她的唇边。
顾云汐没有犹豫,一口气喝光。
却不想,刚放下杯子,她就被男人一把搂了过去。
这力道,像是要将她揉进身体里那般,好重!
顾云汐的脸,一瞬间就红透了。
他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顾云汐总觉得,今夜的君楚离,和平时很不一样。
少了几分温和,却多了几分森寒。
这个吻,野蛮而霸道,还不断深入。
像是在宣誓主权似的,将她所有的气息,全都吞噬!
顾云汐很快就头重脚轻的,浑身发软。
楚离从来不会这样的,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吗?
“楚离……啊!楚离,你要做什么?”他竟然将她的身子转了过去,让她背对着他!
男人高大的身躯往前一压,顾云汐就被他压在了床头那根雕花柱子上。
手腕一紧,她惊愕地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他用纱幔绑住了!
“楚离,不要这样!”顾云汐满心不安。
男人却低头,从身后将她紧紧抱住。
他解开了顾云汐大红嫁衣的衣带,低低浅笑:“洞房花烛夜,你猜本王要做什么?”
被烈酒熏过的嗓子,性感得一塌糊涂,却也是可怕得让人心慌。
顾云汐猛地睁大一双云眸,浑身忍不住一阵轻一颤。
楚离从不在她面前,自称本王!
“不要这样,你、你先放开我。”她开始挣扎。
才发现,双手被绑得很紧,根本挣不脱。
男人用力一扯。
顾云汐身上的嫁衣,瞬间滑了下去。
一片雪白,在红衣的映衬之下,说不出的妖娆蛊惑。
顾云汐只觉得浑身一阵冰凉。
他明明就是楚离,那张脸,那颗美人痣,如此熟悉。
可是为什么,他今夜给她的感觉,却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感觉到他炙热的唇,在她的背上一寸寸划过。
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
最后,他滚烫的唇回到她的脖子上,忽然张嘴咬了一口。
“啊!”好疼!顾云汐陷入了恐慌:“不……”
男人的气息好冷,冰冷刺骨!
那不是楚离该有的感觉,楚离从来不会对她如此粗暴!
她用力挣扎:“你不是……你不是楚离,你到底是谁?”
男人却只是低低沉沉笑了笑,双手抱住她细腻的腰肢。
滚烫的身躯贴了过来,与她的身子细细密密紧紧贴合。
她立即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
那份压过来的力道,坚硬滚烫,显示着他已经冲动压抑到了爆发的边缘!
他的气息很粗重!“你问本王是谁?你连自己的夫君都忘了吗?”
男人的大掌,将她的腰紧紧扣住,指尖勾住她身上最后一片遮羞布,一把扯了下来。
他的声音,在看到她彻底暴露的身子后,越发喑哑难耐:
“那本王,就用本王的方式,让你刻骨铭心将本王记住!”
顾云汐吓得差点要尖叫!
“你不是楚离!你到底是谁?放开我!”
男人却根本不听她的,火热的大掌,沿着她的小腹,一路下滑……
掐腰宠:夫君有颗美人痣全文小说君楚离顾云汐免费在线分享-新书热荐免费小说君楚离顾云汐
顾云汐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男人的力量很可怕。
就像是战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战神,用最疯狂的力量,将她揉碎!
他一直在她身后,顾云汐无法看清楚他的脸。
每次想要回头,都会被他堵住薄唇。
之后,会迎来更可怕的攻占!
身体和灵魂一起,被他撞得支离破碎。
最后,她在精疲力尽的恐惧中,彻底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天都似乎快亮了。
顾云汐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抱住了自己。
动作不再那么粗暴,竟是说不出的温柔。
“……楚离?”顾云汐心里很慌,猛地睁开眼:“楚离!”
入眼,是君楚离那张好看的脸。
他眼角的美人痣,十分清晰。
顾云汐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费力抬起手,指尖落在他的美人痣上,用力揉了揉。
没有掉色,不是画上去的,是真的!
她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怎么了?是不是我昨夜太粗鲁,吓坏了你?”
君楚离执起她的手,凑到唇边轻轻吻了下。
他的笑,依旧温柔得如春风一般:“抱歉,昨夜喝了酒,又是第一次,有些失控了。”
原来,他也是第一次。
顾云汐那张苍白的小脸,有些火辣。
“别怕,我以后会努力克制。”君楚离低头,吻住她的唇。
薄唇从她的唇上,沿着脖子,一路往下。
“等、等一下。”顾云汐惊呼了声,将他的脸从自己的胸前捧了起来。
“让我……让我再看看你。”
她依旧看着他眼角的美人痣,有些失神。
总觉得此时此刻,这颗美人痣,少了几许温和,却多了几分狠戾!
君楚漓盯着她的眉眼,唇角扯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若他日我没了这颗美人痣,你还能将我认出来么?”
顾云汐吐了一口气,幽幽说:“听说你与四皇兄性子完全不一样,岂能认不出来?”
“很好。”君楚漓勾唇一笑,低头,将她狠狠吻住。
又狠又重的吞噬,就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