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俊康心里暗暗冷笑,让你庄荣良嚣张,以为傍上了谢成林这棵大树就可以在周局长面前猖狂!

真是个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傻叉。

我还和周局长有过节呢,你看我狂了吗?

仔细想想,那天我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没有吧!

……

谢成林带着满腔的怒火,来到了市委会议室。

然后他就看见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家伙,正坐在会议桌旁,向韩建国与宗卫新汇报工作。

常务副市长温婉与市委副书记庞瑞武也坐在一旁。

“自从三行拆迁公司负责龙湾区拆迁服务以来,暴力拆迁致伤事件频繁发生,以许锦贤、孟凡东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威胁强迫甚至直接使用暴力手段,严重侵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目前我公安机关已经搜集到了足够的犯罪证据,依法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

“另据调查,三行拆迁公司与庆发房地产公司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三行拆迁公司总经理许锦贤,系庆发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庄荣良表侄。”

“许锦贤供认,曾受庄荣良指使,趁夜强行将多家被拆迁户从民居中抬出,不但打伤多人,并且在未确认民居内是否有人的情况下施行拆迁,致使独居老人沈连香被埋身亡。”

周局长条理清晰,论据充分,将刑事拘留庄荣良等人的理由一一阐述清楚,让人抓不住半点漏洞。

谢成林正要开口表达一下存在感,却见周局长转过头,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继续说道:“此事还涉及庄荣良的侄女庄雨倩,而在询问过程中,庄雨倩说,她是谢成林市长的女朋友……”

谢成林闻言不禁面色一变。

而市委书记韩建国则用手遮住了自已的眼睛。

我就说,你们会后悔的!

第281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看看到底谁更硬!

温婉与庞瑞武同时向谢成林投去一道异样的目光。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位谢副市长的婚姻状况应该是已婚,而且好像还有一个女儿?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庄雨倩自称是谢成林的女朋友,到底是字面意义的女性朋友,还是有那种亲密关系的情人?

市长宗卫新暗叹了口气,这个小谢啊,也算得上是能力突出年轻有为,但就是在男女关系上,有些不太严谨。

之前就风闻其在文兴区任区长时,曾与团区委一个女副书记有暧昧关系。当时女方的丈夫还去团区委闹过,只是后来不了了之。

“我与庄雨倩只见过几次面,充其量也就是普通朋友。女朋友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谢副市长义正辞严地否认道。

“我们也在怀疑庄雨倩说谎。”

周局长望向谢副市长的目光之中,充满着对谢副市长的为人毫无保留的信任,点着头说道:“后来她拿出了一些照片作证明,我们立刻就怀疑,这些照片是合成伪造的……”

谢成林的脸色再度变得难看起来。

温婉与庞瑞武继续向谢成林投去异样的目光。

而韩建国依然用手扶额,遮着自已的眼睛——

我说什么来着,你们肯定会后悔的!

宗卫新心里咯噔一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是小谢的尾巴不小心被小周给揪住了啊!

“但经过刑侦技术部门的鉴定,这些照片不存在伪造的痕迹!”周局长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用不着拐弯抹角!”谢成林稳定了一下情绪,目光阴鸷地看着周翊说道。

虽然不清楚那些照片是什么内容,但总不可能是果照,嗯,应该是他与庄雨倩吃饭喝酒交谈的情景被拍了下来。

所以不要慌,问题应该不大。

只是有一点,庄雨倩让人拍这些照片的目的是什么?

就为了炫耀与他的关系?

原本认为那个在中心小学当音乐老师的女孩,就是一个毫无心机的傻白甜,而现在看来,对方未必如他想像的那么单纯!

“我就是想说,根据庄荣良和庄雨倩的供述,且有证据表明,庄荣良能够承揽龙湾区一期征迁收尾工程可能涉及一桩见不得光的权色交易,所以我不敢有片刻的耽搁,过来向书记和市长,还有温市长与庞书记汇报这个情况。”

周局长心里着实有些惋惜。

因为叶峰书记忽然就病了,没有到场,否则听到这起‘权色交易’的腐败案子,一定会高兴坏了吧!

“所以,我就是那个权色交易的对象,对吧?”谢成林冷冷问道。

“是与不是,相信谢市长心里清楚,何必问我?”周局长慢条斯理地回答道。

谢成林恨恨地看了对方一眼,立刻转头向韩建国与宗卫新肃容说道:“书记,市长,全市住建工作是由我负责的,我绝不能容忍有人向我的身上泼脏水,我请求纪委对此事进行核实,还我清白!”

他这一招以退为进,是无奈之举,但也是明智之举。

有没有权色交易,公安局说了不算!

周翊的手再长,也伸不进纪委和检察院。

而自已的背景决定了,韩建国与宗卫新肯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谓的纪委介入,必然是一个无关痛痒不了了之的过场而已。

“没错,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十分赞同谢市长的请求,由纪委部门介入,还谢市长一个清白!”

对这种自已挖坑往里跳的行为,周局长连忙表示一万个同意,而且生怕对方后悔。

他当然知道谢成林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但很显然,对方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温婉与庞瑞武微微点头,这是人家自已强烈要求的,两人根本没有反对的理由。

韩建国放下手,用复杂的目光看着一身正气悍不畏死的谢副市长。

不是,你这么草率的吗?

你就不再仔细考虑考虑吗?

都不用看别的,就看小周这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事情就不可能如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小谢啊,你到底知不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就停不下来,根本停不下来……

谢副市长则表示,除了拿出亮剑的气势与敌人硬刚之外,已别无他法!

狭路相逢勇者胜,看看到底谁更硬!

“我看这件事还是交给叶峰同志亲自负责,卫新市长觉得呢?”韩建国暗暗叹了口气,转头望向宗卫新问道。

宗卫新立刻点头道:“书记说的是,虽然叶峰同志身体有些不舒服,但这件事还是得需要他亲自跟进,等会我给他打个电话……”

当然,我就说是韩书记你的意思!

“小周,你把相关材料整理一下,转交给叶峰同志。然后长林同志那边也要做好谈话的准备。今天就这样吧……”

韩建国感觉心里特别累。

但做为市委书记,有些事情是必须由他表态拍板,躲是躲不过去的。

在谢成林这件事上,就算他有意放水,那也要看看这水是什么样的水,有没有冲垮和脏了自已的危险。

……

秋水园别墅,刚刚做完精油按摩的李若云与赵秋水慵懒地趴在床上。

“好色,对于谢成林来说,其实算不上致命的弱点。如果是普通的权色交易,在春风几度,各取所需之后再无相干,那么即使会有一些负面传闻,也不会对谢成林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诸葛若云微眯着双目,淡声说道。

“但是,历经花丛自视甚高的谢大市长,偏偏要追求那种一并征服女性心与身、灵与肉的双重满足感和成就感。”

“而这,就会造成一个问题。当一个女人死心塌地臣服于一个男人之后,很自然地就会萌生常伴男人左右,乃至天长地久的念头。”

“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理智的,尤其庄雨倩这种傻白甜,更容易做那种‘我才是男主的真命天女’的美梦!而为了能将谢成林绑在身边,她在旁人的怂恿下,就很可能会做出一些自作聪明的算计!”

说到这里,诸葛若云深深地看着司马秋水,意味深长地提醒道:“所以啊,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抱有不合理的期望时,日后的失望其实就早已注定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